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画?画!”她睁眼便看见了谲那张有一点苍白的脸,“走吧,是该回去赴宴了。画可是重点呢。”

  嗯,云暝会,也就是鸿门宴。

  她起身,戴回面具,王者气概霸气侧漏。

  “走!”

  第一个来到宴会上的居然是鸾承颜和谲,本来吧,他们在樱花林玩了那么久,来到也应该是最后一个,可是现在他们却是第一个到的。据说,其他人在森林里迷路了。

  鸾承颜听见这个结论的时候,嘴角抽了抽,这不是你自家的后花园么?怎么还会迷路?

  “云暝蝶和云暝厝是第一次进森林,不过三长老可不是,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走出来的。”谷主这样说着,脸上的表情有点尴尬。

  “冥日冥月他们我根本就不用担心,只是其他人嘛......”

  谷主冷哼一声:“那么依小姐怎么看?”他还不知道鸾承颜的身份。

  她翻了一个白眼。我干嘛要告诉你。她有点傲娇地想。

  “小姐乃何人?”云暝漫问。她是云谷的第一庶女,却因为不如云暝蝶漂亮而有点郁郁寡欢,“我叫云暝漫,是云谷大小姐。”

  “飘渺阁阁主。”

  在场的人无一不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步步紧逼着他们四大家族地位的飘渺阁阁主?!一个小女孩?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算了,她还是决定亲自去找冥日他们,阁内的人是绝对不会走散的,尤其是她训练出来的人,她比谁都有自信。

  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她开始绘制阵法。接着,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红衣的小姑娘。

  “朱雀,变回真身,去找人。”十分简洁的言语,却让在场的人都震惊!

  “是,主人。”

  神兽临世,威压赫赫!

  朱雀涅槃,浴火重生!

  酷匠F网`首发M

  沐浴在火中的朱雀悠然自得,看着所有因为神兽威压而跪倒的人,眼神中掠过一抹不屑。一名白衣女子立在它的身侧,接受天地的叩拜。

  “朱雀,走!”她带着朱雀,往森林的方向飞去,殊不知她露的这一手,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她真的只有14岁么?她真的不是什么渡过了好几重死劫的长老?

  那可是神兽啊喂!

  神兽有木有!

  消失了几亿年的神兽!

  不带这么玩的!他们的心脏真心受不了!都要心肌梗塞了都!看见鸾承颜驾着朱雀而来,众人都沸腾了!

  “主子!”冥日冥月朝着朱雀上的女孩说道。

  “跟我走。”说完丢下一个指南针,让他们一直往南走、云谷的建筑方位坐南朝东,这让她想到了紫气东来。

  “是,主子!”

  在朱雀以及指南针的带领下,一行人还是用了半个时辰才回到主建筑。这云谷的森林杂乱无章,她看着都觉得眼花,何况是要走?身为云暝家族的人,却连自家的森林都走不出去,她也是醉了。

  宴会上。

  她的座位是最上层的座位,众人看了都觉得羡慕嫉妒恨,但是当事人却没有什么反应,依旧淡定得很。她的旁边是谲。

  “承蒙各位在大陆上的照顾,今年的云暝会,定会不负众望,比往年更加精彩!”云暝家族的家主坐在主位上,神色激动的说,“在南边的‘死亡之沼'森林里,将会有神兽出世!还有神器现世!”

  底下是一片唏嘘感叹声。

  鸾承颜的眼神有些复杂,同时也有些不解。神兽和神器有什么好看的?她天天看都看腻了!不过,不是就只有十大神兽吗?而且还都是她的契约兽!所以现在哪里来的第十一只神兽?偷偷溜出来玩的?她越想越不对劲,绝对等会要找朱雀好好问问。不过后来忙忘了。

  而且不得不承认,主子您真相了。

  之前即墨说的,她的命格是一定要帮助十大神兽和十大神器归位的,她见都没见过,怎么找?

  “今晚大家都那么好的兴致,要不本公主来添一点看头吧!”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是北慕若萦。

  “若萦!不要闹!这里不是自己家!”北慕青辰不悦地阻止自家皇妹。

  北慕若萦不满地瞪了鸾承颜一眼,鸾承颜被瞪得莫名其妙的。

  “不!哥!我就要来一场比试!”

  北慕青辰的脸上有点过意不去:“谷主,舍妹尚小,不懂事,请多多包涵。”

  谷主沉稳地点点头:“无妨。不止北慕三公主要同谁比试?”

  “你!”北慕若萦指着鸾承颜,很刁蛮。

  鸾承颜有点哑然失笑:“我?”

  连冥日冥月都隐隐有了破功的迹象,他们跟着主子那么久,就从来没有见过一样东西是主子不擅长的!

  意思就是,鸾承颜是全能的天才!

  “好啊,比什么?”鸾承颜勾唇不屑。

  “比琴!”北慕若萦笑了,她不仅北慕国第一美女,还是第一琴师!除了之前在森林里听到的琴声,还没有人能赢她的!

  自不量力!鸾承颜淡淡地点头:“那么北慕三公主可要悠着点了。”

  “那么本公主也要跟你比!”是北慕的二公主北慕若曦,“比诗歌!”

  “”本小姐也来!“是云暝漫,”比下棋。“鸾承颜看着这一幕却只是笑了声:还真是热闹呢!

  “不知道在下是否介意与本太子比赛,也比下棋如何?”连北慕青辰都来掺和一下。他对鸾承颜很有兴趣。

  “哇——!”北慕青辰一出马,一众少女顿作爱心眼。

  谲揽住鸾承颜的肩膀,以宣誓他的主权,当然,他和北慕青辰就暗中用眼神斗了起来。

  冥日冥月有点汗颜。他们的主子是有多优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嘛。

  “行啊,”鸾承颜一个都没有拒绝,“那就按顺序来?北慕三公主,请——”

  北慕若萦拿出冰弦琴,是带有浓郁灵气的琴,也算是无价之宝。

  北慕若萦水袖一动,悠扬的琴声便飘了出来。时而如少女的低语,时而如夏夜的蝉鸣,时而又如壮士的豪情。一首曲子,被她演绎得有声有色,仿佛是活了过来一般。

  一曲终了,她有些高傲地看着鸾承颜。这是她苦练了近四年的曲子,现在一鸣惊人,也是值了。

  忽略了众人的议论,鸾承颜一扬眉,手中顿时多了一把琴。

  “神桐琴!”

  “真的是神桐琴?!”

  鸾承颜表示对这样的现象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寒辰北说:

各位亲们,有没有银猜出了谲的身份?嘘~猜出来了也不要点破啊~求点击求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