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她陷入了沉思,因为这个师父也给了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想那么多的好。后天就要应战了,还是赶紧想想怎么突破白阶吧。

  要赢,就要赢得彻底!

  要赢,就要赢得霸气!

  要赢,就要赢得毫不留情!

  她就是那么狂,谁让她有狂的资本?

  ......青丘国北面的幽林。幽林,如其名,幽暗丛生之林,其险恶难测,暂时还没有清楚有多少魔兽。暂时也还没有人能够毫发无伤地走出去。幽林中既有生者勿近的沼泽,又有见血封喉的毒草,尸骸遍布的山谷......总之,就是不是什么好地方!

  提气飞行到一片山谷的顶上,鸾承颜投下目光,山谷的谷底盛开着烂漫的白色百合,若不仔细看,是看不出那些百合都是从尸骸中长出来的。

  “这里是幽色百合谷,凶险未知,但是幽色百合王却能够帮助你晋级突破。而为师还有事,两个时辰后来接你。“师父带着鸾承颜下落在百合谷,这些百合还真的是从尸骸中长出的!

  物有反常即为妖。她也不敢松懈了,即使是这样烂漫美丽的百合谷也会暗藏杀机。

  ”画,为师先走一步。“师父留恋地看了一眼鸾承颜,转身提气飞走了。

  ”嗯。“鸾承颜的语气淡淡的。既然都来到幽林了,就不妨回去看看,反正她是不打算再跟着那狗屁师父走的。

  ”再会。“说完连影子都没有了。

  ”小妞!快放吾王出来!“师父的前脚刚走,即墨大爷后脚就开始大吵大闹起来了。

  鸾承颜暗自扶额了一会,银光一闪,即墨出场。

  ”叫主人。“极其冰冷的语气。这里没有其他人在,也可以不用装的那么累了。

  即墨的眉头一紧。

  旋即他也闻到一阵百合花香,幽色百合花,香气有毒,难解。他立刻感到一阵不适。鸾承颜也发现了即墨的异样。

  ”墨......?“”这个香味有毒。“他指了指幽色百合花,”你要小心。“不过他似乎担心过头了,因为他忘了鸾承颜是百毒不侵的体质,不过他也是不知道。

  ”嗯,你先休息一会,我去找解药。“说完便闪身进入了离幻紫镯。

  鸾承颜离开之后,幽色百合花海一阵舞动,幻化出一只只幽色百合花妖。花妖长得极其妖媚,水灵灵的,一阵嬉笑声却仍然不能够扰乱即墨的心智。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趁火打劫么?及即使中了毒也不至于连区区小花妖都解决不了,他绝不是等闲之辈!

  小颜颜要找花王,那么他就帮她逼出来好了。

  即墨压了压身上的毒性,对付区区花妖还是不在话下。

  即墨召唤出专属的王权剑,飞身向花妖,顿时死伤一大片。可是幽色百合花的毒性岂是那么轻的?

  即墨咳出几口鲜血,继续挥剑刺向花妖。

  花妖用藤蔓缠住王权剑,即墨就直接松开了剑,却抽出了匕首继续飞身了结那一群花妖。

  即墨体内的毒逼近丹田,他只感觉喉咙一甜,便又是一口鲜血涌了上来。

  这是鸾承颜终于带着解药出现了。

  ”墨!你怎么样?“其实看到地上一顿花妖的残骸,她也差不多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

  bM更新最“快E5上●酷匠网(

  ”没......事......“即墨笑笑,将丹药吞下去,脸色有了好转。

  ”......要是你死了我怎么办?“鸾承颜还不忘打趣道。

  ”傻妞,“即墨柔柔得抚摸着她的发梢,”若是吾王那么容易死,也就不会坚持到今天了。“说完,到了,回到了离幻紫镯内去疗伤。

  鸾承颜将这一帐算在了花妖的身上。

  ”来者——何人?胆敢闯本王百合谷,伤本王子民?!“2鸾承颜本来就因为即墨受伤的事情很烦躁了,现在又要上来一个欠骂的,她自然而然是要好好回应的了:”来者——何人?竟然胆敢扰乱本公主心智?伤害本公主的男人?“浓郁的挑衅意味。

  ”你!“花王明显是被呛了一下,”不知廉耻!“”呵呵呵......请问廉耻是何物?能吃吗?还是说你的廉耻被狗吃了?竟然敢这样对本公主说话?“鸾承颜抽出了绝魂剑,勾唇冷笑。

  花王被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我此行就是想要你帮我突破罢了,跟我契约吧!“”想都别想,本王早就已经有主人了,是不会和你契约的!“花王冷笑,”本王的主人可是你这种人惹不起的,识相的,就乖乖把命留下!“”是么?我这种人?我这种集美貌智慧于一身的人?“花王都只能表示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好了,开打吧。“鸾承颜准备冲向花王,挥剑如风,剑风凌厉到让人背后一寒。

  幽色百合花王少说也是灵兽级别的,她赤手空拳,不,还有一把剑,应该如何取胜?猛地想到了朱雀。

  远在神兽之巅的朱雀此时正在一边喝茶一边看白虎画画。结果被鸾承颜这么一惦念,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然后一口茶喷了出来,不偏不倚的全都喷到了白虎的脸上。

  白虎怒瞪着朱雀,朱雀只能悻悻地笑笑。

  怎么觉得有点阴恻恻的......朱雀无奈。

  鸾承颜开始绘制凌云阵的阵法,花王看见这一切,竟然无比的激动。

  是她么?是她回来了么?这世间能够召唤神兽的女子也就只有她了吧!

  朱雀在阵法中走出来,果然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猜错。这种不好的预感,除了她的主人,也没有人能够给她带来了。

  ”主人?怎么处置?“朱雀觉得对面的花王居然有点眼熟,而且还要是前世就见过的那种熟悉。

  ”不死就成。“鸾承颜的语气冰冷,与先前的模样判若两人。

  鲜红的衣衫无风自舞,露出了腰间的极品血玉佩,玉佩上刻了一个字”渺“。

  ”知道了。“朱雀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天真无邪地笑着,却不禁让人不寒而栗。

  ”等一会,我和你契约。“花王直直地看着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