完颜亮的速度太快,我和糟老头子都没有追上,我和遭老头子都放弃了追杀转过头看着那辆车。原来是董沁楠看着完颜亮要跑就把车开了过来撞了完颜亮一下。要不是董沁楠撞了下完颜亮我也不可能给完颜亮来个最后一击,但是这个代价就是张鹏豪车的保险杠被撞成大写的‘U’字型。就董沁楠这一下我就花出去三万多,女人真的不能开车。男人开车烧油,女人开车烧钱啊。

  我把董沁楠接出来之后就和糟老头子一起回到了我别墅的客厅,我们三个人因为经历了惊魂一幕都显得有些惊魂未定,毕竟糟老头子经历比较多,所以还是糟老头子先说的话:“小强,我感觉没有彻底除掉完颜亮是放虎归山,这必有后患啊。”

  酷匠V网e首发_a

  我同意糟老头子的这个说法:“我感觉也是,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完颜亮被我们打伤之后肯定会去疗伤,你认为他会去哪里呢?”

  我抱着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董沁楠:“肯定去个别人打扰不到的地方。这样让才能够安静的疗伤。他肯定会去自己的墓葬,哪里没有人能够打扰到他。况且还是自己的墓葬,周围的地理环境都很熟悉。”

  糟老头子看着我:“那我们就应该启程去完颜亮的墓葬找到完颜亮,之后彻底的消灭它。可是我们不知道完颜亮的墓葬到底在哪里。”

  我指了指怀里的董沁楠:“她知道,她就是考古的。”

  糟老头子放心了:“那就好,不过这一次去可是九死一生,小姑娘你愿意吗?”

  董沁楠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糟老头子:“我愿意。只要能跟在强强的身边我怎么都愿意。”

  我当时可是倍感欣慰啊。我抱紧了董沁楠对糟老头子说:“师父,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咱们现在就起程,早到一分就多一分安全。”

  “行,那你等着,我借个车。”

  我拿出电话给张鹏打电话:“张鹏,张鹏有事找你。”

  张鹏正在熟睡呢,声音有些沙哑:“谁啊你,打扰我睡觉了知道不?信不信我弄死你。”

  “靠,我是赵立强,你跟我装什么?”

  “啊,强哥啊,我错了。”

  “你借我个车。”

  “我不是把我凯迪拉克借给你了么?”

  “那个、那个、那个凯迪拉克让你嫂子给撞坏了,我现在给你开过去。钱我给你放驾驶室里了。你那块不是有备用钥匙么,我顺便也把要是给你放在驾驶室里了哈。”

  “诶呀我去还给我弄个嫂子呢?行了,行了,别钱不钱得了。你来我家这个小区来取车吧。”

  “还行吧,对了你在自己家呢?”

  “我在我爸妈家呢。金景阳小区。”

  “阿行行行,我现在就去。”

  “先说明白了哈,我这块就剩下我爸以前开的丰田霸道,你将就开吧。”

  “行行行,我马上就到。”

  我对糟老头子和董沁楠说:“行了,走吧,咱们换车去。”

  我和糟老头子还有董沁楠一起关了门,脏乱的屋子也没来得及收拾,我们就坐上了已经被董沁楠把保险杠撞成‘U’字形的凯迪拉克。

  我一路开飞车,几分钟就从城郊开到了城中心,其间还碰见飙车的太子党。还和我来了一阵都市赛车,但是我这凯迪拉克是个商用车,怎么能和那个富二代的阿斯顿马丁相比呢。那个富二代很是猖狂,放下车窗对我这副驾驶的董沁楠吹口哨。董沁楠本来就心烦,董沁楠也把窗户摇了下来吐了口痰过去。其实这口痰吐不到那个富二代,但是那斯就是个二货,方向盘猛地一打,就冲着大地开进去了。

  很快我就到了张鹏家楼下,我给张鹏打了电话,张鹏这货让我在楼下等着。之后我就看见张鹏站在窗户边上用那只好胳膊使劲一抛就把要是扔了下来,我一看这钥匙是奔着我来的。我怕这个要是打到我我就顺势一蹲,钥匙没有打到我。但是我还是听见阿的一声,我一看身边的董沁楠没有事。那这声啊是谁发出来的呢?

  之后我突然想起来了,糟老头子还在我后面呢,原来是糟老头子被打倒了。张鹏示意抱歉,我也没顾得上和他多说拿起钥匙顺便踢了脚糟老头示意他起来准备走。

  我们找到了那个丰田霸道,看这样子还挺新的,但是张鹏他老子就不要了,这帮土豪真是败家。

  我开车,董沁楠坐在副驾驶,糟老头子在后面。董沁楠给我指路,我就向着阿城区南城村前进。

  哈市到阿城区就有七十多里地再加上阿城区到南城村还有四十多里地,这一段路程可不短。刚刚开始还好,毕竟有高速公路,但是进了阿城区之后向南城村前进就只能走土路,这可严重的影响了我们的速度。当我们到达南城村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变得亮了。

  因为天色也亮了,在这里住的村民也开始出来活动了。有个老爷子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那个老大爷鹤发童颜的,很有精气神,完全不像一个迟暮的老者。

  我们三人下了车呼吸着在城市里根本呼吸不到的新鲜空气。老爷子看见我们到来也很是惊奇便问道:“小伙子你们是来干嘛的?”

  我回答老爷子:“老爷子您好,我们是从哈市过来准备探险的。”

  老爷子拦住了我们:“小伙子,这里的山可是邪的很啊,还是别在这里探险为妙啊。”

  我推出了糟老头子:“没事老爷子,这个老头就是我们的老师,他在广西一代原始森林里面经常探险。我们很有经验的,老大爷你放心。”

  “这里和那些特别原始的深林不一样啊,要是没有一个当地向导的话你们可是有去无回啊。”

  我对这个地方也不了解,但是我知道只要有古墓的地方就都不能够掉以轻心,我对老爷子说:“那老爷子,您给我们当个向导吧?”

  老爷子摇了摇头:“呵呵,小伙子你真会说笑,我这一大把年纪还有这老骨头可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我看着老爷子:“老爷子,我看您精气神特别好啊,您是怎么保养的?”

  老爷子笑了笑:“呵呵,我都快八十了。我不像那些城里人愁这个愁那个的,我只是抛开一切世俗心,心中杂念全不留,我心中只有佛罢了。”

  原来这个老爷子是个一心向佛之人怪不得八十岁的高龄看起来还这么精神了。我对老爷子说:“那老爷子你对这里熟悉,您给我推荐个向导呗?”

  “那就让我的孙女给你当个向导吧。”说完老爷子就给我们请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面很干净但是很简陋,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在扫着屋子,看见自己的爷爷带着三个陌生人回来之后就问爷爷:“爷爷,这几位是?”

  老爷子介绍我们:“这是从市区里面来的探险者,这次来咱们南头村是想去鞑摩王山上去探险。我准备让你去当个向导。”

  小姑娘一口答应了:“好的,爷爷,顺路我还能去找找爸爸。”

  我问老爷子:“老爷子您儿子在山里住?”

  老爷子听见我这么问就叹了口气:“诶,小伙子不瞒你说,我儿子是这个山上的猎户,每年啊就靠打猎为生。我儿媳妇死得早,我儿子就把我孙女当宝一样的对待这。每次去山里都带着我孙女,但是有一次我儿子没有带着我的孙女就自己去山里打猎了。平常我儿子最多去三五天,但是这次半个多月都没回来,我孙女就着急了,就去山里找了几次,但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诶,我这孙女命苦啊,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亲人了。”

  小姑娘擦了擦被泪水浸湿的眼睛坚定的说:“我相信我会找到爸爸的。”

  董沁楠听到这里也忍不住掉下了几滴眼泪:“没事的小妹妹,我们会替你找到爸爸的。”

  这时候老爷子说了:“孙女你去做些饭菜好招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吧。”

  小姑娘一口答应就准备给我们做饭。老爷子说:“小伙子,我家也不怎么富裕就能够做些粗茶淡饭,还不要介意啊。”

  我早都看出来了这老爷子家是不怎么富裕,所以就让董沁楠去车上把我刚进阿城区买的那些食物拿出来。

  我买了七百多块钱的吃的,这些吃的足够我们三个人吃一个月的。董沁楠把吃的拿了进来,我放在了桌子上,之后对老大爷说:“老爷子别让您孙女忙活了,我们自己带了。我们着急,咱们吃完之后就上山吧。”

  老爷子摇了摇头:“今天是上不了山啊,得明天。”

  董沁楠问老爷子:“为什么啊老爷爷?”

  老爷子捋了捋已经变白的胡须:“小女娃,你去外面看看,看看外面是什么天气再说。”

  李雪出去看了看之后就对老爷子说:“山上有雾,老爷爷您是怎么知道的?”

  老爷子笑了笑:“呵呵,娃娃,我在这山上生活了也将近八十载,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山上的天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