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推入了手术室,在推入手术室的过程中我的意识就渐渐的没了。我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病房中了,只不过这个病房进来了个女生。

  我目测这个女生二十四五岁吧,肤色有些发黄。应该是经常风吹日晒的原因造成的。她躺在病床上浑身哆嗦冒虚汗,面色发青。我怎么感觉都不对,我总感觉这个女生不是正常的病。但是我在她的身边并没有发现什么别东西,我的牛眼泪也没在身边,所以也没能仔细观看。

  我躺在床上也没说话就闭上了眼睛等着吃饭,不一会李雪就来了。带来了我最爱的牛肉柿子汤,我只喝了两口。不得不说李雪的手艺还是很好的么,以前从来没发现啊。

  李雪对我说:“强强啊。”

  “怎么了?”

  “我感觉应该让叔叔和阿姨来看看你来。”

  “不行,这个提议绝对不行。”

  “为什么呢?”

  “我不想让我爸我妈看见我这样,之后跟着我上火。”

  “哦,那好吧。”

  我转过头看向了我旁边的那个女孩子。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人照顾,只是自己躺在床上。她伸出颤巍巍的手想拿起水杯喝口水。她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她用尽全身力气刚把水杯拿起来就掉在了地上。不过还好那个水杯是个钢化的水杯,水并没有想象中的溅了一地。

  我对李雪说:“你去帮帮那个女孩子吧,她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里住着也不容易。”

  李雪鄙视的看着我:“尼玛,你都这德行了还顾着钓美眉呢?你好无耻。”

  我摇摇头什么也不说,李雪就过去拿起了水杯喂了那个女孩子一口。女孩子很有礼貌的向李雪道谢。李雪说了句没关系就又坐在了我的床边。从我的角度我看见那个女孩子喝完之后就把被子蒙在了头上,之后就在被窝里面瑟瑟发抖。我越来越感觉不对劲,这个女孩子不可能只是单纯身体上的病,很有可能身边有顽灵缠着。

  我示意李雪去拿我的牛眼泪过来,李雪给我之后我就抹在了眼皮上。我只是看见一个黑影,他身上被黑气笼罩的严严实实,我实在看不清他的容貌。黑影就站在女孩子的身边,也不动弹。

  果不其然,女孩子不只是身体上的病,身边有个顽灵,不过这个顽灵实在是道行太深了。我只能把牛眼泪摸了下去。

  女孩子还能活很久,但是却会遭受很多的罪,如果说那个厉鬼要是想让女孩子死的话女孩子早都死上千百遍了。我现在做的只能是等待身体的好转之后收了这个鬼。

  一夜无话。

  早上我很早就醒了,不是因为我自己习惯了早起,而是因为我手术伤口的那里太痛了,我是被活活的疼醒的。我按了下呼叫铃,之后那个小护士救过来了。

  我对护士说:“我感觉我快死了。”

  护士瞪了我一眼:“闭上你的乌鸦嘴。”

  “刚刚我还只是疼,但是看到你之后我却感觉我要死了。因为你的美让我感觉到窒息。”

  小护士听见我这么说就跺了跺脚:“诶呀,你最可真甜。”

  因为小护士的跺脚,在我旁边的趴着的李雪也醒了过来。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我:“强强你醒了啊。行了多久了?”

  我笑了下:“刚醒。”

  李雪的抓了抓干枯的头发:“你等着哈,我回家给你做东西吃去。”

  我制止了李雪:“别做了,我这每天打营养针饿不死。再说我这刚手术完吃不下东西。”

  “哦,好吧。”

  “对了,张鹏呢?”

  “张鹏被他老爸接回家去了。在家养伤呢。”

  “那孙老板呢?”

  “孙老板转院了。”

  “那我这个医药费是谁出的?”

  “你的医药费全是孙老板报销的,他另外还给了你二十万。”

  “这是怎么回事。”

  “那天孙老板跟我说是你救了他的命,要不是因为你他可能早就死掉了。所以给你二十万让你出院之后好好去逛逛,玩玩。”

  “哦,原来是这样。”

  李雪补充道:“那个,孙老板还说,你以后不用回去工作去了。”

  我很惊讶:“孙老板把我开了?我这可刚升职啊。”

  李雪说:“不是,孙老板已经把公司卖掉了。他说他想安安静静的生活。”

  我很理解:“人各有志,爱怎样就怎样吧。等我好了之后再去找一份工作就行了。”

  我问李雪:“那你呢?”

  “我辞职了,想去学校当个老师。”

  “当老师?你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来的?”

  “我在师范学校学的英语专业。刚好一家私立高中把我招聘过去了。”

  “那可恭喜你了李老师。”

  “哈哈,你这么一说真爽快哈。”

  和李雪说话的时候我总感觉自己有什么事情没完成,我一看边上的小护士都快睡着了。我喊了下她,小护士吓得差点坐在了地上。

  小护士瞪着我:“你想怎么的?”

  我做可怜的乞求的表情:“打针止痛药啊,好疼啊。”

  小护士白了我一眼:“早说啊,你早说啊,你怎么不早说啊。”

  这哥们可真是西游降魔篇的忠实粉丝啊。

  我问小护士:“看什么看啊?没看过帅哥啊?”

  “长成你这么丑的帅哥我还真是没见过。”

  “我告诉你。”

  “你说,我听着。”

  “我告诉你,我要是长得不磕碜也能挺好看。”

  小护士和李雪齐齐的鄙视了我一番。我也不在意,反正我已经都习惯了。

  边上的那个女孩子已经穿好了衣服准备走了,现在她身子也不哆嗦,也不冒虚汗。除了面色枯槁肤色发黄之外剩下的就和正常人一样。现在是白天那个厉鬼应该是去休息去了。女孩子走的时候向我们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走了。

  很快小护士就从外面拿了止痛药,看见那个明晃晃的针头我就胆战心惊的。小护士给我扎好了压脉带之后就要扎我的手,我都不敢看转过头吸了一口冷气。我等了很久也没感觉到小护士拿针刺进我的血管,我转过头一看,小护士都已经弄完了。我喊了就:“妈呀。”之后就晕倒在床上了。

  害怕打针不是我的错,这都是月亮惹的祸。

  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在医院过了一个多月,孙老板和张鹏都来过一次。李雪几乎是没事就在我身边照顾我,这让我很是感动。小护士除了每天给我打针的时候拿针头吓唬吓唬我之外就没做什么了。

  我临床的那个女孩有两个星期没在医院住,但是最后的一个星期回来了。这期间我知道她叫做董沁楠,二十四岁。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因为床头病历卡写着呢。

  这段时间里我的身体恢复的也差不多了,也该办大事去了。这天中午病房内只剩下我们两人,我仔细观看过,那个道行特别深的厉鬼没有在这。

  我对董沁楠说:“董小姐,能和你聊聊天么?”

  董沁楠点点头:“可以啊,怎么不可以呢。”

  “我想问一下你那两个星期都去干嘛去了。”

  “我们队有任务,我不得不去。”

  “你们队?你是消防队的队员?”

  董沁楠摇了摇:“不是,不过很接近了哦!”

  “那是什么队呢?”

  “我们是考古队。”

  “……”

  “没想到吧,其实我也没想到我毕业之后真的能去考古队。我特别喜欢这个职业,我特别喜欢历史。”

  “我想问一下,董小姐你身体是一直这样么?”

  董沁楠摇了摇头:“不是啊,上次抢救性挖掘一个墓葬之后我就得这个病了。可能是我最近太劳累了才得了这个病吧。”

  “董小姐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别的东西存在么?”

  “我可不信,我可是二十一世界的知识女性,我才不相信迷信呢。”

  我呵呵的笑了两声:“呵呵,董小姐,如果说我让你看见了鬼呢?敢赌么?”

  “赌什么?”

  “如果说我让你看见了鬼那么你就当我的女朋友。如果我是在说谎的话我就、我就、我就、”

  董沁楠嘲笑的看着我:“你就怎样啊?”

  “我就再也不上微信约炮了。”

  “那你就等着当和尚吧。”

  我召唤出来了麻将老兄,之后拿出牛眼泪就向董沁楠走过去。董沁楠看着我手里的‘伦敦欧莱雅’就问我:“你要干嘛,那个山寨的润唇膏你想怎么的?”

  我猥琐的笑了笑:“爆你菊花。”

  “滚。”

  “……”

  更G新最快E上\?酷,-匠l网

  我冲过去饿虎扑食似得把董沁楠压在身下,准备给她的双眼抹上润唇膏。可是没想到董沁楠的身手也很不错,她伸出双手开始挠我的痒痒。

  我最受不了这个,从小我就怕被人挠痒痒。我趴在她的身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我在董沁楠的身上乱动,董沁楠也不挠我了。我看着董沁楠,董沁楠也看着我。

  我们四目相对,我被她那深邃的眼眸深深地吸引住了。董沁楠看着我也不说话,她也注视着我。我脑袋当时一片空白,我吻上了她的双唇。董沁楠的双手也缠上了我的脖子,我们就这么纠缠在一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奇葩强强哥 说:

  强强各种求肥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