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外面望着王艺文远去的背影嘴里念叨到:“在深山修身养性,出谷洞四海扬名,您可以出来了。”

  我说完之后刚刚在王艺文那个狐狸样子的人就出来了。其实他不是人,他的的确确是一只狐狸,不过经过很多年的修炼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应该说他也得道了吧,所以才能变化成人型。但是一般人看见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团气而已。

  我看着那个狐狸对他说:“不知是哪位仙家啊报下名好让小人明白。”

  “呵呵,小伙子你都看见我了还问我是谁,我是胡家的。”

  “胡爷您怎么也应该有个名号吧。”

  “老头子我叫胡子水。”

  “你应该王府的保家仙吧?”

  “呵呵,都是老人了,招我来什么事啊?”

  “胡爷,现在王艺文已经一心向善了,希望您老人家能够多帮衬帮衬。”

  “那自然是可以,我们仙家一直是向善的,我们只是来人间受点香火罢了。”

  “那就拜托了。”

  “小伙子没事我可就走了哈。”

  “走吧胡爷。”

  送走了胡爷之后玲玲就跑了出来看着还在那里傻傻站着的我:“大哥哥你在干吗呢?”

  我转过头一看是玲玲就调戏她说:“我在等我的玲玲妹妹来啊。”

  小姑娘顿时脸就红了低下头玩弄着衣角:“大哥哥真坏。”

  “哈哈哈,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再说了你们女人不就喜欢我们这种坏坏的男人么。”

  玲玲义正言辞的对我说:“大哥哥,我们是喜欢长得坏坏的男人,但是我们不喜欢长坏了的男人。”

  我顿时一口鲜血彪了出来。好吧这只是我的幻想。

  玲玲看着哑口无言的我又对我说:“诶呀,大哥哥我是逗你的啦。爸爸让我把钥匙给你是三十五号别墅。”

  酷匠网L唯一MC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李大叔给我的那栋别墅,看来我离土豪已经不远了。

  “谢谢你哈玲玲妹妹。”

  “没事,大哥哥,那我回去了哈。”

  “去吧去吧。”

  我拿着钥匙兴高采烈的走向我土豪的别墅。我心情是无比的愉快,我不禁要做首诗:

  鹅,鹅,鹅,

  摸脖用刀割。

  拔毛烧开水,

  铁锅炖大鹅。

  诶呀好湿好湿,我真是淫的一手好湿啊。可是有点饿了,香菇炖鸡、葱烧排骨、鲁香牛肉、这么多我应该泡那包呢?真是个艰难的抉择啊,不如三个一起泡?看来不错。不过恐怕泡完之后锅都得扔了。

  我掏出钥匙打开那栋属于我的别墅,进屋一看眼前豁然开朗。王羲之的字画,李元章的山水,郑板桥的福娃还五张一套呢。两边还有乾隆爷的对联上联是:开酒别喝车。下联是:喝车别开酒。

  好地方啊简直是,我拿出电话给张鹏拨了过去:“帐篷,兄弟弄个别墅,来参观参观啊?”

  张鹏还不相信:“你弄个别墅?你给人看(一声柯安刊)别墅还差不多。”

  我真想一皮鞋扔过去:“你给我闭嘴,来不来?”

  “去去去,那是一定得去啊。在哪啊?”

  “上京别墅区,来吧宝贝康姆昂。别忘了带上李雪。”

  “知道了,咱们三个可是好基友呢。”

  “还记不记得我们的歌?”

  “‘已经听了一百遍,怎么听都不会倦’是那个么?”

  “那个是王力宏的。咱们自己写的那个。”

  “阿,我想起来了,一起来么?”

  “来吧,一起来。”

  我和张鹏合唱:“好朋友,好丽友,好基友。”

  这时候张鹏说话了:“强哥,完美。”

  “那必须的,咱们都是多少年的朋友了。这点默契度还是应该存在的。”

  “对了强哥,你那里是毛坯房还是精装修的?”

  “精装的,拎包入住。我明天回我那狗窝把衣服和洗漱用品收拾收拾拿过来就行了。”

  “哈哈,强哥你真给力。”

  “行了,别墨迹了,过来的时候买点饭菜什么的。”

  “妥了。”

  我走上二楼主卧室的露天阳台向远处望去,有山有水还有个高尔夫球场和一个湖。这里不愧为哈市富人区呢,没想到我还没到25岁就在这里有了一套自己的别墅。我感觉以后我也应该去做房地产去,这样的话才配得上我的身份么。

  我很快就感觉到疲倦而且腹中一阵饥饿,我走回主卧室躺在床上,没想到李大叔什么都给我配齐了。被子枕头床单都有,省去了我一大笔开销。

  我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我做了个梦。

  皎洁的月光下是一条长长的步行街,街道两旁都是欧式巴洛克风格建筑。北方的天气已经有了些许凉意,天空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这条大街上只有两旁昏暗的路灯在亮着,街道的中间有一男一女在紧紧地拥抱着。

  两人身高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他只比她高了一点点而已。她修长的身材,白而光滑的皮肤微红的嘴唇尖尖的下巴可以得知她是一个美女,但是怎么也不能看清她的脸庞。他把嘴唇放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可是她并没有什么回应,只是紧紧地抱着他。

  很快我就醒了,我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只是感觉这个梦里的女主角有些似曾相识罢了,不过我真的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正当我还在费着脑细胞思索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强哥,你家是那号啊?这里这么大我怎么找?”

  原来是张鹏打来的:“三十五号,快点来吧,我现在上阳台看你们哈。”

  我站在阳台上向下望,我看见一辆凯迪拉克开了过来,而且还是骚黄色的。我真心的想弄一辆,真心的漂亮,但是价钱也很漂亮。这辆车的钱都够一个普通家庭生活20年的,还是算了吧。过几天应该把我的父母接过来享享福,毕竟我现在的父母都下岗了,每天就是在家喝喝茶看看电视下去溜溜弯,正好让他们来我这躲躲清静。我家那里晚上要么就是各个物流公司的大卡车来回跑,要么就是飙车党在飙车,很是吵闹。让他们来我这里住我还能尽尽孝道。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我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车上下来的是李雪和张鹏二人。这俩货一人带一个太阳镜在装比,我真想扔个花盆下去砸死这俩货。

  张鹏上来问我:“强哥你的这房子不错啊,多少钱一个月啊?”

  “什么叫多少钱一个月呢,这个以后就是我的。”

  “诶呦喂,骗那个小姑娘之后弄来的啊?”

  “说什么呢,我救了这个开发商的女儿一命,你说这个开发商女儿的命值不值这个别墅的钱?”

  还是李学反应快:“你说的就是李大叔她闺女李玲玲吧。”

  “可不是么。”

  张鹏一拍脑袋:“我都忘了。”

  我和李雪齐齐给他一脚之后齐声说道:“你能记住个毛线啊。”

  这次张鹏来买了我最爱的烤鸭、啤酒、花生米、猪爪子、生鱼片和芥末。反正我下午是没事张鹏天天都没事就不知道李雪下午怎样。

  我问李雪:“你下午不去上班了?”

  “不去了,准备辞职了,总感觉我们经理怪怪的。”

  “哦,那好吧,咱们玩个一醉方休。”

  张鹏提议:“咱们不都喝完就誓不为人。”

  我举起手:“赞成。”

  李雪举起手:“同样赞成。”

  就这样我们在我的卧室里开始喝了起来,其实那天和张鹏去过酒吧之后我就爱上了喝酒,因为喝酒能让我开心就好。我突然特别理解为什么有人爱上了吸毒,因为这能让他们忘去心里的悲伤。

  我们三个人喝酒划拳好不愉快,彻底把晚上还得去我老板家的事忘在了脑后。

  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12点了,手机上有三个未接来电,都是老板打来的。我拨了回去,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老板接了起来,声音还有点喘。:“小强,你快点来,我这里出不去了,突然之间就没有了门。快点救命啊。”

  我意识到事情完蛋了:“老板,我马上就过去,你家具体为之告诉我。”

  “金京赛丽丝E座,2单元1901室。”

  “行,马上过去。不是很远。”

  “快点啊。”

  “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摇醒了正在熟睡的张鹏:“赶紧的起来,我老板出事了,咱们得马上赶过去。”

  张鹏也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那咱赶紧的吧。把李雪弄醒了。”

  我摇了摇李雪她不醒,我又摇了摇她,她翻个身继续睡。最后我急眼了使出了我的杀手锏,我用我的两根手指冲着李雪的鼻子孔就塞了进去。很快李雪就憋醒了打了我一巴掌。

  我直接冲她大吼道:“赶紧起来,赶紧走,粗大事了。”

  李雪问我:“鬼子进村了?”

  我也不管别的一把扛起李雪向楼下跑去。我一鼓作气跑出了家门,张鹏问我:“强哥咱们不锁门啊?”

  “没事这个小区一般人进不来,赶紧开车门咱们就走了。”

  张鹏把车门打开后我一把就把李雪扔进了后座,我坐在了副驾驶张鹏坐在正驾驶打着火一踩油门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