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麻将老兄这次碰上的不是控制孙老板的厉鬼一人,而是总共四个鬼。我和麻将老兄倍感压力山大。

  但是别忘了,我这里可不是只有麻将老兄一个鬼来援助,我不是总共有五鬼呢么?我都召唤了过来。麻将老兄比我想的快多了,看见这个厉鬼招来了同伴之后就开始召唤老大、老二、老三和老四。

  老大、老二、老三和老四来了之后都没多说话,直接奔着那四个鬼就冲了上去。我和麻将老兄还有老大一起对阵控制孙老板身体的那个厉鬼。老二、老三和老四和孙老板身体里的那个厉鬼召唤来的同伴打的是棋逢对手、难解难分。但是我们这里和他们就不一样。我们这里多了个五鬼团伙里的老大。这次对孙老板可不是略微沾一点优势,而是完全压制住了孙老板身体里的厉鬼。

  老大告诉我:“小强,拿出墨斗把他身子缠上、缠死。这样能够彻底的控制住他。”

  我回到:“知道了。”

  我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墨斗冲向了孙老板,麻将老兄和老大早就把孙老板控制的死死的。我用墨斗线把孙老板的身上缠住了。墨斗接触上孙老板的时候,他身体里的厉鬼就已经开始吃痛的叫上了。声音很尖,显得很痛苦。

  我还没有缠完孙老板的身子,他身体里的厉鬼就冲了出来。老大说道:“完了这次小强你的攻击有点鸡肋了。”

  我对老大说:“老大我不叫小强,叫我强强。”

  “是的小强,好的小强。”

  我汗啊,不愧是亲的兄弟啊,都一个货色啊。

  厉鬼冲出孙老板的身子之后孙老板就因为体力透支而瘫倒在地了。我们三个就冲向已经变回本体的厉鬼。

  老大和麻将老兄开始攻击他,我在一帮见缝插针。老大一个飞脚踢向那个厉鬼,那个厉鬼一闪身就躲过了老大的飞脚。麻将老兄突然出现在厉鬼的身后,直接一拳打向厉鬼的腰。厉鬼因为后腰被人袭击,顿时就趴在了地上。

  老大回过身坐在了厉鬼的腰上,开始左勾拳和右勾拳打在厉鬼的头上。麻将老兄在后面猛踢厉鬼的腿和屁股。厉鬼直接一起身把老大甩了下去,麻将老兄绕道厉鬼的前面开始攻击。厉鬼直接一个带着黑气缠绕直拳打向了麻将老兄,麻将老兄顿时就被弹飞了。

  老大对我说:“我和麻五缠住这个厉鬼,你拿符咒笔插进这个厉鬼的心脏部位就行了。”

  “恩。行。”我拿出了笔。

  麻将老兄听见老大这么说就直接飘了过来。老大和麻将老兄一起攻击厉鬼,开始厉鬼还有反击之力,但是时间越长厉鬼的弱点暴漏的就越多。麻将老兄和老大看准了这个弱点直接就把厉鬼压在了身下。麻将老兄压着厉鬼的右侧胳膊,老大压着厉鬼的左侧胳膊。

  老大对我说:“快点把笔插进去。”

  我点点头,手里拿着笔就冲了过去。可是厉鬼的腿还是自由的,厉鬼一脚就又给我踢回了起点。我又从新来过,我从侧面冲到了厉鬼的身前,拿出了符咒笔向着他的心口扎去。但是这个厉鬼又一脚踢到了我的身上,这次我没被踢飞,只是身形被踢歪了。我趁着他腿收回去的瞬间就把符咒笔扎了进去。

  厉鬼发出了刺耳的尖叫,之后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问老大:“他怎么没有魂飞湮灭啊?”

  老大白了白我:“你功力没那么深厚,想把鬼打到魂飞湮灭还远着呢。”

  “哦好吧,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去帮老二、老三和老四收拾好那些的鬼。”

  “怎么收拾啊?”

  “还和现在一样用符咒笔插进他们的心脏他们就失去能力了。”

  “那我把这个笔拿出来了那这个厉鬼不就能够重新获得能力了么?”

  “得明天才能恢复,赶紧去吧,老二、老三和老四看这个样子是要顶不住了。”

  “行。”

  我拿着笔和麻将老兄、老大去支援老二、老三和老四去了。不过这三个小鬼没有他们老大那个厉鬼的能力大,我很轻松的就制服了他们。

  正当我要拿出师父送的‘LV’要去收他们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没带那个袋子,这时候我感觉肺部一阵疼痛就晕了过去。

  三天之后。

  我睁开眼睛看见周围一片白色,边上还是上次的那个护士在收拾屋子。我对她说:“又见面了哈,很荣幸啊。”

  小护士白了白我:“你还有力气跟我在这皮呢。你的朋友们都快疯了,你爷爷都快完了。”

  “你爷爷才快完了呢。我爷爷早都死了。”

  “那个不是你爷爷么?”

  “长什么样?”

  “不刷牙的那个。”

  “是不是长得还很猥琐?”

  “对。”

  “头发犹如鸡窝的那个?”

  “对对对,就是他。”

  “那是我师父,糟老头子一个。”

  “哦,原来是这样啊。”

  门突然响了,小护士看着开门的人:“糟老头子你来了?”

  这小护士好像脑袋没挂弦,不对,他根本都没长脑袋。她怎么能叫我给糟老头子起的爱称呢。这是夺人所好啊。

  糟老头子黑着个脸进来了,问护士:“没死吧?”

  护士摇了摇头:“没死。”

  糟老头子很失望:“怎么还没死呢。”

  护士拿起了我的病历:“因为他叫小强,生命力很顽强。”

  糟老头子身后的我师娘小声道:“哦,原来是这样。”

  不过这个小护士很懂事,看见糟老头子和我师娘进来之后就出去找大夫了。

  我问糟老头子:“师父,我上次问你你不是说你没亲人么?这是娘在这你怎么解释呢?”

  糟老头子否认:“我什么时候说了?”

  “就上次第一次见面。”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听错了。”

  老头子那张大脸又凑过来说:“你要是不想下次过阴的时候回不来你就给我闭嘴别提这件事。”

  我被迫的只能点点头:“啊,对对对,我想起来。师父您是说我没有亲人,只剩下师娘一个最亲的亲人了。”

  糟老头子点点头:“对对对,这才对嘛。”

  刚刚师娘已经变得铁青的脸现在已经恢复原色了。

  我问糟老头子:“师父,我那些朋友呢?”

  “那个女孩子轻微的脑震荡已经康复了。男孩子胃部轻微出血,现在就在隔壁。那个中年男人就比较重了,肋骨骨折,右侧小臂骨折。你是最惨的,肋骨骨折插进了肺子。你明天就得做手术。”

  “那师父,我怎么感觉不到疼呢?”

  “大夫预计你今天得清醒就给你打了针止痛剂。一会过了药劲就得疼死你。”

  “啊,师父不至于吧。”

  “至于。”

  “诶呀完了,我已经感觉到疼了。”

  “活该,疼死你。我该走了,那几个鬼我已经送到你陆叔哪里去了。你就安心的在医院住着吧。”

  “谢谢师父,师父医药费是你付的么?”

  “你说呢?”

  “不是。”

  “说对了。”

  “你那铁公鸡一毛不拔的,怎么可能给我交医药费呢。”

  “你就等着下次过阴的我弄死你。”

  “师父我错了。”

  “不好使。”说完糟老头子关门就走了。

  我为我这么嘴贱感到后悔。这时候麻将老兄出现在了我的床边:“小强,你没事吧。”

  “我还行,对了,那天之后是怎么回事啊,你给我讲讲。”

  最$u新/章9节3@上mh酷;b匠Y网aY

  “你晕了之后我去找的杨老头,之后他过来把那几个小鬼收走的。之后杨老头打的急救中心的电话,要不你啊你早都死了。医药费全部都是那个中年男的付的。”

  “五哥,老大、老二、老三和老四没什么事吧?”

  麻将老兄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二、老三和老四受了重伤,去轮回了。”

  我追问:“那老大呢?”

  “老大他还好,不过受的伤也挺重的,可能最近三年是不能出现了。”

  “那五哥你怎么没事呢?”

  “我?都是老大把那个厉鬼的攻击挡下的,要不我啊也无回天乏力之数啊。”

  “哦,那难为你了五哥。”

  “没事,你这快要来人,我先走了哈。”

  “那慢走哈。”

  麻将老兄走了之后我的主治医师就进来了,翻了翻病例对我说:“明天做手术,做好准备吧。”

  “做手术?那是不是得打麻药啊?”

  主治医师收起了病历:“这是自然。”

  “那万一伤到了我英明神武的大脑可怎么办啊?”

  主治医师推了推眼镜:“你也可以选择不打麻药啊壮士。”

  “那还是算了吧。”

  主治医师转身就要走,我喊住了他:“大夫留步。”

  主治医神转过身来看我:“又怎么了?”

  “能不能再打针止痛药先?”

  “这个自然可以。”

  过了一会那个小护士端着药过来了。她把我的手上扎住了压脉带,之后拿起了明晃晃的枕头扎向了我。

  我扭过头叫到:“啊。”

  小护士无语:“我还没扎呢。”

  “好吧。”我转过头看着小护士明明把针头扎了进去:“你这不是扎了么?”

  “我刚扎……”

  “诶呀妈呀,吓人。”之后我就晕倒了。

  小护士非常无语的说:“完犊子玩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