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而此刻的冥日冥月正在没了命似的赶过来。一道白衣就像一阵风刮过。

  他们深知主子的性子,若是现在去晚了一步!芸血楼的十、大、酷、刑他们是绝对要一个个试个遍的!

  墨玦晨忽然毫无征兆地倒在了床边,鸾承颜见势连忙慌张地起身离开墨玦晨五米开外!这个是个变态啊!她这种小萝莉还是离他远点!

  “师父!”对于刚刚出现的人影,她有些惊讶地叫出声来。

  “画儿......”师父很怜爱摸着她的发梢,“为师来晚了。”

  “师父!”现在她终于觉得认了这个便宜师父还是不错的。

  其实他一直都跟着鸾承颜,只不过碍于身份不能靠近也不能露面。刚刚出手是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没兴趣看一场活春宫,更别说那个人是自己的画。

  画是他的,生生世世都只能是他的!

  “主子!”冥日冥月带着解药非常紧张地闯进来了。不过看见主子没事,他们还是松了一口气。

  “百毒清”解百毒,但是制作的成本比较大,用时比较长,加上要寻找材料,炼制就需要至少一个月、她两个月也才炼出了两颗。

  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她感叹道。要不是今天出了这点事,她才不舍得把“百毒清”出手。

  看见师父盯着自己手里的药瓶,她开口解释:“这个是我炼制的解毒丹药,可以解百毒,但是比较珍贵。我也只有两颗。”

  师父看了看那个丹药,少说也是八品丹药。嗯,他家的小徒儿就是不错。,前途无量哪!

  “师父来找画所为何事?”

  “这个。”师父沉默地将手里银白色烫金面的信封递给了她。

  “邀请函?”她有点疑惑?是自己的师父要成亲了所以给她发邀请函?

  开玩笑!他此生唯一会娶的就只有鸾承颜一人!

  带着猜测展开信封,上面娟秀地写着内容,收件人是“魔尊”。

  “云暝会?”什么鬼?她根本就没有听过好不好?看来自家的师父架子太大,连办个婚礼都要取个文雅的名字。

  “对,本尊要求画要去参加。本尊自然也是会去的。”魔尊看着鸾承颜的侧脸,忽然伸手去捏了捏。

  "......"鸾承颜无语了一会,“我没有邀请函吧?”怎么去?

  “早就寄到了吧!你可以回去看看。”魔尊确实对鸾承颜不是一般的了解,连她是飘渺阁阁主和沐暗葬之主他都明显是知道的。

  “画,本尊先走了。”

  云暝会,那一世他们也去过,今世也不能错过。

  2师父走了以后,鸾承颜也不觉得应该久留了。因为迫害少主的罪名她也担不起。

  “冥日冥月,走。”

  刚拉开门,就有几个婢女齐齐地喊道:“少奶奶!”

  鸾承颜皱皱眉,没理会。今天暂且不找那家伙的麻烦。

  “主子,走正门么?”冥日问。

  冥月白了冥日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白痴么?”。

  冥日暗暗不爽,两人用眼神较劲。

  “对,走正门。”

  “主子?”冥月不可思议。他们可是翻墙进来的。然后也收到了冥日的眼神“看看谁才是白痴?”。

  “恭迎少奶奶!”

  鸾承颜杀人的心都有了,。但她忖度这墨玦晨是什么时候吩咐所有的下人叫她少奶奶的,不会早就料到有这一天?她被算计了?(其实你忘了还有密语传音这种技能)

  “哟,二少奶奶?”

  奶你个娘亲。她压根懒得看那人一眼,那人见她如此高傲,不满地上前:“我是大少主,你敢无视我!?”

  “……”冥日冥月。

  她大大方方地翻了一个白眼,绕过来人:“我不无视都已经无视了,你还想怎样。好狗都不挡道,让开。”

  “冥月,去找沐主,影主,半个时辰后飘渺阁。”

  “是,主子。”

  “还有冥日,去把八大少主叫来。”

  八大少主就是飘渺阁八大分阁的阁主,她的得力助手。

  “是,主子。”

  邀请函。两张邀请函静静的躺在檀木桌上。

  上面写着:沐暗葬之主收飘渺阁阁主收内容根本不用看了,因为昨晚才在师父那里已经看过一遍了。云暝会什么的,她听都没有听过,但估计冥日会知道。

  “主子!”

  八位少主齐齐单膝跪下,朝阁主位置上的鸾承颜恭敬地喊道。她点点头,以示免礼。

  “沐主和影主呢?”她冷冷地问。

  婢女的身影因为主子的质问而一颤:“回主子,沐主影主在更衣。”

  更…衣?开什么玩笑?回来一次就要去更衣,恐怕是刚刚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吧!以至于不想让她知道。但她可是飘渺阁阁主,会看不透这些才怪。啧啧,这临沐几天不见,胆子肥了不少,居然把住意打到她身上来了。

  八个少主见主子一副了然的表情,不由得眉头一抽。沐主这回真的玩大发了,主子什么都知道了。

  “冥日、冥月、冥星、冥辰、冥沐、冥晴、冥雪、冥雨,这邀请函,都收到了吗?”不像是疑问的语气,很肯定。

  “是,主子。”八人异口同声。

  “那云暝会是干什么的?”

  八人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滑下一滴冷汗。却没有人敢吱声。云暝会闻名大陆多年,只有表现、修为非常突出的组织个人才有机会被邀请。若不是两个月前跟了主子,恐怕他们这辈子都连邀请函的影子都见不到。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到了主子这里就变成了不屑一顾的“干什么的”。

  “说。”一个字的命令。却冰冷到让人浑身一颤。这就是主子!

  看正版H章#%节上L酷A{匠网

  “云暝会是造诣极为高深的组织和人物才可以出席的宴会。可以说是群雄争霸的宴会,这种宴会上一般会给参加的人布置一点小任务,像是寻找神器。驯化神兽。打打擂台之类的。不过一般这种擂台是为参加的人设置的,为了找夫婿,或者是纳妾。至于寻找神器和驯化神兽什么的吧,这次云暝会绝对是冲着这个来的,看来又有什么神器神兽出世了。”

  “哦。”面对这些,女子只是表示兴趣缺缺。若不是魔尊要她去,她还真的半毛钱兴趣都提不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寒辰北说:

  早安安~亲耐的亲们,多点击多给书评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