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洁的月光下是一条长长的步行街,街道两旁都是欧式巴洛克风格建筑。北方的天气已经有了些许凉意,天空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这条大街上只有两旁昏暗的路灯在亮着,街道的中间有一男一女在紧紧地拥抱着。

  两人身高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他只比她高了一点点而已。她修长的身材,白而光滑的皮肤微红的嘴唇尖尖的下巴可以得知她是一个美女,但是怎么也不能看清她的脸庞。他把嘴唇放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可是她并没有什么回应,只是紧紧地抱着他。

  我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长出了一口气:“啊~~~又做这个梦了,这个妹子到底是谁呢?要是在真实世界存在的话是不是可以搭讪一下约个炮哦不,约个会呢?”我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嘴角流下了口水手不知不觉挪到了双腿之间做起了某些少儿不宜的动作。可以想象我当时只穿着内裤,头发乱的有如鸟巢,胡子也没刮掉,而且还流下了口水,并且配上这个动作是多猥琐。

  我叫赵立强,这个超级吊丝的名字是我父亲给我起的,充分的体现了我自立自强的生存精神但是却超级难听并且让我多次为之羞愧。我是名正值壮年的男性,21岁,家在龙江省哈市阿城区。曾经在阿城陵园任销售经理一职,工作上还算顺心每个月的收入够我自己的花销。我就是一个吊丝每天就是上班回家两点一线,假期的时候也就是在家玩玩游戏,看看需要关闭防火墙看完之后需要杀毒的岛国电影。我没有女朋友,但是有个女汉子性格的女性朋友和一个软妹子性格的男性朋友。

  女性朋友叫李雪,20岁,不折不扣真的汉子。我家搬家时她仅凭一己之力搬起了双开门冰箱……我们所有男性都为之羞愧。她在哈市的一个游戏公司当个客服,每天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喝着咖啡逛淘宝,每天无所事事聊度余生。偶尔来我家帮我收拾收拾屋子,她长得还算可以,身材也过得去但是我对她从来都没有非分之想,因为我怕她搬起冰箱砸死我…….

  男性朋友叫张鹏,21岁,不折不扣的软妹子。我家搬家的他因为被李雪嫌弃他手无缚鸡之力而哭了一下午……我们所有男性都替他羞愧。他老子是包工头所以他不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天天逛街买衣服泡夜店玩一夜情好几点一线。偶尔来我家一厢情愿的陪我玩游戏,但是我却特别不喜欢和他玩游戏,因为我每次赢了他他就哭。你妹的你还敢再娘一点么。

  可是我们三个却是最好的朋友。偶尔在一起聚一下,吃饭的时候各自低头玩这手机这场面毫无违和感。可是我们一沾酒精就好似精神病院逃出来的晚期患者一样疯狂起来了。曾经多次听见饭店服务员骂我们莎比,不过我们的确是……

  生活还算有滋有味,可是前些天发生的一件事却打破了一如既往的平静。

  那天黄昏时夕阳照在我的身上微风轻拂过我的身体我便可以闻到它带来的那春天气的息以及花的清香和泥土的芳香。我站在别人的坟头前闭上双眼陶醉在其中我睁开双眼看见眼前一张大脸吓得我妈呀一声向后蹦出三尺之远。

  随后我便收拾好我这颗吓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对眼前这位陌生的男子说出我们销售的经典语言:“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

  那位陌生男子用那猥琐的眼睛看这我,露出嘴里那琥珀色的牙对我有气无力的说道:“你相信这个世界有一些灵体存在么?”

  我不禁一愣,随后便释然:“先生我知道失去亲人对您是很沉重的打击,需要我带您去休息室么?”

  “我不知道我又没有亲人,但是我知道我不需要去休息室。”

  “哦,先生那您是第几精神病院的我送您回去。”

  “我是第……你丫才是神经病呢。我姓杨你可以叫我杨师傅,我是做阴阳先生的。”

  “我只知道康师傅是做方便面的。”

  “小子,你嘴还挺巧,我看你印堂发黑肤色暗黄嘴唇干裂最近可有血光之灾啊。”

  “我又不来大姨妈怎么会有血光之灾。”

  “小子你不必和我抬杠,不出5日你定会有血光之灾,这是我的名片记得联系我。还有你嘴唇干裂来个润唇膏吧。”说完便把名片和润唇膏塞到了我手中。

  我当时非常无语只是哦了一声,这个糟老头到底是干毛的难道还兼职批发化妆品么。我低头便把名片以及润唇膏随便放到西服的口袋里,当我抬起头一看他竟然消失了。这才几秒钟的时间就消失了,难道他真是什么高人?我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丝丝的凉意,突然我感觉到不对劲猛地一回头便吓得我大喊妈呀一声向后蹦了三尺之多。我的那个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个没完没了。

  “咦,弄啥嘞你嘞,哈我一跳。”原来后面是我们那个河南来的做菜阿姨在拿着个小电风扇对我猛吹。

  我当时便淡定了下来:“阿姨,这才五月多还没那么热呢,这么早吹电风扇不怕得感冒么?”

  “你懂个啥,厨房热死了。寻思粗来凉快凉快就看见看见你这个娃子自己站在那之后就回头哈我一跳。吓死个人了,回去了饭快好了。”说完之后阿姨就扭着那150多斤的身体回去了。

  阿姨只看见我自己那么是说那个糟老头子杨师傅真是什么高人了?这可能性大大的增加了啊。诶先不管这么多了回去吃饭吧,兵来将挡水来我就坐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吃完饭我就坐车回到了我的小屋之中,一看表才8点,我就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可惜我觉得玩游戏没什么意思,就打开了我精藏的岛国电影来学习一下,顺便做做单手运动。看着看着我就感觉到困意袭来就关闭电脑躺下便睡了。这一夜睡得很香,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早上起来还是简单的收拾收拾自己吃完早餐就坐上公交车去上班,在车上还不忘偷窥一下那些衣着暴露的妹子们,我不禁感慨生活还是如此美好啊。

  在公司也没什么顾客我出于无聊只好和前台的小妹妹闲聊。我一屁股坐在她的旁边还往她那边挤挤楷揩油什么的。

  我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诶呦,小妹妹和我出去约个炮不是,约个会去呀?”

  她用手推了推我:“强哥靠边啦,人家还要整理文件呢。”

  h#酷s匠网9首发9

  我笑着看着她:“程程你还工作呢?你有好几次在偷偷看韩剧你以为我不知道?”

  “诶呀,别和别人说,这一天天工作太无聊了我消遣消遣么。还有人家叫小悦啦。”说完还不忘向我抛个媚眼。

  “哈哈哈,小悦你看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走了哈哈哈去阿姨那看看有什么吃的没饿死了。”说完我便走出了前台,之后还不忘再摸一下小悦的屁股。

  “诶呀强哥别老这样么让别人看见多不好啊,真是的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我哈哈了两声便向后厨走去。还黄花大闺女呢,被公司多少人上了同事们都知道。我也就是和她说说闹闹,毕竟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也不好把关系弄僵。要是真让我和她发生些什么我还不干呢,我多么清纯的小伙啊那能把清白这个轻易地给她呢。

  “阿姨阿姨阿姨我想你了都。”我刚进后厨大门便开始大喊。

  “咦喊个啥么,又想吃啥了阿姨给你做。老大不小个人了还跟个孩子似滴。”

  “哈哈哈黄阿姨我这不是在你身边找到了妈妈的感觉么,给我来根黄瓜。”

  “行行行给你,还有你别和小悦走得太近,那个姑娘不干净。”

  “阿姨放心吧您那,我自有分寸,什么人什么样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赶快回去吧一会或许就来人了。”

  我笑哈哈的往回走。其实黄阿姨这个人很不错,热心肠,把我当自己儿子一样。老给我开小灶,总照顾我,有一次我在公司病了还是阿姨给我熬得姜汤煮的粥,让我很感动。想起了妈妈。

  我16岁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在外面也工作5年了见过了形形色色人,办了各种各样的事,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父母都在阿城区住,家里有个小超市,赚的钱不多,加上我给家里的钱足够他们老两口生活了。我工作的公司在成高镇,所以我为了方便就在香坊区租了一间单身公寓住周边配套设施都有,每天坐公交车30分钟就能到公司还算快捷。

  很快就到了晚上,又该回家了,坐上了公交车便等待到家。在公交车靠在朝中站的时候上来了一个年轻的男乘客,司机多看了他两眼那个男乘客就问司机:“你瞅啥?”司机也是个急性子便回了句:“瞅你咋的。”就打起来了。两人打了二十多分钟,严重的耽误了我的时间我便上前拉住乘客:“你别动,你别动,吃亏的是你。”他气喘吁吁的说:“我不动?我不动?一动不动是王八。”算了他俩爱打打吧东北人么,一言不合就打起来的很多,他俩这也就算是个热身的。我只好下车做别的车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