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沁楠推开了我:“你干嘛?”

  我从董沁楠的身上起来:“没干嘛。”

  之后我拿着手里的牛眼泪给董沁楠的眼睛上抹上,董沁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之后董沁楠看着麻将老兄喊道:“妈呀,那个是什么玩应。”

  麻将老兄再一次的尴尬无语。我对董沁楠说:“没事,不怕,不咬人。看习惯就好了,我就不害怕。”

  说完我就测过头看见麻将老兄:“诶呀妈呀。”好吧其实我也被吓了一跳。

  董沁楠对我说:“你看看你也被吓一跳吧。”

  “别闹,他可是鬼,他要是不高兴了咱们就没命了。”

  ;x酷…d匠cq网唯p一{O正s版E5,{其他O“都是l盗版1

  董沁楠笑了笑:“别闹好不好?他顶多算是一个长得吓人的猥琐男。这个世界那有什么鬼。”

  我听见董沁楠这么说只是倍感无奈,我对麻将老兄说:“五哥,给证明下吧。”

  五哥自己嘟嘟囔囔的,好像是说:“你个小犊子,自己钓妹子还得让我给你出力。下次你要是不给我烧点纸钱绝对不好使。”

  麻将老兄说完之后就飘了起来。董沁楠对我说:“诶呀,整的挺逼真啊,你电视台整人节目的吧。挺舍得花钱呢,都请上魔术师了。”

  麻将老兄一听这么说就更来劲了顿时就变了一张脸,变成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董沁楠上前看了看:“诶我去,整的挺逼真啊,这妆画得。”董沁楠伸出手摸了下,书上蹭上了麻将老兄脸上的血:“你这质量也不行啊,都掉色了。下次用点好的化妆品,山寨的对皮肤不好。”

  麻将老兄可能也是第一次碰见这么脑残的人类,他只好伸手把脑袋摘了下来。董沁楠一看这样说了句:“吓人。”之后就晕过去了,我只好把她抬起来之后放在了病床上。麻将老兄也自感无趣就消失了。

  屋子里就剩下我自己了,我感觉到好无聊,好空虚,好寂寞,就去护士站找小护士玩去。

  当我刚刚打开病房的门的时候出现在我面的不是医院的走廊,而是一片黑色。我暗叫不好,就要关门,可是门还没有关上的时候整个屋子都变昏暗了。我的后背感到一阵彻骨的凉气逼来,我顺势一蹲,躲过了这次攻击。可是病房的门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病房的们一个大大和黑色拳印在上面。拳印的周围还有青色的烟气缭绕,这一拳要是打在我的身上可想而是是会给我造成多大的伤害。

  我回身一看,原来是一直缠着董沁楠的那个厉鬼。他不像那天一样没有露脸,我仔细地打量了下他。典型蒙古人的面孔,不过头发是两边有两个辫子,剩下的地方没有头发。身上穿着上好的苏州锦缎,腰上戴着一块铜钱,字为‘大定通宝’,脚上穿着黑色布靴。

  看他这一身打扮就知道这是女真人,也就是现在的满族人。不过他的头发不像清朝的满族人那样前面没有头发后面是辫子,而是两边是辫子,剩下的地方没有头发。他的长相以及头发有些和蒙古人想像,不过他身上的那枚铜钱写的是‘大定通宝’。看他的长相和那枚铜钱,就可断定为金代的女真人。大定通宝流行的年间为大金国金世宗完颜雍大定十八年既公元一一七八年铸造。这是一名在金代金世宗统治中国年间的贵族,他身上的苏州锦缎也不难解释了。

  金代女真贵族一拳向我打来,这一拳很快,和以往那些厉鬼的攻击不一样。这个贵族拳速很快,和我曾经打败的那些小鬼就是火箭和滑板的区别。我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够从地上向一旁跳去,不过这贵族的拳速实在是太快,我没能全部躲开,我的身子上留下了半个黑色还带着氢气缠绕的拳印。

  这一拳把我打得不轻,我掀开衣服一看,我的皮肤上有一个黑黑的拳印。我揉了揉被打的地方,感觉没有那种火辣辣的疼痛了。我再低头一看黑色的拳印已经没有了,不过那种疼痛还在。我也顾不上那么多,又对着女真贵族冲了上去。

  这次我手里准备好了一张这些天住院画好的符咒,我不像以前那种基本没有道行的时候画的那种低级符咒。这次画的几张可都是高级货,这些还是糟老头子告诉我。他说我那时的经历还是少,现在已经有了些经历,当我把所有经历聚集在符咒笔上的时候符咒的威力就会大大的增加。

  我拿着这张符准备贴在女真贵族的额头上,可是女真贵族哪有那么说让我贴就让我贴的。我刚进了他的身边他一掌向我打过来,我这次直接就蹲在了地上。女真贵族看这一掌落空,便以掌化拳向下打来。我趁着他低头的那一空隙用尽全身的力气跳了起来,我把符咒放在我的额头上,跳起来正好贴在了女真贵族的额头上,女真贵族顿时就没了力气倒在了地上。

  我和女真贵族刚刚来了个额头对额头的亲密接触,我感觉我的脑袋就像炸了一样。不过我这样敌损一千我损八百还是值得的,女真贵族倒下了,不过倒在的是我的身上。我的头刚刚经历过猛烈地撞击,也没躲开,被女真贵族砸倒在地。

  我用力的推开了女真贵族,爬到了床上喘息着。这时候董沁楠醒了过来,看着有如死狗一般喘息的我:“你怎么了?”

  我有气无力的回答:“你看地上。”

  董沁楠低头看见地上的女真贵族也喊了出来:“这是谁啊?怎么和我梦里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啊。”

  我躺在床上看着董沁楠:“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沁楠就像没听见我说的话蹲在地上准备揭开女真贵族额头的符咒。我大喊:“别揭开。”

  董沁楠好像被人控制了一般根本不听我的话,她双眼空洞,身体做着机械性的动作。我感觉到不好,董沁楠应该是被人控制住了。我拿出枕头下前些日子糟老头子给我送来的收纳布袋。我向地上的女真贵族一扣,不过我这次没有收到女真贵族。

  原来在我拿出收纳布袋的时候董沁楠就已经揭开了女真贵族额头上的符咒,他刚起身就看见我拿着收纳布袋准备收了他,他就消失了。

  董沁楠懵懂看着我:“刚刚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我没想到这个女真贵族有着这么深厚的道行,他被我贴了符咒之后竟然还能够用精神力控制人类的一举一动,不知不觉中我就对他又增加了几分警惕。

  我看着一脸懵懂样子的董沁楠叹了口气:“诶~你刚刚被地下的那个女真贵族控制了。”

  董沁楠惊讶的看着我:“啊?不会吧?这么刺激?”

  我倍感无奈:“还刺激?你知道么,他现在走了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了他,留他在人间始终是个祸害。”

  “不能把?后果这么严重?”

  “废话么不是,他是鬼,而且还是个道行很深的厉鬼。”

  “好吧,啊对了你刚刚问我什么?”

  “我要你把你所有的经历都跟我说明白了。”

  “好吧,你问吧。”

  “你怎么做的这个梦?要一字不差的告诉我。”

  董沁楠点了点头:“那天我和我们队长一起在阿城的南城村大地里的一处农民发掘出铜钱的地方勘察。我们队长告诉我这地下很可能是个墓葬,就让我们准备抢救性的考古发掘。之后我们当时就调过来我们考古队的所有人员。我们的技术人员勘察了之后确定了这个墓葬有五百平方米的大小。我们的工人就开始发掘,我们谁都没想到很快就挖开了墓室的门,之后队长就跳下去观察。我也好奇也就跟着队长跳了下去。”

  我追问到:“之后呢?”

  “之后我和队长就往两个相反的方向走,我很快就走到了主墓室,我看见一口石棺对着我。我走到了棺材附近,我看见棺材上面留了个小口,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就打开了。我看见一具完好的尸体躺在那里,皮肤也没有腐烂,只是缺失了水分脸就变成了有皮肤包裹着的骷髅。我当时就被吓到了,之后就用尽全身的力气关上了那口棺材。”

  “然后呢?”

  “然后我就跑了上去,队长随后也上来了,队长看我战战兢兢的样子就问我怎么了。我也不敢说我看见了尸体,我说了句没事之后我就回家了。当天晚上我就感觉自己身体很是累,我还伴随着发烧哆嗦,我就和队长请了个假。队长跟我说我们这个考古发掘被当地政府制止住了,让我去医院看看。我就答应了,之后我就感觉自己越发的疲惫就睡着了。”

  “之后就做梦了?”

  “对,我就梦见刚刚的那个男人在我梦里把我抓住之后撕扯我,我被他撕扯的只剩下一颗头颅和一副骨头架子。我身上的肉和内脏都被那个男人吃了,我太害怕了就醒了。我突然感觉自己身体好多了,也不哆嗦了。反正我也请了假,我就准备在家里收拾收拾屋子,但是下午的时候我就又发烧了,我就进了医院。那时候我以为我住的是单间,但是下午你就进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