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我还在那家我们经常去的咖啡厅里。我刚进去就看见那个服务生和我说话:“嘿,兄弟,今天又和小女朋友约会啊,你们两个人真够怀旧的。应该是每次都在这里吧。”

  “的确每次都在这里,我女朋友喜欢你们咖啡厅的环境。我只好顺着他了,你也知道爱媳妇是我们东北爷们的一贯传统美德么。”

  “哈哈,兄弟。你们真够甜蜜的,我和我女朋友就很比不了,她就掉钱眼里了。每天就知道上班工作,从来不知道体贴体贴我。”

  我哈哈一笑:“兄弟,这就是命啊,况且这样的女朋友适合结婚。至少她会过日子啊。”

  服务生很同意我的观点:“小兄弟你说的对哈。看来我还是找对人了。”说完还点点头。

  老板一看这个服务生在和我闲聊就对服务生说:“干嘛呢干嘛呢,工作时间不可以闲聊。去,招呼客人去。”

  我对老板说:“老板,我在点东西,这应该不算闲聊吧。”

  老板一看是这样的便道歉到:“那对不起了,您也是我们这里的常客,今天给你打个8折吧。”

  我一看老板挺会做生意的就顺着他说给了他个台阶下:“那我就多谢了。”

  “请便吧。”老板又对服务生说:“好好招呼客人,我先回办公室了。”

  服务生点头哈腰讨好地说:“你放心吧老板。保证办的妥妥的。”

  服务生看老板走了就很感激我:“谢谢你哈,要是老板知道我在和你闲聊肯定得说我一顿。”

  我没想到这件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还给这个服务生兄弟解了围就简单的对他说:“多大的事么。对了和往常一样两杯拿铁什么都不加,再随便上一些小点心什么的就行了。”

  服务生看着我:“好嘞兄弟,马上就来哈。”

  我感觉这小子上辈子可能就是店小二,这货简直就是店小二附身啊。不过这兄弟速度倒是很快,几分钟我点的东西就都上来了。临走前还不忘和我说再来呢。我想想也是,这帮服务生在人手底下干活本来就得受气,不管发生了什么情是他对他错老板都得说他。毕竟只要这个老板聪明都不可能去说客人的不是去。顾客是上帝么。

  唐昕来的也不慢,点的东西上来之后几分钟也就到了。她今天穿的也很休闲,一身运动装。

  看见我就坐在我的对面,喝了口咖啡。对我说:“来晚了,有点堵车。”

  “没事,不算晚,是我来的太早了。”

  唐昕提议:“咱们吃完东西去运动吧,很久没运动了身体好不舒服。”

  我思考她这个提议,其实还不错。我便一口答应:“好的,喝完咖啡就走。”

  也不知道唐昕是不是太饿了,很快就把我们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消灭了。我头一次看见她把咖啡喝的那么快,她就不嫌苦么?

  事实是唐昕真的感觉到苦了。我只好向那个店小二兄弟又要了杯果汁。唐昕和下果汁之后就感觉到没有那么苦了拉着我就出去让我陪她慢跑。但是万万没想到阿,唐昕那瘦弱的身体竟然这么能运动。或许她这么瘦弱就是因为运动的事。

  我们在快乐的慢跑,跑的正是兴奋的时候就看见齐彬那个小子和一帮乡村非主流脑残杀马特打扮的2B们。我当时就惊住了,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打扮的人。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齐彬看见我和唐昕在一起便更眼红了。因为唐昕比齐彬的女伴漂亮多了,这就是容嬷嬷和紫薇的差距啊。当然了不是芒果台那个海绵宝宝演的了,是我的女神林鑫如扮演的。

  齐彬和他的乡下朋友们把我和唐昕围住,其中一个头发烫的和泰迪的小伙子伸手要摸唐昕的脸,还没有摸到唐昕直接抓住那个泰迪的手拧了一圈。泰迪因为吃痛大叫一声:“额地个亲娘嘞。”

  我没想到这个泰迪还是个陕西人,哈哈有意思。齐彬一看自己的手下泰迪出师不利直接被我的大宝贝唐昕K.O.一看面子挂不住了直接一句:“兄弟们,干他。”说完便领着一帮泰迪、金毛、松狮、京巴、来围攻我来了。我一看情况不好,拉着唐昕就开始跑。

  虽然说这帮乡村哥哥们长得像泰迪、金毛、松狮和京巴。但是他们的身法并不能和狗狗们比。连我和唐昕都跑不过还出来装黑社会呢。这帮货在后面喊:“前面那个小子,来来来你给我站住,你别跑你别动。”

  这帮货可真有意思还不让我懂,谁不知道一动不动是王八。我对着后面喊:“王八们你们就在后面跑吧哈哈哈,看你们打扮的跟狗似的,怎么还追不上我呢。”

  “你给我站那,快点的。”

  唐昕问我:“这都是什么人啊,怎么追着你跑啊。”

  “哈哈哈,没事,考试时候有人找我茬我就打了他两下。”

  “哦好吧,不过那个女的长得真丑~~~打扮的也太那什么了。”

  我看着唐昕:“是呗,哪有我的大宝贝你好看?”

  唐昕那眼睛斜楞了下我:“行了,别抬举我了,想想怎么解决吧。”

  “没事我给韩浩亮和张鹏打电话,不知道这俩小子在没在一起。”

  我拿出电话拨给了韩浩亮,电话接通:“亮子,你和帐篷在一起呢没?”

  韩浩亮:“在一起呢强强,怎么了?”

  “没事,考试那天揍了个小子,今天和唐昕出去运动的时候碰上了。那小子召集了一帮狗狗来追我来了。”

  韩浩亮大笑:“哈哈哈哈,把他们领黑八帝国台球室这吧。我和帐篷都在这呢。”

  “妥了,等我把。”

  “哈哈哈哈哈哈,帐篷问你你那块追你的有没有哈士奇。”

  我回头看看:“我看齐彬那小子就挺像哈士奇的,领个女的跟京巴似的。”

  韩浩亮:“齐彬啊,没事。带来吧,那小子我认识。是跟哈士奇的似的,都那么2B。”

  “你认识啊?”

  “认识认识,能不认识么。”

  “行了那就好办了。马上到。”

  这时候张鹏接过了电话:“告诉你别老叫我帐篷,再叫一会就跟他们一起揍你。”

  “别啊,唐昕也在这呢,给点面子。”

  “那行,给你面子,快点来吧。”

  “等着。”

  唐昕听见我总提起帐篷她就问我:“帐篷是谁?”

  “我一个兄弟,和韩浩亮一样从小长到大的。”

  “哦,那好吧。”

  “去黑八帝国,到那就没事了。”

  “本来也没啥事,连咱俩都跑不过,咱俩慢点吧。要不他们该看不见我们了。”

  “好吧,那我们就慢点。”

  我和唐昕故意慢慢的跑可是那几个货还是没追上来。这是什么素质还玩黑社会追杀呢。最后我们到了黑八帝国都把韩浩亮和张鹏找出来了说了好几分钟话那几个货才姗姗来迟。

  齐彬看见韩浩亮和我站一起顿时就愣住了:“亮、亮、亮哥。您怎么在这呢?这小子是你兄弟啊?”

  张鹏看见齐彬在和韩浩亮说话忽视了他上去就一脚:“没看见我是吧,就亮子是你哥哈?还有。”张鹏一指我:“这个叫强哥,有点大小知道不?”

  齐彬敢怒不敢言:“是是是,鹏哥。我错了,我不知道强哥和你还有亮哥都认识。”

  我上前去直接照着齐彬的脸就是一下子:“滚吧。”

  齐彬连连点头:“是是是,强哥、亮哥、鹏哥、我走了。”虽然齐彬这么说但是他不久之后就给我添了不小的麻烦。

  我和亮子、帐篷都没扯齐彬自顾自得说这话。齐彬打量了唐昕之后拍了拍我肩膀:“强强,自从看见你女朋友之后你这个朋友我便交定了。”

  我直接给帐篷一拳:“你给我闭嘴懂不?”

  亮子也给了帐篷一拳:“好好跟强哥和嫂子说话懂不懂?”

  帐篷一看亮子也跟他得瑟他也不管了在大街上就和亮子闹了起来。

  就这样每天和唐昕出去慢跑之后找韩浩亮和张鹏,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就到了取分数的时候了。

  我的分数是是零分,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就问老师,老师告诉我说我在考试的时候作弊了。可是我分明没作弊啊,这是为什么啊。

  我仔细的回想了考试的时候的一切,突然我想到了,原来是那个流动监考老师,他进屋子里看见我和齐彬身上都有打架的痕迹。而且齐彬的父母又都在教育局工作,那么那个流动监考老师不可能不认识齐彬。流动监考老师走了之后我们班级的监考老师就开始在本子上记些什么,而且从对我们的考试作不作弊漠不关心到严查厉处。很有可能是流动监考老师和监考老师说了什么,毕竟齐彬的父母都在教育局工作,要是帮助齐彬报复我这个小忙很有可能以后的事业路上会少掉很多障碍。

  我告诉我的父母是怎么回事,我爸妈也很生气。我妈一直在埋怨我,说我为什么在外面惹事耽误了以后。我爸抽着烟告诉我妈:“孩子做的也没什么不对,毕竟人家欺负到头上来了。”

  我妈还在那里哭,我爸又说:“哭哭啼啼的有个屁用,不如想着怎么解决问题。”

  我爸拖了很多关系想让我补考,但是那些人都说上级有命令这届学生不给补考,作弊的话直接取消考试成绩并且禁止以后补考。我感觉到不对,齐彬的父母不可能只是个职员。

  我给韩浩亮打电话问他齐彬父母到底是干什么的:“喂,亮子,我问你齐彬的父母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爸妈阿,好像他爸是咱们教育局的副局长吧,他妈妈貌似主管学生档案这一块吧。”

  tR酷=匠网《J首r%发H》

  我当时电话就掉了下去,电话那面传来韩浩亮的声音:“喂、喂、喂、强子你说话啊,怎么了。”

  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对我的父母交代,我更不知道怎么和唐昕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