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子给了看门的那个小鬼一叠冥币,原来行贿也不是我们国家阳间人们的专利,行贿这个东西在阴间也流行。

  我们很快就到了二楼左侧三门,门上的牌子写着‘陆判官办事处’。我怎么看这个地方都一点街道办事处的感觉呢。

  老头子敲了敲门之后就听见里面一声‘请进’,我们三人就打开门进去了。老头子和陆判官握了握手,随便的寒暄了几句。

  老头子进入正题:“陆老哥,我知道您最近诸事繁杂身子不适略显容颜憔悴,若您能帮下小人倒也是极好的。您若能告知小人这位老妇人前生有何错事可真真是极好的,我告知这位老妇人倒也不服我师给予的恩泽。”

  陆判官满脸黑线,可能是本身脸就比较黑:“说人话好么宝贝?”

  老头子:“这个老娘们上辈子惹着谁了?”

  我和陆判官还有老太太三人齐齐汗颜。这貌似也太直白了。

  陆判官问老太太:“何方人士啊?”

  老太太答道:“龙江省哈市道外区太古人氏。”

  陆判官又问老太太:“姓氏呢?”

  x\酷匠&i网)首发W

  老太太又答道:“小人姓肖,名为金花。”

  陆判官问老太太:“性别呢?”

  老太太一摊手:“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陆判官低下头:“哦,男的。”

  老太太顿时就火冒三丈了:“我是女的。没看那个糟老头子叫我老娘们么,你没听见啊?”说完又暗下说了句:“诶不对,老娘们好像是在损我。”

  陆判官笑了下:“和你开个玩笑么。”

  这次轮到我和糟老头子还有老太太三人齐齐汗颜了。

  陆判官继续问老太太:“生辰八字。”

  “一九四七年九月二十三早上八点十五分左右出生。”

  陆判官低下头在那个貌似电脑的东东上查询。查了一会就开口说道:“查到了,你上被子是个大户人家的大太太,之后因为不满老爷纳了个小妾,就在夜里趁着吓人给那个小妾送宵夜的时候下药害死了人家。”

  我对老太太说道:“我就说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还是积德行善最为重要啊。”

  陆判官又说道:“这个老太太已经延误了这轮投胎的时机,下一次在七天之后,将会投胎成一个男人到一个书香门第。家里的人都是老师一类的,会过得很好。”

  老头子对陆判官说:“那陆老哥太谢谢你了,下次请你喝酒。”

  陆判官看着老头子:“大哥,咱俩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好么,别整这没用的。你是不是给下面那个新来的小鬼头赛银子了?”

  老头子很惊讶:“老哥你咋知道的?”

  陆判官很无语:“我这块有监控你忘了?”

  老头子学我摸了摸鼻子:“这次忘了。”老头子指了指我又对陆判官说:“这是我的小徒弟,以后有什么事他都会来的。你们熟悉下哈。”

  陆判官看着我:“这是你小徒弟啊,天资不错啊,这次让你捡到了。”

  我走上前去自认友好的伸出了手:“你好陆叔,下次我将替代这个老家伙,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就行了。”

  陆判官伸出手和我握了握:“小伙子很不错么,我看好你,尤其是你那个老家伙说的很得我心啊。”

  糟老头子听见之后脸都绿了,和王八一样。

  我又摸了摸鼻子:“那就希望陆叔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多照顾照顾了。”

  “这是必然的。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我怀疑这个陆判官真心的是村晚的脑残粉:“陆叔,那就不打扰了,过几天我就这让这个老太太找你就行了呗。”

  “恩,让她来我就行了,我直接带人送她去轮回。”

  “好的,麻烦你了陆叔。”

  我和糟老头子和老太太从这个貌似街道办事处的办公楼出来之后站在门口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还是我年轻气盛沉不住气问老太太:“您接下来想怎么办?”

  老太太:“你们不是有个房子么,我在那里呆几天吧,之后我就去轮回了。下辈子我一定要积德行善。”

  我问老头子:“师父你看这行么?”

  老头子点点头:“行,就让这个老太太去住吧。”

  老太太和我们道谢完之后就进屋子去了。我问糟老头子:“你为什么这么爽快的就让老太太去那个房子里面住呢?”

  “因为里面特别乱,让老太太帮我收拾收拾么,我是个商人,怎么可能干亏本的买卖。”

  这个糟老头子的确很北鼻,不过我喜欢。

  “那师父咱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对对对,你跟我学。脑海里一定要想着自己的样子。”糟老头子做了个和先前相反的指结之后闭上眼睛想了下自己的样子就消失了,他可能是回去了。那我也跟着做吧。在我这发达的大脑和力压群雄的智商下只做了二十多次就回去了耶。

  回到人间的感觉真不错,我婉拒了老头子留我吃饭的提议,我自己在外面走走逛逛。

  这时候软妹子张鹏给我打来的电话,上来第一句就是:“兄弟,来找我,我带你找乐子去。”

  我问他:“在哪呢?”

  “中央大街,拿铁酒吧。”

  我打车到了之后就看见张鹏一个人在吧台喝着鸡尾酒,我对着服务员说:“伙计,给我来杯鲜榨果汁上面插个小雨伞的那种。”

  张鹏制止了我:“别点这种东西,我们晚上还要策马奔腾呢。”

  我对服务员说“伙计,那个不要了,给我来呗牛奶。”

  张鹏这次不制止我了,对服务员说:“别听他的,来杯绿色心情让我这兄弟开心一下。”

  “帐篷,这我还能开心了么?都绿了。”

  张鹏一把搂过我:“没事,这个玩应能让你嗨翻了。一会领你钓妹子去,之后就去边上的宾馆开房,你的我都给你开完了。这是房卡。”张鹏把房卡塞给我。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逛夜店,心里还是真有点小激动呢。

  我和张鹏来到一个妹子前,张鹏示意我上前搭讪之后开房。我走到那个性感的美女面前:“嗨,美女,这家酒吧只有你才能给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美女回复了我:“这我应该算是荣幸吧。”

  “这不是你的荣幸,是我的荣幸。”

  美女娇笑几声:“你很会说话么。”

  “美女你今年多大了?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医院护士,不过年龄么?不能告诉你,这是所有女人的秘密。”

  “你有男朋友么?你来这他不介意么?你父母知道你来这里么?”

  美女一脸的黑线:“……”

  这时候我边上的张鹏说了句:“美女,愿意和我兄弟开房去么?”

  美女:“当然可以,走吧。”

  这时候省我在凌乱了我问张鹏:“张鹏,现在的女生都这么开放了吗?”

  张鹏看着我:“大哥,现在泡吧的都是九零后的,九零后都是二话不说就开始版正事的。”

  好吧我彻底凌乱了,我的人生观彻底颠覆了。我领着这个美女到了宾馆,美女就坐在我旁边。她在我耳边说:“帅哥,我叫咪咪。今天夜里我会和你共同达到人生的巅峰,领悟到人生的真谛。你可要持久哦。”

  我从兜里面翻出了上次从糟老头子哪里顺手牵羊过来的套套比在了美女的面前:“试过这个么?”

  美女拿过去之后左看右看的:“新款式?这次可要是好好试试哦。”

  我翻身将美女压在了身底:“让你尝尝哥哥我的厉害吧。”

  “妹妹你别看哥哥瘦,哥哥可是很有节奏。妹妹你别看哥哥小,哥哥可是很有技巧。”

  美女说了句:“那就放马过来吧。”

  这一夜很是销魂,但是销魂的结果是我很累……

  早上起来打开门我就看见张鹏衣衫不整的站在我门口看见我哇一下的就哭了出来:“强哥,昨天我领的那个美女是个男的,他差点占有了我。我的菊花差点不保啊,差点第一次就没了。”

  我惊讶的看着张鹏:“你菊花还有第一次?”

  张鹏听见我这么说之后就哭得更大声了,我害怕别人认为我把这个娘们唧唧的张鹏霸王硬上弓了呢,所以就把张鹏请进屋来了。

  我问张鹏:“你是怎么把他弄走的?”

  张鹏擦了擦脸:“还不是把他打走的么。你也知道我在学校的时候力气是最大的,曾经拔河比赛我一个人就赢了一班你忘了?”

  我给了张鹏一脚:“别扯淡,你是一个人赢了一个班?我们都在你后面呢你忘了?”

  张鹏藐视我:“在学校的那时候你们在我眼里你们就是个渣渣你懂么?”

  我瞪了张鹏一眼:“我告诉你,现在娘们没有权限发言。”

  张鹏一听我这么说就放狠话了:“不用你跟我扯淡,咱俩床上见高低。”

  我挽胳膊撸袖子:“来吧,我还怕你不成?”

  我和张鹏在床上开始了一场大战什么爆菊花啊,冰火九重天啊都不在话下。

  和张鹏闹累了之后我问张鹏:“张鹏你能不能告诉兄弟下你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