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夜里我哭了,我在自己的屋子里抱头痛哭。因为我太冲动了,以为我为了逞一时之快,耽误了自己以后的前程。

  我妈妈和爸爸听见了我哭泣的声音就进到了我的屋子里看着我我爸安慰我:“儿子,没事别哭,大不了爸爸把这房子卖掉让你去外地上学。这破地方我还不愿意呆了呢。”

  我妈附和我爸:“儿子,我和你爸都商量好了,只要你同意,我和你爸明天就把房子卖了。咱们去外地上学。”

  我看着为了操劳的爸爸和妈妈:“爸、妈、我不上学了,我去哈市工作吧。咱们家里就算把房子卖了把所有欠的钱都还了咱们还能剩下几个钱了。”

  我妈叹了叹气:“你真这么决定的么?”

  我点点头:“恩。”

  我爸又劝我:“儿子这条路不好走,你爸我是过来人。要慎重知道么。”

  “爸妈,我知道了。我已经考虑好了,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那么我跪着也会走下去。”

  我爸对我说:“那行,儿子。我和你妈同意你的选择。以后的人生都要靠你自己走下去了。”

  我很笃定:“相信我。”

  我爸妈同意让我出去工作,我一定要混出个样子来。我朝爸爸妈妈要了200块钱,拿好一些换洗的衣服就到了我和唐昕最钟爱的那家咖啡厅。

  我看着眼前的唐昕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唐昕听见了我的遭遇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表情:“你走了,那我呢?”

  “等我把,我要混出个样子来,不能给父母添麻烦了。我也不小了,应该长大了。”

  “行,我等你。别忘了给我打电话。”

  “恩,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

  下午我就到了哈市,我在南岗随便找了个供食宿的饭店当了个服务生。每个月工资也就800多,在阿城的话这些钱足够我活了,但是我在哈市,这800多块钱真心的不够。哈尔滨什么物价都贵,吃个早餐就得10多块钱,再买点生活必需品每个月也不剩下什么。

  先前在哈市打工的日子真是苦,每天除了工作之外剩余的时间便是睡觉了。我在哈市省吃俭用攒下的几百块钱都从银行汇到家里,补贴下家用。我和父母也打过电话,我知道我爸爸的胳膊还没有恢复好所以还不能去工作,我妈妈的单位破产了所以我妈妈也快下岗了我知道我家里面临着生活的困难,所以我认可让自己受苦也不愿意看见父母受罪。

  当服务生的这些时间我和唐昕也打过电话,唐昕也来了两次看看我。生活还算平静,我基本上每天晚上下班就会给唐昕打电话联络一下感情。为了老板不给我扣钱我也不能够请假,所以我和唐昕有将近两个月没联系了。

  今天我晚上给唐昕打电话她没接,或许她是有事吧我也就没再打。第二天我给她打电话她还是没接,但是我却在扣扣里面看见她在线,她发了条说说‘或许现在才是幸福’。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就又给她打电话,但是她还是没接。我连续打了好几个,最后她接了电话却没有开口说话。

  电话沉默了好几秒我终于沉不住气说话了:“这些天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说吧说实话,别瞒着我了。”

  “我喜欢上别人了。”

  “我知道。”

  “他挺成熟挺踏实的,家里父母也都是有正式工作的。”

  “祝你幸福哈。”

  “谢谢了。”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我躺在床上什么也不说。我就知道有这一天,从我决定不上学开始我就知道我们肯定会分手。我让她失望了我给不了她以后了,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不配和她在一起。因为我是真的爱她哪怕她真的离我而去我也很开心,这样能够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择优而选。她没有做错,错的是我,我不够好我配不上她。唐昕她离开我我也能够释怀。

  这一夜睡的很沉,梦中我感觉到我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我,甚至有人把手放在了我鼻子上试探我鼻息。我睁开眼睛就看见三张大脸。分别是我爸比、我妈咪和李雪这逼。放我鼻子上试探我鼻息的就是李雪。我大叫一声‘啊’吓得我爸我妈虎躯一震。李雪听见我鬼叫直接一个大嘴巴子就扇了上来,打我的娇躯一震。没想到李雪反映这么过激吓得我直接蹦了起来,我害怕李雪看我不起来再打我一个大嘴巴子那可就不值了。

  我看着李雪:“亲爱的,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了么?”

  我隐约能看见李雪一脸黑线:“爱你妹啊,赶紧起床收拾收拾回哈市上班去了。”

  我抱着被子:“啊,对对对对对,差点忘了。我现在就去卫生间。”

  我妈看着我:“赶紧的,非得让人催你。”

  |…酷匠网唯O“一正版,z其p他*k都}是☆g盗版U

  我爸看着我妈:“行了孩子这不去了么。还催啥催。”

  我妈回手拍了我爸肩膀子一下:“你也别在这墨迹,赶紧洗头洗脸去。”

  “不行,不行,现在不方便啊。”

  “有啥不方便的赶紧去。”

  “儿子不是在里面呢么。”

  我妈一拍脑袋:“对哈我忘了,我这记忆力最近是越来越不行了。那我把儿子的被子叠起来。”

  “没事阿姨,我弄完了。”

  我妈一看地上已经干干净净得了倒是更爱这个贤惠的假儿媳妇了:“好孩子,阿姨给你做饭去。等小犊子出来咱们就吃饭哈。”’

  “好的阿姨。”

  此时我正在卫生间里进行生理活动……我在上大号。

  出来的时候发现妈妈已经做好了一桌子饭菜,有大米粥、油条、豆浆、咸菜、还有我最爱的窝窝头。

  我直接走到桌子面前拿起了俩窝窝头左啃一下右啃一下的好幸福的。

  我妈瞪着我:“客人还没吃呢,你觉得你吃合适么?”

  “李雪都是自家人了还在乎个毛礼节啊。”

  我妈恍然大悟:“对对对,你看我这记性,李雪是我未来的儿媳妇那是客人呢。”

  我爸坐在桌子面前拿起一根油条在那撕咬着:“老婆子,今天你买这个油条不对啊。今日不同往日啊,比以前劲道多了。”

  我看着老爷子的那个像就问他:“老爷子,你吃的是油条还是皮条啊?”

  我爸我妈双双无语。李雪看见吃的根本就像吸毒的人看见毒品像个小姐一样在对她说你上我呀,你上我呀。之后李雪就像吃了五百斤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我爸看着李雪:“孩子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李雪嘴里塞满了大米粥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只发出了呜呜呜呜呜呜的声音。我翻译给我爸听:“李雪说,你们不用管她吃自己的就行。”

  我妈也看着李雪:“没想到这么文静个姑娘这么能吃而且吃相还这样……暴力。”

  我非常淡然:“我都习惯了你还没看见她单人搬…啊呀。”李雪从下面踢我一脚。

  我爸我妈问我:“你之后想说啥?”

  “我说你们还没看见她工作时候的认真的摸样呢。更暴力。”

  我爸我妈也理解了,我妈还给李雪加了块辣白菜:“看来这个孩子上班时候挺辛苦啊,来吃块辣白菜吧。”

  李雪继续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我爸我妈和我齐齐无语。

  很快我们就吃完饭,李雪拉着我下楼准备坐车回到哈市去工作,一路上平安无事但是我一回到陵园的时候就看见了很多东西。

  我到了陵园就看见今天的人特别多,但是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面色煞白,而且走路轻浮。我断定他们不是人,他们是鬼。说实话我看见他们很是害怕,看他们一个个那个吓人的模样我腿都有点得瑟。他们看见我进了大厅之后便都齐刷刷的盯着我看,吓得我大叫妈呀一声便向员工更衣室跑去。那些个鬼鬼们都跟着我向员工更衣室飘去,我打开门冲进去之后直接打开我的柜子,拿出我的工作服。伸进兜里掏出润唇膏,可是润唇膏哪去了?

  我又翻了翻另一个口袋里也没有,里面口袋也没有。我顿时感觉到自己要完蛋了,我感觉到我再也不能在公交车上用眼光调戏美眉了,再也不能和前台小悦说荤段子了。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那支‘伦敦欧莱雅’是掉在地上了,我拿起来打开直接涂在太阳穴上。这时候惊奇的事情突然发生了,那帮鬼鬼们就突然失去了目标都不跟着我了,开始起去搜寻我的影子了。这糟老头子果然没骗我哈,哈哈。我突然又感觉不对,我感觉到我的太阳穴冒出丝丝凉气。难道说这是副作用?我拿起润唇膏向鼻子附近一放,我一问就开始大骂糟老头子。谁家润唇膏是用清凉油做的……

  我不敢向眼睛上抹去,毕竟清凉油放在眼睛上可不是闹笑话的。万一发生什么生命危险怎么办。不过看着这帮鬼来回的游荡倒是挺有意思哈,给我死气沉沉的大厅又增添了几分死气。

  这时候我突然看见上次买墓地的那个中年男人了,后面跟着一个特别吓人的白衣女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