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再一次冲向玲玲想再次进入玲玲的身体。可是玲玲早都已经把符放在了胸口,老太太一触碰玲玲的身体就被弹得很远。我站在老太太被弹走的轨迹上从后面接住老太太一把抱住老太太的腰。拿出手里的符想拍在老太太的脑门上,可是老太太毕竟是鬼,而且还是稍微有点道行的鬼。我这用尽了全身力气的一拍并没有拍在老太太的脑门上,竟然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我当时脑袋就发晕,但是我不能倒下,毕竟这是我的第一次,我一定要持久点。老太太从我温暖的怀抱中逃走之后,转头冲向了李大叔。刚刚还在晕厥的李大叔,突然翻身蹦了起来,而且脸色和老太太一样铁青。我一阵后悔,忘了防范李大叔被老太太附身这事了。

  虽然说李大叔是个正值壮年的男人,但是毕竟前些天李大叔的妻子走了,而且李大叔的妻子的灵魂一直跟在李大叔的身边,吸收了很多李大叔的阳气。现在的李大叔身体很虚弱,所以被老太太附身这件事还是很正常的。就像很多要死的人都能够看见鬼一样。

  李大叔看着我隐私的一笑,那个笑容在他那铁青的脸上吓得我的小心脏毛毛的。李大叔向我冲来,一拳打在了我的肩胛骨上,我当时就感觉我的胳膊就像要折了一样。但是我还是坚强的挺住了,我向旁边一躲趁着老太太控制的李大叔还没转身的时候我从后面跳上了李大叔的后背,左手拿出我画符的那支笔右手拿着一张符。我拿笔向李大叔的后脑一戳,就听见老太太吃痛的尖叫一声,我用手里早都准备好的在李大叔面门前五十公分左右的地方等着。

  老太太吃痛的尖叫之后就从李大叔的身体里面弹了出来,正好撞在我的那张符上。老太太顿时就不动了站在了原地,脸上狰狞的表情可以很清楚的诠释出她很痛苦。

  这时候李大叔也醒了,看着在他后背上的我问我:“小伙子我们是在干什么?骑脖梗么?”

  我连连说抱歉,就从李大叔的身上下来了。我强忍着头晕和身子上的疼痛,走到老太太的身边拿出糟老头子给的布袋,套在老太太的头上,之后袋子竟然神奇的从老太太的头上垂直落在地上。这就应该是证明这个袋子已经把老太太收进去了。我拿起来那个袋子打好了一个死结放在屁股和内裤的中间夹着。我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就倒在了地上。

  李大叔和玲玲看见我倒在了地上就都很关心的上前来查看我怎么了,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过了好几天我在一间屋子里醒来,白色的墙壁,白色的门窗。我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子,穿着白色的衣服。我向左边一看就看见个护士蹲在地上好像是在捡什么。我看着小护士说道:“紫色蕾丝的。”

  之后小护士很快的就站了起来,看着我:“主治医师说你是脑震荡,没想到你都这么严重了还有心思偷窥我的内裤。”

  我点点头:“这是我们男性的本能,况且你还是那么的漂亮不禁让我的脑袋里出现更多的浮想么。”

  小护士娇羞的脸都红了:“你可真会说话,我现在出去通知你的朋友们让他们进来看你,他们都在外面守候很长时间了。”

  “哦,亲爱的美小护,不要让自己太劳累哈,我可是很心疼的。”

  小护士很快的就跑掉了,可能是对我的厚脸皮很无语吧。

  我回想到小护士说我是脑震荡,难道是我自己拍自己拍的?我一定不能说出去,这太丢脸了,有损强哥哥我韩系花美男的气质啊。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李雪和张鹏进来了,李雪看见躺在病床上已经醒过来的我关心我到:“煞笔你自己把自己拍出脑震荡了好玩么?”张鹏还在一旁偷笑。

  这次轮到我石化了,没想到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我抄起我躺的枕头向张鹏扔去,之后就看见一道鲜血在我眼前飘过。在我老二的哪里整整齐齐的出现了个‘S’,加上我老二这个‘B’这不就是说我煞笔么。

  我的针头出来了,我赶紧按住我的针孔,免得我不是因为自己把自己拍死而是流血而死。

  我一边按着一边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张鹏一摊手:“有个很萌的小妹妹告诉我们的,说你因为自己使劲的拍了自己一下就脑震荡了。”

  李雪在一旁哈哈笑到:“你还有脸说,哈哈哈强强你知道么?”

  我来了好奇心:“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李雪继续说道:“哈哈哈哈,那个小妹妹看见张鹏就直接叫的姐姐,哈哈哈哈。当时就给我笑的不行不行的了。”

  我和李雪一起笑着,笑的我肾都要痉挛了。这时候张鹏的面子挂不住了,刚要哭我和李雪就异口同声的制止张鹏:“憋回去。”

  张鹏当时就憋回去了。没想到我和李雪这么有默契就互相击了个掌。万万没想到啊,我是用我出血的那只手和李雪击的掌。拍完之后一股鲜血有飞溅了出来,这次轮到张鹏和李雪忍不住了,开始大笑。

  我只好苦笑着收回了我的手,继续开始捂着止血。李大叔和玲玲走了进来,看着我们李大叔问道:“你们都是小强的朋友吧。”

  张鹏和李雪点点头。李大叔继续说:“那么一会出去吃点饭吧。小强没什么事,能够出院了。”

  张鹏和李雪听见有饭蹭就开始拼了命的点头。我只好摇摇头一阵无奈。不对李大叔怎么也叫我小强了?这该死的麻将,把这李大叔都带坏了。

  玲玲坐在了我的床边等着可怜的大眼睛看着我:“小强哥哥,你没事吧。”

  我……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我再次骂麻将的时候,麻将突然出现在我的旁边瞪着我。我只好在心里把骂他的话收了起来。

  麻将对我说:“今天晚上去老杨哪里,这个老太太有冤情。”

  我暗下对他点点头。麻将看见我点头了之后就消失了。

  李玲玲看着我对我说:“小强哥哥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可能早就没命了。”

  我摸了摸玲玲的头发:“玲玲妹妹,不用谢哈。”

  李大叔看着我:“小伙子真是谢谢你了,我给你办完出院了,咱们出去吃个饭去庆祝下哈。”

  我摸摸了后脑勺:“没事,大叔。”

  我们一行五人到了本地最好的大酒店狠狠的吃了一顿。吃饭的时候很是融洽没有发生什么插曲。李雪和张鹏知道李大叔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就都先离开了。、

  李大叔看着张鹏和李雪离开之后就对我说:“小伙子,太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你就说我应该怎么谢谢你呢。”

  “大叔真没什么的。真不用谢。”

  李玲玲问我:“大哥哥,你现在在哪里住啊?”

  “我在香坊通乡商店那附近租了个单身公寓住。”

  李玲玲看向李大叔:“爸爸,咱们是不是应该送大哥哥一套房子,怎么说我的命都值这些钱吧。”

  李大叔点点头之后看向我:“小伙子你看我住的那里怎么样?”

  我肯定的说:“大叔你住的那地方是真不错。”

  “那我给你一套怎么样呢?”

  我连连摆手:“大叔使不得使不得啊,这太贵重了。”

  大叔笑了笑:“小伙子这个别墅区是我开发的,没多少钱的东西。以后我有什么事还得麻烦你呢。”

  “李大叔我真不能……”

  玲玲打断我:“诶呀,给你了你就拿着,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啊大哥哥。我爸爸就是这样的人有恩必报。”

  我点点头:“好吧,大叔,那这份礼我就收下了。”

  李大叔听见我收下这份礼了笑的更欢了,连连给我夹菜。其实我也很开心,毕竟我在这里打拼了这么多年就是想买个房子。没想到这次还真有了,并且还是个别墅。哈哈哈,到时候我买个豪车之后就可以停在大学的门口钓妹纸了哈哈哈哈。

  吃完饭之后就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向李大叔和玲玲告辞。李大叔让我明天去大叔家取钥匙,我答应了下来。之后我打车便向糟老头子的家赶去。

  进了屋子之后便看见老头子和她的老板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拿起了老头子脸上的报纸,之后老头子看见我来了之后,就把我请进内屋了。

  老头子的内屋是一个很干净的卧室,所有家电一应俱全。老头子打开衣柜示意让我进去,难道老头子童心未泯要和我来一场藏猫猫么?我一脚进去之后,老头子也跟着进来了。正当我不解的时候老头在衣柜的板子上随意的按了按就有一扇门打开,里面赫然是个像林正英的那个全是法器的屋子的样子。

  老头子对我说:“来吧徒弟,把那个老太太放出来吧。”

  ¤"酷匠*}网7永l久6,免p费!B看6小说RV

  “好的。”我浑身上下摸了摸在我的屁股后面拿出了那个袋子。

  老头子鄙视的看着我:“你可真会藏。”

  “一般一般,哈哈,安全最重要么。”

  老头子拿着我的那个布袋一打开一阵青烟冒出就看见老太太脑袋上面贴着个符站在地上。看着我们:“你们是要让我魂飞魄散么?”

  老头子对老太太说:“我知道你有什么冤情,我是来替你伸冤的。”

  我问老头子:“师父,你怎么知道这个老太太有冤情的?”

  老头子白了白我:“你认为你身边那五个鬼是吃醋的?他们在地府哪里和陆判官都认识,知道这点小事还不是易如反掌。”

  我冲这老头子竖起了大拇指:“师父就是师父。”

  老头子得意的一笑:“哈哈哈哈。那是自然。”

  这时候老太太说话了:“你们两个虎东西还管不管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奇葩强强哥 说:

  求各位大大向强强扔肥皂哈,强强需要动力哈。

  各位大大手中的香皂就是强强写书的动力。

  如果每天肥皂超过10块的话强强我就加更哈。

  各位大大可怜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