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白天去上学,晚上回来只剩下我一个人,的确有点无聊。我妈在医院照顾我爸,我周日的时候也去医院看看我爸。我妈也回来过几次,洗洗衣服,再拿走几件换洗衣服。我履行着我的承诺没和唐昕联系,每天最主要的事就是复习。

  那天周日在医院陪着我妈和我爸。我偶然听见,我爸出租车的那个司机开的出租车是个套牌车,没有保险。那个越野车司机无证驾驶也没有保险,我爸单位倒是有医疗保险,但是只能报销百分之三十,剩下的还得是自己付钱。

  没办法,我家只是个普普考试

  这几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白天去上学,晚上回来只剩下我一个人,的确有点无聊。我妈在医院照顾我爸,我周日的时候也去医院看看我爸。我妈也回来过几次,洗洗衣服,再拿走几件换洗衣服。我履行着我的承诺没和唐昕联系,每天最主要的事就是复习。

  那天周日在医院陪着我妈和我爸。我偶然听见,我爸出租车的那个司机开的出租车是个套牌车,没有保险。那个越野车司机无证驾驶也没有保险,我爸单位倒是有医疗保险,但是只能报销百分之三十,剩下的还得是自己付钱。

  没办法,我家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没有什么实力,也托不上关系。只能认了。但是好在我父母都很看得开,都认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今天就要中考了,我被分在八中考场,离我家倒是很近,我决定走着去。我起床洗头洗脸吃饭刷牙蹲会马桶穿上衣服就下楼,可是刚到一楼就发现自己没带考试用的东西,我之好又爬上七楼,拿好东西别的也不管了就向楼下跑。又要到一楼的时候才想起来门没锁,我就又爬上去把门锁上,累得我有如死狗一般。

  在路上我路过一个公交车站,有个抠脚大汉靠在公交站牌上抠脚。同时有很多人在向公交车上挤,一个南方人说在那快喊:“诶呀,侬们东北人怎么都这样的啦,阿拉那面上公交车都要排队的。东北人真没素质,怎么可以这样啦。”

  抠脚大汉看着南方人:“东北人咋的,东北人咋的,东北人牛B呗。”

  南方人瞪着抠脚大汉:“东北人就是没素质,没教养。”

  抠脚大汉走到南方人面前拿起刚才抠的脚穿的那双鞋直接就要打。南方人看到这样战战兢兢的说:“大哥,咱俩骂得好好好动啥手啊。”

  抠脚大汉满脸的鄙夷:“别跟我在这墨迹,再骂我们东北人我就削你。”

  南方人求饶:“大哥我错了,你们东北人都牛B。”

  “跟你墨迹半天车都要走了,不扯你了。”抠脚大汉上了公交车就留下南方人一个人站在原地。

  南方人看见我在看着他他就问我:“看什么,没素质。”

  我作势也要脱下鞋削他去,南方人看见我也要揍他就直接跑了,跑的时候嘴里还不消停:“东北人都牛B我惹不起。”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看了看表才发现时间要到了,只好退出我凌乱的状态,向着学校的方向狂奔。

  我还记得中考前的狂奔,那是我即将逝去的青春。

  我到了考场坐在座位上大喘气,人都来了,我是最后一个,不过还好老师没来,我不算迟到。这时候一个小子在我旁边经过踩了一下我的脚,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他蔑视的看着我:“你瞅啥。”

  我怒视着他:“我就瞅你了,能咋的。”

  我俩一言不合,他直接抬起手一个直拳打过来。我能让着他么,右手直接抓住他的拳头,左手一个大嘴巴子抽上去。随后左手反手再来一个大嘴巴子。左手顺势抓住他的领子,向右使劲一退,我直接站起来把他按在地上,拳头向他那张已经肿的发紫的脸上打去。最后还是我后桌的一个胖子把我俩拉开了。

  胖子拉起我的时候在我耳边说:“兄弟,自求多福吧。这小子肯定得给你使阴招。”

  我看着胖子:“没事,兄弟,谢谢提醒。”

  胖子也不和我废话,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就等着开始考试。

  很快监考老师就来了,看着我和那个小子身上都有点脏,也看见了那个小子脸上都肿了,但是也没说别的,该干嘛干嘛。其实我就喜欢这样的老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这又不是你的班级,管不着这些有的没的。

  卷子也发下来了,题有点难,至少我要是答这张卷子的话脑细胞得死光光。很快第一节考试就过去了,在考试的时候我抓耳挠腮的答题。监考老师也不管我,只是安静地喝着茶,流动监考老师看见我们这个老师什么也不干,就进来和监看老师说了几句话。临走的时候看见那个小子和我身上都有点脏,而且看见那个小子脸都肿了流动监考老师就又对监考老师说了挺多。

  流动监考老师走后就剩下这个老师了,他突然开始各种严查。也不懒洋洋的喝茶了,开始各处看,时不时的在本子上写点字。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反正是爱写什么写什么。

  考英语,第三节考物理,之后就放学,明天下午考试。为了答这些卷子我也是绞尽脑汁我个人感觉答的应该不错,至少能及格。放学了我也没看见胖子和那个小子,剩下的时间还多,我去医院看看我爸爸去吧。

  到了医院我爸和我妈没看见,倒是看见小媛在收拾我爸的床。

  我走到她的后面拿着笔顶着她的后腰:“打劫。”

  “劫什么?劫财还是劫色?”

  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当然是劫财呢,你有色么?”

  小媛背对着我直接给我个肘击。不偏不倚正好打我胃上了,我捂住胃向后退了两步看着已经转过来的小媛:“你个泼妇。”

  小媛晃晃了手臂:“怎么还想再来一下?”

  我赶紧摇了摇头:“这辈子都不想来了,我爸妈呢?”

  “楼下花园溜达呢,去看看吧。”

  “好吧好吧,那我下去了哈,回见美丽的小媛姐姐。”

  我这一句美丽的小媛姐姐把小媛说的是心花怒放:“嘿嘿嘿,去吧去吧。”

  我往花园走去,还没到地方就看见我妈搀着我爸。我妈看见我很是惊奇:“儿子你怎么来了呢?考完试了么?”

  “还可以吧,都会。”

  我爸问我:“儿子明天更要努力哈。”

  我摸摸了头:“我会尽力的。”

  我看着我爸我妈可怜楚楚的说:“爸、妈、我饿了、咱们吃饭去吧。”

  我爸用那只好手拉着我之后又看着我妈说:“走吧,孩子他妈,怎门带着孩子吃顿好的去。”

  我妈温柔地看着我和我爸:“去吧去吧,你这几天也没吃什么好的,咱们去迎宾楼搓一顿去。”

  我当时就喊出来了:“老妈万岁哈。下馆子找乐子去了。”

  我爸和我妈看着我兴奋的样子,他们都很开心。但是我就是想不明白,我爸我妈怎么就一点都愁呢。

  我也不管了,反正到了饭店我就管着吃就行了。饭桌上我们三口人吃得很融洽,也很开心。我爸本来想喝酒,但是我妈和我都没让他喝,现在正是骨头愈合的时候。万一喝完酒之后我爸胳膊变畸形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我妈看着我和我爸:“老公,儿子,咱们都吃完了吧?”

  我和我老爸都用手直接擦了擦嘴异口同声地说:“吃完了。”

  我还打个饱嗝:“隔~~~~今天吃的真爽。妈咱们买单吧。”

  我妈一招说:“服务员买单。”

  服务员听见要买单不到20秒就飞了过来,服务员拿出账单:“您好,你总共消费了218元。”

  我妈仔细看了看账单:“不对啊,我们没点这个酒阿。”

  服务员指着地上一瓶白酒说:“对不起女士,这个在你们这里我只能算在你们的账上。”

  我妈那火爆脾气当时就急了:“怎么回事阿你们,这个我们根本就没点,你还非得算在我的账上,你们挺理直气壮呗。”

  虽然服务员一直在那里说对不起可是我从她的眼神当中根本没看出对不起来:“对不起女士,这瓶酒我不能给你退,因为它外包装的盒子已经坏掉了。”

  我一看那瓶酒果真外包装已经被撕开了,我拿出里面的刮奖卡一挂就看见四个大字。我对服务员说:“这‘谢谢品尝’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不要钱了白让我们喝阿?”

  服务员也没想到我能够这么理解‘谢谢品尝’这四个字磕磕巴巴的告诉我:“这个、这个、这个就是没中的意思。”

  我故作叹气状:“诶呀,这要是‘再来一瓶’我不就能够把赠的那瓶退了么,正好不用花钱。你说我说的对么?”我问向服务员。

  服务员看见我这么说便告诉我:“的确可以这样,你可以吧中的那瓶退了,我们会把钱分文不少的退还给你。”

  我一看服务员都这么说了便把中奖卡扔过去了。上面赫然四个大字‘再来一瓶’。服务员也楞了,只好回到吧台把这瓶酒的钱退给我妈了。我感觉逗这个服务员特别有意思,我拿起地上的那瓶白酒感叹道:“不仅一分钱没花白得到了一瓶白酒,还逗了个傻子玩半天。今天是我的幸运日阿。”

  吃晚饭我妈缠着我爸会医院,我自己回家。到家我就一屁股坐在曾经卡过我脑袋的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得正是香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口渴,看身边有个瓶子我拿起来就喝,喝了好几口下去感觉不对劲啊。我从哪里拿的瓶子啊,我睁大眼睛一看,原来是今天的战利品。我扔下直接冲到卫生间对着马桶一顿吐,突然间我感觉到味道不对,定下神来一看,原来是早上没冲厕所。我顿时就无奈了,这到底是我的幸运日还是倒霉日啊。

  我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还好今天是下午考试,要不阿我就得迟到了。我起床洗脸洗头吃早饭刷牙上厕所,正当我穿好衣服准备拿着考试用品走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考试用的东西丢了。我也不管是丢哪了赶紧去买吧,要不时间就不够了。

  我跑到八中附近的文教用品商店,买了一堆需要用的东西,之后向考场跑去。还好在响铃的最后一秒赶上了。

  通通的老百姓,没有什么实力,也托不上关系。只能认了。但是好在我父母都很看得开,都认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今天就要中考了,我被分在八中考场,离我家倒是很近,我决定走着去。我起床洗头洗脸吃饭刷牙蹲会马桶穿上衣服就下楼,可是刚到一楼就发现自己没带考试用的东西,我之好又爬上七楼,拿好东西别的也不管了就向楼下跑。又要到一楼的时候才想起来门没锁,我就又爬上去把门锁上,累得我有如死狗一般。

  在路上我路过一个公交车站,有个抠脚大汉靠在公交站牌上抠脚。同时有很多人在向公交车上挤,一个南方人说在那快喊:“诶呀,侬们东北人怎么都这样的啦,阿拉那面上公交车都要排队的。东北人真没素质,怎么可以这样啦。”

  抠脚大汉看着南方人:“东北人咋的,东北人咋的,东北人牛B呗。”

  南方人瞪着抠脚大汉:“东北人就是没素质,没教养。”

  抠脚大汉走到南方人面前拿起刚才抠的脚穿的那双鞋直接就要打。南方人看到这样战战兢兢的说:“大哥,咱俩骂得好好好动啥手啊。”

  抠脚大汉满脸的鄙夷:“别跟我在这墨迹,再骂我们东北人我就削你。”

  南方人求饶:“大哥我错了,你们东北人都牛B。”

  “跟你墨迹半天车都要走了,不扯你了。”抠脚大汉上了公交车就留下南方人一个人站在原地。

  南方人看见我在看着他他就问我:“看什么,没素质。”

  我作势也要脱下鞋削他去,南方人看见我也要揍他就直接跑了,跑的时候嘴里还不消停:“东北人都牛B我惹不起。”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看了看表才发现时间要到了,只好退出我凌乱的状态,向着学校的方向狂奔。

  我还记得中考前的狂奔,那是我即将逝去的青春。

  我到了考场坐在座位上大喘气,人都来了,我是最后一个,不过还好老师没来,我不算迟到。这时候一个小子在我旁边经过踩了一下我的脚,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他蔑视的看着我:“你瞅啥。”

  我怒视着他:“我就瞅你了,能咋的。”

  我俩一言不合,他直接抬起手一个直拳打过来。我能让着他么,右手直接抓住他的拳头,左手一个大嘴巴子抽上去。随后左手反手再来一个大嘴巴子。左手顺势抓住他的领子,向右使劲一退,我直接站起来把他按在地上,拳头向他那张已经肿的发紫的脸上打去。最后还是我后桌的一个胖子把我俩拉开了。

  胖子拉起我的时候在我耳边说:“兄弟,自求多福吧。这小子肯定得给你使阴招。”

  我看着胖子:“没事,兄弟,谢谢提醒。”

  胖子也不和我废话,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就等着开始考试。

  很快监考老师就来了,看着我和那个小子身上都有点脏,也看见了那个小子脸上都肿了,但是也没说别的,该干嘛干嘛。其实我就喜欢这样的老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这又不是你的班级,管不着这些有的没的。

  卷子也发下来了,题有点难,至少我要是答这张卷子的话脑细胞得死光光。很快第一节考试就过去了,在考试的时候我抓耳挠腮的答题。监考老师也不管我,只是安静地喝着茶,流动监考老师看见我们这个老师什么也不干,就进来和监看老师说了几句话。临走的时候看见那个小子和我身上都有点脏,而且看见那个小子脸都肿了流动监考老师就又对监考老师说了挺多。

  流动监考老师走后就剩下这个老师了,他突然开始各种严查。也不懒洋洋的喝茶了,开始各处看,时不时的在本子上写点字。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反正是爱写什么写什么。

  考英语,第三节考物理,之后就放学,明天下午考试。为了答这些卷子我也是绞尽脑汁我个人感觉答的应该不错,至少能及格。放学了我也没看见胖子和那个小子,剩下的时间还多,我去医院看看我爸爸去吧。

  到了医院我爸和我妈没看见,倒是看见小媛在收拾我爸的床。

  我走到她的后面拿着笔顶着她的后腰:“打劫。”

  “劫什么?劫财还是劫色?”

  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当然是劫财呢,你有色么?”

  小媛背对着我直接给我个肘击。不偏不倚正好打我胃上了,我捂住胃向后退了两步看着已经转过来的小媛:“你个泼妇。”

  小媛晃晃了手臂:“怎么还想再来一下?”

  我赶紧摇了摇头:“这辈子都不想来了,我爸妈呢?”

  “楼下花园溜达呢,去看看吧。”

  “好吧好吧,那我下去了哈,回见美丽的小媛姐姐。”

  我这一句美丽的小媛姐姐把小媛说的是心花怒放:“嘿嘿嘿,去吧去吧。”

  我往花园走去,还没到地方就看见我妈搀着我爸。我妈看见我很是惊奇:“儿子你怎么来了呢?考完试了么?”

  “还可以吧,都会。”

  我爸问我:“儿子明天更要努力哈。”

  我摸摸了头:“我会尽力的。”

  我看着我爸我妈可怜楚楚的说:“爸、妈、我饿了、咱们吃饭去吧。”

  我爸用那只好手拉着我之后又看着我妈说:“走吧,孩子他妈,怎门带着孩子吃顿好的去。”

  我妈温柔地看着我和我爸:“去吧去吧,你这几天也没吃什么好的,咱们去迎宾楼搓一顿去。”

  我当时就喊出来了:“老妈万岁哈。下馆子找乐子去了。”

  我爸和我妈看着我兴奋的样子,他们都很开心。但是我就是想不明白,我爸我妈怎么就一点都愁呢。

  我也不管了,反正到了饭店我就管着吃就行了。饭桌上我们三口人吃得很融洽,也很开心。我爸本来想喝酒,但是我妈和我都没让他喝,现在正是骨头愈合的时候。万一喝完酒之后我爸胳膊变畸形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我妈看着我和我爸:“老公,儿子,咱们都吃完了吧?”

  我和我老爸都用手直接擦了擦嘴异口同声地说:“吃完了。”

  我还打个饱嗝:“隔~~~~今天吃的真爽。妈咱们买单吧。”

  我妈一招说:“服务员买单。”

  服务员听见要买单不到20秒就飞了过来,服务员拿出账单:“您好,你总共消费了218元。”

  我妈仔细看了看账单:“不对啊,我们没点这个酒阿。”

  服务员指着地上一瓶白酒说:“对不起女士,这个在你们这里我只能算在你们的账上。”

  &$酷,3匠网8唯=Q一正版Z,`其C他6{都/E是e盗a版}g

  我妈那火爆脾气当时就急了:“怎么回事阿你们,这个我们根本就没点,你还非得算在我的账上,你们挺理直气壮呗。”

  虽然服务员一直在那里说对不起可是我从她的眼神当中根本没看出对不起来:“对不起女士,这瓶酒我不能给你退,因为它外包装的盒子已经坏掉了。”

  我一看那瓶酒果真外包装已经被撕开了,我拿出里面的刮奖卡一挂就看见四个大字。我对服务员说:“这‘谢谢品尝’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不要钱了白让我们喝阿?”

  服务员也没想到我能够这么理解‘谢谢品尝’这四个字磕磕巴巴的告诉我:“这个、这个、这个就是没中的意思。”

  我故作叹气状:“诶呀,这要是‘再来一瓶’我不就能够把赠的那瓶退了么,正好不用花钱。你说我说的对么?”我问向服务员。

  服务员看见我这么说便告诉我:“的确可以这样,你可以吧中的那瓶退了,我们会把钱分文不少的退还给你。”

  我一看服务员都这么说了便把中奖卡扔过去了。上面赫然四个大字‘再来一瓶’。服务员也楞了,只好回到吧台把这瓶酒的钱退给我妈了。我感觉逗这个服务员特别有意思,我拿起地上的那瓶白酒感叹道:“不仅一分钱没花白得到了一瓶白酒,还逗了个傻子玩半天。今天是我的幸运日阿。”

  吃晚饭我妈缠着我爸会医院,我自己回家。到家我就一屁股坐在曾经卡过我脑袋的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得正是香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口渴,看身边有个瓶子我拿起来就喝,喝了好几口下去感觉不对劲啊。我从哪里拿的瓶子啊,我睁大眼睛一看,原来是今天的战利品。我扔下直接冲到卫生间对着马桶一顿吐,突然间我感觉到味道不对,定下神来一看,原来是早上没冲厕所。我顿时就无奈了,这到底是我的幸运日还是倒霉日啊。

  我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还好今天是下午考试,要不阿我就得迟到了。我起床洗脸洗头吃早饭刷牙上厕所,正当我穿好衣服准备拿着考试用品走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考试用的东西丢了。我也不管是丢哪了赶紧去买吧,要不时间就不够了。

  我跑到八中附近的文教用品商店,买了一堆需要用的东西,之后向考场跑去。还好在响铃的最后一秒赶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