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她什么她也不说只是一直在笑。我当时特别害怕,我召唤起了四周的室友让她们陪着我。可是能看见那个鬼的只有我一个人。我的恐惧终于爆发了出来我伸出我的拳头打向了那个老太太。可是突然那个老太太消失了,我认为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我就睡了。

  可是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我却又见到了那个老太太。还是和昨天一样背对着我‘呵呵呵’的傻笑着。我也不敢说什么,就只好把自己蜷缩在被窝里期待着黎明的到来。我每天夜里睡不好,都只能在半天睡觉。因为每天上课的时候都特别疲惫随时随地都能睡着,最后老师准我的假了,让我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几天。回家的前一天我就告诉我爸爸要回去了,并且把我所有的经历都告诉爸爸了。爸爸说会帮我安排好一切的,我当时就放心了。我下午的课也没上,就是一直在宿舍睡觉。

  睡觉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浑身的凉意,之后我好像就没了意识一样。我认为我自己已经死了,可是过了一会我感觉我渐渐的看见东西了。我看见我站在地上,穿上躺着的是我的身体。但是只有一半的脸是我的脸,另一半的脸就是那个老太太的脸。我尝试进入我的身体,让我的灵魂和身体融合。可我却怎么也不能控制我的身体,每次我的身体只是在乱动。有的时候那个老太太会控制我的身体,就像发疯了一样开始随便拿东西撒气。把我的寝室乱砸一通,之后有的时候会在我的身体里面休息一下,睡下觉。但是我每次要控制身体的时候老太太都会醒过来瞪着我,我看到她那铁青的脸就害怕了。

  很快中午休息就到了,室友们看见我躺在床上的身体就问我怎样。但是我的身体是那个老太太控制的,我没想说话却说不了。老太太睁开眼睛看着她们说:“我累了休息一下。”

  我的室友看见‘我’很疲惫就都干自己的事情去了。我很想说话却看不了我很想哭,因为那是我的身体。

  第二天早上老太太就拿起我早已经收拾好的东西出了宿舍去准备坐车回家。当我的身体出去屋子的时候我就告绝到自己的灵魂就黯淡了很多,我只好跟了上去。跟了上去之后我的灵魂就变得和原先一样有些淡淡的光泽了,不像刚刚的那样有些透明了。

  在路上和车上老太太表现得和旁人别无两样,但是那个老太太在路上总是走走停停,在车上一直睡觉。到家了之后看见我爸爸就像发了疯一样开始摔东西,还伴随着发出一些难听的声音。

  “只有这些了大哥哥。”

  ———————以下变回我的第一人称—————————

  “恩,我大概知道了。”

  我继续说:“我大概给你们讲一下吧。”

  李大叔和李玲玲都点点头,随后李大叔说:“行,小伙子你说吧。”

  “这个鬼呢,是个老太太,并且脸色是铁青的那么可以断定,这个老太太是横死,横死就是非正常死亡。这个鬼是你们用笔仙的方式召唤上来的那么足可以说明这个鬼是顽灵,因为正常的鬼都去了阴间轮回。主要这件事情是玲玲你上铺的责任。”

  李玲玲疑问的看着我:“为什么说是我上铺的责任呢?”

  “因为玩笔仙和碟仙都有一个规矩。”

  “那大哥哥这是什么规矩呢?”

  “那就是不能问鬼是怎么死的。如果你问了鬼就会缠着你不放。它会侵占你的身体完成它这辈子都想完成的愿望,因为它是顽灵,所以它想要向害死它的人报复。”

  “哦,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大哥哥你还没有说为什么是我上铺的责任呢?”

  “因为这个特别重要的规则所以只要是朋友就都会嘱咐对方的。毕竟你们是室友而且还是上铺更应该告诉你的。”

  “可是她可能是忘了呢。”

  “忘了?可能么?你们是不是闹过什么不愉快?”

  玲玲沉思了一会:“好像没有吧,只是我感觉她好像有些羡慕我罢了。”

  我双手一摊:“那就很明显了,嫉妒生恨么。”

  “可是不能吧。大哥哥,我记觉得她家里条件应该不错吧。穿的衣服也很新,虽然不是什么牌子但是不可能家里特别穷吧。”

  “你想想你有的东西是她没有的?”

  玲玲又沉思了会:“好像只有了个手机吧。”

  “你的手机是什么牌子的?”

  “iphone5s啊,才五千多这个手机很平常阿。不过好像她用的是很普通的那种。”

  “那就显而易见了她就是因为用不上好手机看见你就嫉妒呗。在你眼里这个手机很平常你说才四五千,那是因为你的爸爸是搞房地产的,一般城里人家这五千块钱足够活两个月的。要是山区的人家这五千块钱可是两年的生活费,你知道么。”

  “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吧,我生活条件比较好也不是我说了就算了。”

  我笑了笑:“这当然不怪你,我也没说这怪你,这只能怪你上铺她的嫉妒心太强了。有空要好好和她谈一谈。”

  “哦,那好的,大哥哥那我是不是就好了?就永远看不见那个老太太了?”

  “没有,这只是暂时的让你看不见罢了,晚上的话你按我说的做,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把那个老太太赶走。”

  说完我冲李大叔说:“大叔,我先出去买点晚上会用到的东西,如果李玲玲有些异常的话那就辛苦你再把中指咬破了向她额头滴一滴血。”

  “没事,肯定给你办的妥妥的。如果你把这事办好了你想要多少钱大叔给你多少钱。”

  “大叔,钱什么的都是次要的,钱的话等彻底完事的话再谈哈。我先出去了。”

  “去吧,小伙子,家里你放心。”

  玲玲睁着大眼睛可怜的看着我:“大哥哥,你要走么?你一定要回来哈。”

  我露出了我自认为很阳光的笑容:“等着大哥哥哈,我一定会回来的。”

  说完我就头也不回的潇洒走掉了。我出了门坐了出租车就回到了糟老头子家。其实我也想打车的,但是大叔家住的实在是太远想坐公交车也坐不到,我只好奢侈的打了一把车,这次打得是正规的出租车。要是再像早上那么打车的话那我就是李玲玲他爸爸了,就是土豪哈。

  /看¤正$。版|*章“y节*上u酷N匠0^网0E

  我到了老头子家就看见了个美女在问老头子有没有卫生巾买的。老头子回答的简单粗暴:“没有。”

  我走到了美女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美女转过头看了看我问我干嘛。我拿出了一叠卫生巾给了美女。美女如获至宝般的拿着卫生巾走了。

  老头子看着我:“徒弟你是哆啦A梦啊,怎么什么都有啊。你一个大男的怎么有卫生巾啊?”

  “就像我不抽烟却随身带着打火机一样。当上帝的感觉太好了。”

  老头子鄙视的看着我:“你个奇葩。”

  “别闹了说正事,我碰见了个笔仙。是个横死的老太太,缠着我的客户不放我怎么办?”

  “收了她。”

  “我知道收了她,但是我用什么收?”

  “我上次不是给了你个小布袋了么,直接用哪个收就行了。”

  我听见老头子这么说冲他咆哮道:“你不早说,我差点扔了。”

  老头子用眼睛白了白我:“你又没问。”

  这个老头子太尼玛奇葩了,他好像比我还90后。我说了声告辞之后扭头就走。

  老头子看着我远处的背影对我说:“徒弟,你那个包包很丑,很幼稚。”

  我转过头白了他一眼:“你懂个基波,这叫时尚。”

  老头子继续在白我:“别拿你的煞笔当时尚。”

  我没办法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这老头子太能说了,真是的我连个老头子的持久力都不如了,还不如去下泰国呢。

  我出门坐上了公交车准备回家拿我师父糟老头子给的那个破布包。我到了家门口打开门一看屋子里面干干净净的,或许是李雪实在看不过去我的猪窝了帮我打扫了下哈。正当我尿急的时候打开门我就看见李雪在马桶上坐着。李雪看见了我直接把手里的纸扔了过来,之后我就一脸血。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李雪的用过的,当时我就开始张开嘴破口大骂。可是别忘了我脸上还有血呢,他顺着我俊俏的脸颊流进了我的嘴里。我还以为这是我的汗珠,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是我的汗珠,因为汗珠不是这个味道,我还没流汗。我趴在洗脸盆上开始吐,李雪还在一旁笑着。

  我感觉我以后真的不应该留一个这样的女汉子在家,太危险了,对我的健康是一种威胁。李雪在我的旁边提好了裤子,我有突然意识到刚刚我什么都没看,还有李雪竟然在我面前穿裤子。这是个什么强悍的心里。

  李雪在一旁对我说:“你那个包包怎么放在地上了,还是个LV呢。”

  我疑惑的看着李雪:“我没有LV的包啊。”我想起来早上我随手一扔的糟老头子给的布包。

  我又继续问道:“是不是布的,看着有点破?”

  李雪点点头:“对对对,就是那个。”

  我也不管李雪我冲进客厅就找,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最后李雪直接扔给了我。我问李雪:“你从哪找到的?”

  李雪无语的看了看我:“刚刚是我收起来的。”

  我无语好一阵,这个都能忘,猪脑子啊这是。

  “不和你多说了,我得走了。”

  “干嘛去啊?”

  “有事。”

  “晚上回来吃饭不?”

  “不得了,我在外面吃。”

  “怎么约会啊?几个人啊?”

  “加上我三个人。”

  “怎么玩3P么?够时尚的啊小伙子。”

  我又一阵无语,直接关上门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奇葩强强哥 说:

  求砸肥皂哈各位读者大大们,强强码字也是很不容易的。

  你们的肥皂就是强强写书的动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