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33 不服?来战!(八)

  1听见别人这么说,鸾承颜的眼神有那么一瞬是冰冷到了极点的。眼底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她冷笑一声:”冥日冥月,我们去后山。“冥日冥月的嘴角一抽。敢情主子这是要玩够了才肯罢休啊!

  ......日薄西山,夕阳火红。照亮了大半边天空。

  帝英学院。中央广场。

  人满为患的观众席上,人群已经开始有一点躁动,连站在格斗场中央的倾嘉钰都有了一点焦急。

  鸾承颜又旷课三天,一直都没有回来。

  ”主子,那五个人一直在找你。“冥日说。意思就是现在在学院内晃是很不安全的。

  ”嗯,什么时辰了?“鸾承颜淡淡地问,”冥月去千筵楼给我先订一桌菜,冥日和我去广场。““酉时了,”(晚上五点到七点)

  和倾嘉钰玩的也差不多了,去陪她玩玩又不是不可以,不过也只是单方面虐打罢了。

  虐渣渣什么的很爽!不要更爽了!”

  “是,主子。”

  一身白衣轻盈飘动,翩跹在空中,随风而舞。腰间的血玉佩衬托着玲珑的腰身,不胜盈盈一握。墨发倾泻而下,用冰蓝色发带束起。眼波流动,妩媚婉转,还没有行及笈礼的她就已经是世间少有的绝色。

  众人屏息看着那个纤白的身影,出尘不染,超凡脱俗。

  如果说红衣的她像宝座上的狐王,不可一世,轻狂自傲。

  那么白衣的她就像上天的尤物,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她从半空中御剑翩翩而来,轻盈得落在倾嘉钰的对面。

  衣袂翩跹,所有人都看呆了。

  唯独角落的一名红衣少年嘴角勾了勾。

  这才是他的画。

  “怎么?还不开始么?”黄莺出谷般的嗓音,轻柔的很。

  “哼!本小姐一会就让你为你的自负付出代价!”倾嘉钰的语气中夹杂了一抹嫉妒,“再加一个筹码怎么样?”

  鸾承颜语气轻慢:“你说。”

  “如果你输了,我还要你毁容!”

  一语既出,全场震惊。

  唯独当事人鸾承颜依旧淡笑出声:“好。那么你输了呢?反之!”

  飘渺阁的酷刑,都是她想出来的,论折磨人的手段,她还是祖宗呢。

  “好!比赛开始!”

  两把剑挡在一起,所有人都等着鸾承颜被毫不犹豫打飞的那一刻,但是出乎意料的就是,倾嘉钰被打飞了出去,还被鸾承颜的玄息震得吐出了一口血。

  “天哪!这个真的是新生?!”

  “开玩笑吧!新生的修为那么高?!”

  连白阶巅峰的倾嘉钰都可以毫不留情地打飞,说明她的修为已经在白阶以上!

  新生的修为超过白阶?那可是六年级或者七年级生才做的到的啊!

  五大天才眉开眼笑地看着广场上白衣飘飘的鸾承颜。三天不见,就已经突破了白阶,这是怎么样逆天的速度!......简直天才!不!是鬼才!

  冥日冥月在不远处看着,敢挑战主子的人,下场没有一个是好的!

  “记得你说过的。”鸾承颜冷笑。

  倾嘉钰不敢置信地看着鸾承颜。绘出一个阵法,是土系的连环八卦阵,还算是一个看得过去的阵,但是跟暗羽阁的阵法比起来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连环八卦阵,出现在人面前的有八扇门,选对了正确的门就可以破阵,选错的则会永远的死循环,机会就只有两次。

  还有一个方法是找出阵眼,这是一个比较常见的方法,对于每个阵法都是适用的。

  神桐琴静静地出现在鸾承颜的手中。

  所有人都沸腾了!

  那可是神桐琴!神桐琴!上古神兵!是不是他们看花了眼?

  有囹阵玉在手,阵法什么的都是浮云。

  音律一动,阵破。

  “刚才不是还很嚣张的么?”语气很轻柔,却也很轻蔑。

  清倾嘉钰已经完全震惊到说不出一句话来。

  “敢挑衅我的人,可是都死了呢。”依旧是那种语气轻柔,却轻蔑。

  “你......你的修为到哪里了?......”倾嘉钰非常恐惧地看着她。

  “通皮期。”还是留了一手的好。

  “新生?!”观众席上的人也都沸腾了,说出去一个通皮期的人怎么会是新生?谁信哪!

  “要毁容了。忍着点。”鸾承颜抽出了匕首,贴近倾嘉钰的脸。

  “你......!你不能伤了我......!我可是倾家大小姐......!”

  “倾家?”鸾承颜咀嚼了一下这个词,“我不认识。”

  倾嘉钰的脸变得煞白。

  “”鸾承颜!你这个贱人!贱种!你敢伤我?!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啊!“泛着寒光的刀尖毫不犹豫地刺进了她的脸,顿时鲜血喷涌。

  许是觉察到了鸾承颜的杀意,倾嘉钰哆嗦了一下。这个女孩好恐怖!

  鸾承颜点了她的穴,一刀一刀地划在她的脸上。刀刀都是深可见骨的。

  全场是死一般的肃静,这个血腥的场面让所有人都有点作呕。

  浓重的血腥味蔓延,已经有不少大小姐支持不住吐了。

  这下整个中央广场真的是味道浓郁。

  f6最新章节e上酷6)匠;F网

  ”你贱人......!“鸾承颜用玄息在手心凝结了一个能量球,毫不犹豫地打在倾嘉钰的小腹上。没错,不偏不倚地打在小腹上。她一口鲜血喷出来,内脏的受损严重。她的眼皮有点沉重,但是脸上的疼痛却让她想要昏过去都不能昏过去。

  主子生平最讨厌三件事。一件是背叛。一件是欺骗。另外一件就是别人骂她”贱人“。

  别看鸾承颜一向脾气蛮好的(吗?),但是这三件事就是她的底线。她是个很遵循自己内心去行动的人,而一旦她的底线被触碰,那么她的内心就会是渴望杀戮的。当然,这是触碰到底线的人就绝对是非死即残。

  若不是现在是在帝英学院内,倾嘉钰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冥日冥月太过清楚自家主子的性子,都冷眼看着求饶的倾嘉钰。刚刚不是还很有骨气地骂她吗?现在就夹着尾巴摇尾乞怜了?

  而且今晚的倾家真的是不得安宁了。

  场上鲜血淋漓,但是那一身白衣却硬是连一星半点的血迹都没有沾到。依旧是白衣飘飘,绝美到让人呼吸放慢。

  那种残忍的没,就犹如罂粟,美甚,毒甚。

  鸾承颜悠悠地转身,然后在众人的注目下离场。五大天才对视一眼追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寒辰北 说:

求点击~求书评~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