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看见我就召唤我:“小伙子来来来问你点事。”

  中年大叔面色枯黄眼球布满血丝我就关心到:“大叔,最近为了亲人的丧事很操劳吧。”

  大树点点头:“是啊,小伙子。我妻子在医院停完七天了我想明天就安葬她,你们能准备准备么?”

  我看着大叔对他小声说:“大叔,咱们去会客厅聊,这里人多嘴杂的。”

  大叔看了看周围:“没有啊小伙子?这里就三四个人啊。人不算多吧。”

  我突然想起来大叔看不见这么多鬼就连忙对他说:“大叔大叔,咱们去安静的地方聊。顺便都定下来这些事情。免得乱哄哄的谈不好事不是。”

  大叔同意了:“好的小伙子走吧咱们。”

  我领着中年大叔走到会客室门口就对他说:“大叔你先进去吧,我想去上个卫生间。人有三急见谅哈。”

  大叔对我摆摆手:“快去吧快去吧,我在这块等你就好了。”

  我连连抱歉:“对不起哈大叔,等等我哈。”

  “没事没事。”

  我转身走到卫生间,拿出一张纸巾擦掉了太阳穴上的清凉油,准确的说是‘伦敦欧莱雅’润唇膏。这时候一帮鬼都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吓得我妈呀一声。我战战兢兢的对各位鬼说:“各、各位鬼大哥和鬼大姐们,我们应该不认识吧,你们都找我干嘛。”

  这时候一个领导模样的鬼阴森的对我说:“我们知道你能够看见我,所以就来找你了。”

  “这位大哥,麻烦你告诉各位大哥大姐别这么突然的出现我受不了,要是有什么事的话直接告诉我就好了。”

  “没事,我们没事,渐渐的熟悉你就好了。那我们都走了,有事再在你的面前出现。”大哥说完话就和那帮鬼大哥和鬼大姐们都消失了。

  “等等大哥。”

  “怎么了?”大哥突然出现又下了我一大跳。

  “那个大哥,能不能劳烦你把会客室一个中年男子身后的女鬼叫来一下我有事问她。”

  “下次这些事情让你身边的那五个小鬼去办,我怎么说也是个局长怎么能给你跑腿。”

  “那我怎么叫那五个小鬼呢?”

  “直接喊他们名字就行了。”说完领导大哥就又消失了。

  我也不知道那五个小鬼都叫什么名字只好小声叫道:“麻将麻将你给我出来。”

  之后那个被打的鬼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阴着个连看着我:“你干哈,我们正玩泥巴呢。”

  “那个,麻将大哥,您能不能帮我叫一下会客室那个中年男子身后的女鬼?”

  “等着。”

  麻将刚说完两秒那个女鬼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你找我什么事情?”

  “那个,那个阿姨,过了头七你应该去阴界报道了吧。不过你怎么还在那个大叔的身后呢。”

  大姐阴森的笑着:“呵呵呵呵呵,小伙子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我缠着我们家老李你管得着么?”

  我语重心长的说:“阿姨您留恋着李大叔这并没有错但是您缠着他不放就不对了。您没看见李大叔现在面色枯黄双眼布满血丝么?你在他的身边时间越长李大叔的身体就会越来越虚弱。”

  “呵呵呵,这正随我心意。”

  “真是跟你们60后没法交流了。”

  “小伙子难道你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么?你还是个阴体要是能上你身上吞噬掉你的灵魂我可就能操控住你的身子了。哈哈哈哈我就能再次复活了。”

  “你休想。哼。”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个阿姨,但是我却忘掉了她鬼的身份。

  她向我扑过来,我一边向后退一边大喊着:“压灭跌,压灭跌。”

  大妈看着我阴森的笑道:“你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用的。”

  我大喊着:“破喉咙,破喉咙。”

  大妈欺上身来抓住我的脖子就向我的头上撞去,装了很多下都没进去。大蚂蚁问了:“诶,怎么进不去呢?怎么就进不去呢?”

  我特别无语,这大妈一看就是新鬼,连点法术都不会用。虽然我是不担心她能操纵我的身体,但是我担心我的头被她撞爆了~~~

  我一摸口袋里那只山寨的润唇膏顿时感觉找到了曙光。我使劲踢了大妈小腹一脚,把大妈提出卫生间隔间们去,我拿出已经攥在手里的润唇膏就像巴拉拉小魔仙里的魔仙棒一样。大喊道:“巴拉拉能量,赐予我虚无之力。”

  大妈站在远处惊讶的看着我:“什么叫做虚无之力?”

  “就是把我变得虚无让你看不见我。”

  “可笑之极,我还能看不见你……你、你、你人呢?”

  当大妈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我就已经把润唇膏涂在了我的太阳穴上,我就这么在大妈的眼前消失了。我站在原地看大妈找不到我的样子我感觉到特别痛快,哈哈刚才还要吞噬我的灵魂,这次却被我吓到了,一看就是新鬼一点经验都没有。

  我慢慢悠悠的走出卫生间,反正也不着急了,我要是不把润唇膏抹下去大妈就一直看不见我。我边走边哼着我最爱的歌词:“在那苍茫美丽麻勒戈壁有一群草尼玛,他们活泼又聪明可爱又机灵。”

  我走到了会客室门口推门而进看见了李大叔在百般无聊的玩着俄罗斯方块。我刚刚差点被大妈撞死这个大叔却在玩游戏,我这什么命啊这是。

  “李大叔,我想问你个事。”

  李大叔惊恐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姓李的?”

  “李大叔,你就别问这些无关紧要的了。你相信这个世界有些灵异的东西存在么?”

  李大叔肯定的点点了头:“我相信,而且我知道我的爱人就在我的身边。”

  g酷匠网.w首9发t

  “李大叔的确是这样的,不过您和您的爱人应该是有些误会吧,要不然您的爱人不可能头七都过了还在你的身边缠着你。”

  “的确,我和她是有些误会。我年轻的时候因为钱曾经抛弃过她们母女3年之久。那三年我因为做生意赔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我没有脸面对她们母女。我自己流浪了很久,我睡过天桥住过马路吃垃圾,在大街上乞讨。但是最后迫于生计我就去了工地搬砖,我曾经以为我会就这样过完我的余生,但是没想到我竟然越干越大当上了包工头。之后我组建了自己的工程队,组建了自己的建筑公司。我又东山再起了,我就想回到她和女儿的身边。但是我没想到我离开的这三年我的妻子和我的女儿生活过的很不好。我自己感到了深深的愧疚,我想再次回到她们的身边。我就努力地讨好她们母女两人,但是还没等我彻底让他们原谅我的时候我妻子却走了。我真的很自责,我甚至连一句‘我爱你’都没对她说过。真希望时间能够再见她一面,对她说一句‘我爱你’。”

  “大叔,我知道你曾经做过错事,但是既然你知道悔改那么就能够证明你还是个善良的人,你等我两分钟,两分钟就好。”

  我看见大妈在抚摸着大叔的脸庞,或许大妈没想到大叔曾这样过。

  我走出会客室抹掉了太阳穴上的润唇膏,轻声召唤起了大妈:“大妈,大妈您出来下。”

  大妈很快从墙里面飘出来了,大妈在流着眼泪。我看着大妈伤心的样子就问大妈:“大妈,您是不是也还爱着大叔,您是不是已经原谅大叔了?”

  大妈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拿出电话给杨师傅拨了过去,电话接起我就直奔主题:“杨师傅,怎么才能让普通人也见到鬼?”

  “你是想干什么,我们这类人是不会做损人利己的事情。”

  “不是、杨师傅,我不是想害人,我想给个活在世上的人向他曾经伤害过的人忏悔的机会。”

  “行,小子,既然你是我师哥的孙子,那我就相信你一次。你把那只润唇膏涂在人得双眼上,3分钟之后就能够看见鬼了。但是只能维持15分钟的时间。”

  “恩,我知道了杨师傅等我下班我就去找你。”

  “去吧小子。”

  我挂了电话对大妈说:“您跟我来。我让您和李大叔相见,但是只有15分钟。15分钟之后就去阴界轮回吧。”

  大妈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跟在我的身后飘进了会客室。

  我看见在暗暗抹眼泪的李大叔说:“大叔,我可以让您见到大妈,但是只有15分钟的时间。您在这段时间把所有该说的话都说了吧。大妈和您见完这最后一面之后便去轮回了。”

  大叔点了点头:“好的,让我把所有的话都说了吧。”

  我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润唇膏涂在了大叔的双眼上,三分钟之后大叔就见到了大妈。大叔看见大妈便冲了过去想要将大妈搂在怀里,可是大叔却从大妈的身体中穿了过去。毕竟是两个不同空间的生命体,大叔这一下落空也在我意料之中。毕竟大叔不是我具有能够穿梭阴阳二界也就是第三空间和第四空间的体质。

  见到他们二人相见我便退出了屋子并且关上了门,我靠在外面的墙上拿出了一支万宝路抽起来。万宝路的意思是男人不忘女人的爱。这就话说的很对,李大叔和大妈虽然人鬼殊途却还爱着,但是我和唐昕都活着却不爱了。我忘不掉唐昕,但是我不知道她是否也忘记了我。

  我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大叔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大叔红了眼眶,我拿出我最爱的烟给了大叔一支。大叔接过烟看着这完全不熟悉的牌子,我告诉他:“万宝路,当然他还有另一个名字。男人不忘女人的爱。”

  我说完大叔就哭了起来,哭了很久眼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灭了。大叔对我说:“谢谢你小伙子,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情大叔能帮的上忙的一定帮你。”说完大叔拿出了名片塞给了我。

  “成人之美为君子所好。大叔不用客气。”

  大叔说了一声再见之后就走远了,可谁知到我以后的生活里这个大叔却帮了我很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