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董沁楠:“之后就没了么?”

  董沁楠说:“还有啊。”

  “那你继续说啊。”

  “之后我就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但是每天早上就不发烧,一到傍晚的时候就开始发烧。但是医院的医药费太贵了,我就让大夫给我办出院回家吃点中药养养。但是吃中药也不好使,在家呆了两个星期吧每天夜里都做那个噩梦,病也不见好,我就又住进来了。没想到和你还是一个病房哈,真是巧了。”

  更新最快Nj上oG酷:匠#n网

  “这是缘分呢。”

  “但是今天我的世界观从此就改变了,我再也不是那个无神论者了。你能帮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我告诉董沁楠的来龙去脉:“那我就跟你说了吧。每个逝去的人被埋在墓室之中的话他的灵魂就会一直在那个墓室之中,因为你们考古发掘他的坟墓惊动了那个贵族的灵魂,他就缠上了你们。因为是你走到了石棺的附近,所以那个灵魂就指示你去打开那个石棺。你用的不是你的力气,而是那个贵族灵魂的力气。”

  “怪不得我能打开好几百斤重的石棺呢。”

  “既然你打开了他的棺材那么他就选定了你替他偿命,他好得道升天。毕竟一个灵魂被封印在地底下好几百年都快千年了可想而知他的怨气是有多大,这样强大的亡灵完全可以躲开地府的追查。所以我们这类能够和鬼打交道的人就出现了,好帮着地府收了这些亡灵。”

  “那你怎么现在不去告诉地府,让他们派人来抓他呢。”

  我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地府只是一个正常人死亡之后轮回的地方。虽然他们都有点功力,对常人而言完全足够,但是对付这种级别的厉鬼的话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佛或者神仙什么的么?”

  “有。”

  “那他们怎么不下来管管呢?”

  “佛是这个世界的霸主,佛就是最大的天,这些事情都是佛在掌管。所有的事情都是佛设计好的,他根本不会出面,或许你是佛家的弟子并且一心向善的话,佛最多让你死后去往西方极乐世界。剩下的佛是一律不管的。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佛安排好的,就像我能够遇见你也是佛的指示不可违背啊。”

  “你少来,说正经事。”

  “我也没说不正经的啊?”

  “那么神仙呢?神仙就不管么?”

  “神仙也只是佛的手下,他们只是负责管理人间别出乱子,维持人间的正常运转。剩下的他们也不会过问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为什么那个尸体没有腐烂呢?”

  “很简单,港产的僵尸片看过没?”

  “看过啊?这怎么讲呢?”

  “这个人死后,身上还有一口怨气没有咽下去,就在嘴里含着。这个人死后被葬在棺材里,因为口中还有一口怨气所以他就不回腐烂,而是变成僵尸。”

  “哇,强哥哥你懂的好多啊。”

  “这都是跟师父学的,师父在我住院的这段时间里教给我好多。”

  董沁楠花痴般的看着我:“你师父肯定很帅吧?是不是胡子很长,和太上老君一样仙风道骨?”

  我摇摇头:“不是这样的,他就是一个糟老头子。”

  “那我见过他么?”

  “见过,就是你刚住院的时候来的那个邋里邋遢的老头子。”

  “啊,那个是你师父啊。我还以为是你爷爷呢。”

  “……”

  “我刚住院的那个星期就见过他两面,他和你说话也是很小声,我那时候也在发烧跟们没注意你在说些什么。原来你们说的是这个啊?”

  “当然了,你在这里的时候师父就来过两趟,你走后师父经常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没来。”

  “对了,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贵族呢?并且你还知道是女真族的。”

  “从他的长相,衣着和配饰上看出来的。他的那种打扮装束只有女真人和蒙古人才那样打扮。我看见他腰间佩戴的那枚‘大定通宝’的铜钱和他身上衣服的材料我就断定他是大金国金世宗完颜雍大定十八年之后的贵族。因为只有当时的达官贵人才能穿得起苏州锦缎。”

  “呵呵,你说的大体都对,但是还是错了。”

  “哪里错了?”

  “他不是贵族,他是海陵王。”

  我特别惊讶:“啊~~~他就是海陵王完颜亮?那个金代废帝?”

  “没错。”

  “怪不得是从阿城区南城村发现的呢。”

  金代第四个皇帝海陵王完颜亮,金兀术(zhu四声)打败北宋之后就入关里。海陵王当政期间荒淫无道,经常杀人和强抢民女,曾经抢过完颜雍也就是金代第五个皇帝金世宗的妻子。海陵王在和南宋打仗的时候不幸死亡,这皇帝的宝座就传给了完颜雍。完颜雍当政之后称自己为金世宗,把完颜亮降为一个郡王海陵王只从把他从皇陵之中迁出到别的地方。多年之后金世宗完颜雍又把海陵王完颜亮从这个坟墓迁出,葬到距金代最早的京城上京会宁府(今哈市阿城区)西四十里的地方,并贬海陵王为海陵庶人。‘大定通宝’的铸造年间为大定十八年,海陵王完颜亮最后一次迁墓是在‘大定通宝’铸造完成的三年后既大定二十年。海陵王腰间佩戴的‘大定通宝’便是金世宗完颜雍所赐。意思是让海陵王永远的在自己手下称臣。(海陵王完颜亮的真正坟墓在北京房山区的一个镇,情节需要,喜爱历史的朋友不要深究。)

  我问董沁楠:“你现在不发烧了吧?”

  董沁楠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烧了,我感觉自己已经都好了。”

  “可不么,现在完颜亮也不缠着你了,你身上的病早都没了。”

  董沁楠说:“那我没病了可是太好了,那海陵王现在怎么办呢?他已经变成僵尸了,我们应该怎样做呢?”

  “只能够过几天去彻底摧毁海陵王完颜亮的尸体了。”

  “难道你要斗僵尸?”

  “没错。”

  “不过这个灵魂能够出来的僵尸倒是第一次见到,我应该问问我师父去。”

  董沁楠看了下门口:“真是说曹操刘备就到了。”

  我看了下门口惊奇的说:“刘备你来了。”

  门外的‘刘备’瞪了我一眼,我只好改口道:“原来是师父你来了……”

  师父看了看已经凌乱不堪的病房和门上那个黑色拳印:“你们这里是不是有千年的厉鬼来过?”

  我惊讶的看着师父:“师父,这你都知道。”

  糟老头子蹲下摸了摸那个黑色的拳印:“只有千年左右的顽灵厉鬼才能够打出这种拳印。这个拳印呈黑色,并且有些许的青烟缭绕,可以肯定这个厉鬼的道行非常深,他的怨气非常重。”

  我问糟老头子:“那如果被这个拳集中了呢?”

  糟老头子看着我肯定的说:“会变得半人半尸。最后会完全的变成一具嗜血成魔的僵尸。你是不是被打到了?”

  我点点头:“的确是,我和他搏斗的时候躲避不及时被打倒了。”

  我掀开我的衣服,指了指我被打中的部位:“师父就是这里了。”

  糟老头子冲过来向我被打到的哪里快速的按了按,之后我的那个已经没有颜色伤口变成了原来的黑色,并且有些许青烟冒了出来。糟老头子看着我:“被千灵魁打到我还有办法治,如果是被僵尸和灵魂共存的尸魁灵打到那你这辈子都完了。”

  我尴尬的看着糟老头子:“师父,好像就是尸魁灵……”

  糟老头子当时就愣住了,他握紧我的手:“小子你说什么?你确定你被尸魁灵打到了?”

  我点点头:“确定。”

  糟老头子激动地都哭了出来,他跪在地上:“师哥我对不住你啊,我没有保护好小子啊。这可怎么办啊?”

  我拽住了糟老头子的手:“师父,你别哭没事,我相信爷爷不会怪你的。”

  糟老头子坚定看着我:“小伙子,你放心,你师父我拼尽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你变成嗜血成性的僵尸的。”

  我看着眼前的糟老头子:“师父,尽力就好。”

  糟老头子放下我的手说了句放心就走了,我看着我家的方向笑了笑。爸爸妈妈,这辈子孩子不能给您尽孝了,我明天就出院。进您二老跟我来一起住,我用我生命最后的时刻让操劳了一辈子的妈妈和苦了一辈子的爸爸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董沁楠看着我也哭了出来:“强强我对不起你,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可能这样。”

  我摸了摸董沁楠的头:“傻瓜,没关系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董沁楠抬起头看着我:“为什么会没关系,为了我值得么?”

  我发自内心的笑了笑:“当然,为了你很值得。因为你是我第二个心生保护欲望的女人。”

  我抱紧了董沁楠:“其实我好喜欢你。”

  董沁楠就这么被我抱着,在我耳边哽咽地说:“那我们结婚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