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不得不说你们的主子我都还淡定着呢,你们凌乱个什么劲?

  ”主子!“冥日冥月现在一心只是牵挂着主子的安危。

  ”放手吧,“鸾承颜勾唇轻笑,唇瓣就要贴到了来人的脸上,保持着这样的一种暧昧的气氛和姿势,”我的护卫,哪一个你都是打不过的。“”小妖精!“来人将她搂得更紧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诱惑人?诱惑到让人有想要吃了你的冲动?“”呵呵!“鸾承颜却只是冷笑。

  冥日冥月看着自家的主子,只感觉到自己的眉头猛抽。

  这家伙是不了解主子的脾气么?主子往往是怒极反笑啊,越是冷静就代表她越是生气!这家伙的死期啊......不远了......”放手。“语气骤冷。

  ”不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女人,他会舍得放手?再说了,这个女人的身份他也感觉的到真心不简单。

  ”真的?“语气轻佻,”那么我就下药咯。“冥日冥月使劲在......憋......笑......”下吧,死在你手里也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靠!真的是见过无耻的没见过那么无耻的!鸾承颜压了压猛跳的眼皮,嘴角抽搐地从袖子里掏出一支琉璃瓶,里面是一些白色的粉末。她也懒得去看是什么毒,反正她也都会解。折磨够了再给他解毒就好了。

  于是呢,她要么不倒,要么就是整瓶的量撒到了来人的身上。她是百毒不侵之身,这种毒对她还没有用。

  冥日冥月石化了......主子你要不要这么践踏毒药?你炼出一种最少也要一天好吗?!

  来人皱了皱眉:”丫头,你给我下了什么毒?“他怎么觉得身上有点点燥热????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会解毒就行。“鸾承颜闻言扬起了手中的琉璃瓶,借着月光看了看标签。

  这一看可就不得了了,她浑身都僵硬了。而且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的感觉......完了......完了......完了......这是她心中唯一的话。这个毒他才解到一半,还没有解完啊!这个毒又是增强版的,她能有什么办法......都怪她出于好奇去研究了这种药。

  ”丫头?怎么啦?什么毒?“来人挑了挑眉,拿过瓶子也看了看。

  这一看可真的不要紧!一看他就直接石化了!

  琉璃瓶上的字很清秀又不失大气和豪迈。

  只见那个琉璃瓶上标着的标签上赫然地写着——阴、阳、合、欢、散!!!

  2来人玩味地挑了挑眉:”丫头你会解?“不会就只好以身相许咯?

  看出了来人没有说出的一句话,鸾承颜直接就踹了他一脚,却没有料到又被他再一次拽进怀里。

  妈蛋!她下这个毒又不是故意的!这也能怪她?!

  但是估计如果当场的几个人知道了她的想法,不吐血三升才怪!

  不是故意?如果她都不是故意那么世上就不会有无意这种东西了!

  怀中的人儿的柔若无骨,无疑击溃了他心中的最后一抹防线。他本来是不近女色的(鸾:放屁!辰:你好歹文雅一点啊,小心没人要你!帝:谁敢欺负我家画儿?没有人要她我也要她!辰(边跑边说:秀恩爱!死的快!帝、鸾:你说什么?找死是不是?!)但是她却是唯一一个他想要去亲近的女子。让他体味到了女子的温柔可人。(辰:鸾她哪里有温柔可人?!)

  “你要干什么?”墨玦晨还是不能伤的,所以他有点紧张。虽然表情上还是淡然无波的。

  “干什么?你的药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呗。”来人想了想,觉得鸾承颜很好笑,“我会对你负责的,当飘渺阁的手下,不如当我云机门的少奶奶!”

  鸾承颜愣是没说话。但是内心已经将墨玦晨这个王八蛋咒骂了好几万遍了。

  冥日冥月的破功近在咫尺。

  对着飘渺阁阁主说出这句话,他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想要死?有谁不知道飘渺阁阁主杀人无数,手起刀落可是眼睛都不眨的主!

  来人点了鸾承颜的穴位,抱着她消失在夜空中,只有她的声音在风中回荡:“冥日冥月,回阁去把‘百毒清’取来。“要是敢慢了一点她都绝对不会饶了他们!

  “到云机门。”来人接着说。

  也许是听出了自家主子话外之意,冥日冥月齐齐打了一个寒颤,飞快地朝飘渺阁飞去。“是!主子!”

  墨色的轻纱将房间布置得古色古香,而且还很干净。来人每每路过一道纱帘,纱帘便会自动垂下,以遮住一室的梦幻。

  来人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了,鸾承颜的眉头不由得又抽了抽。她算了算,增强版是要发作了。

  卧槽,她今晚的一世清白是不是要毁在这里了?鸾承颜感觉很是悲剧。

  来人将鸾承颜放到床上,才解开了她的穴道。然后转身按住了鸾承颜。

  “鸾儿......”略带一些沙哑的声音,让鸾承颜浑身一个激灵!

  怎么办,她觉得好恶心!她觉得这样的墨玦晨好恶心!

  “墨玦晨!你放开我!”

  “是么?你已经知道了啊。”墨七的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这可是你给我下的药,今晚呢,不把药解了,你就别想离开云机门了。一晚啊......你折腾得起么?”墨玦晨微微眯起眼,他本来不想要这样的,只不过,她似乎不是很听话,还是去查了他的身份呢,那么不乖的人就要受到惩罚哦。

  酷tf匠9%网Zw永久免{费k看C小说V

  “药效?”鸾承颜猛地又一个激灵,加强版的药效确实是八个时辰。等会,她要被......足足八个时辰?!不行,她真的是脑子有病才会留下来。

  “墨玦晨,你最好放开我。”她冷冷地看着身上的墨七,但是又迫于自己是在床上,还是被压着,于是呼吸不畅,以至于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像娇......喘。

  靠!冥日冥月,你们要是再不来她就绝对把他们送到芸血楼里面住上一周!她咬牙切齿地想着。

  “鸾儿......这个可不能怪我咯。”墨玦晨坏坏地笑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寒辰北说:

  咳咳,辰辰卡文可是卡了很多次呢,早安安~多点击多给书评就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