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树树干棵棵带刺,刺上还有毒。鬼针的毒,无药可解。

  但是鸾承颜的体质却是百毒不侵的。从小在受到组织的训练时,就在练习这百毒不侵的秘术,只不过在现世没有练成,反而来到异世她还练成了。从此,她的身体百毒不侵。

  鸾承颜的血会是天下一切至毒的解药,也是天下至毒。

  即使是这样,但是鬼针刺进体内的疼痛,还是不能够缓解的。

  那个人走过来,每走一步都如同一根小小的刺,扎进她的心房。

  那人看着她煞白的脸色,抬腿一下又一下,狠狠地给她重创。

  鲜血四处飞溅,将周围染成了一片诡异的血红色。

  她皱了皱眉,即使在21世纪是杀手,也不见得她就喜欢血腥味。

  那人最后一把抽出了剑,泛白染血的一双骨节分明的很好看的一双手轻轻地抚摸上了她的脸,指尖微微用力,便戳破了鸾承颜滑如凝脂的脸。

  还未行及笈礼的她,容貌还没有完全暴露,但是,也已经有了三分相似。若是被那人看见,一点一眼也可以认出她来。这张脸与记忆中的另一张脸重合,那张脸却是带着最柔和的笑的。笑入心底。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招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回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最后的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那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挥剑先刺入她的左肩,再抽出来刺入右肩,丝毫没有一点要怜香惜玉的意味。再往下刺是左胸腔,接着是右胸腔……鲜血大片大片地染红了她的脸,她也只是痛苦地轻呼一声仍然是不肯妥协。

  最妖冶的鲜血,在地上开出一朵一朵妖冶的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花开了之后,鸾承颜感觉自身的气息平定了许多,连痛楚都减了不少。不过也有可能是她疼到麻木了吧。

  被染红的血色百合,冷漠而且残忍。

  散发出寒气的血色百合,如同她的眼神,无助、冰冷、狠绝、不甘、愤怒相辅相成。

  他为你守了那么久,这一世该是你来偿还了!

  最后一剑,毫不犹豫地挥剑,刺入了小腹,然后穿透。

  “噗!——”

  最后一口鲜血淬入地面,血色的百合在那一刻,许多花瓣纷纷扬扬地飘入天际。

  和着血月,与血色百合花瓣,交错相织成最瑰丽的画面。

  血色。满月。

  血色。花瓣。

  血色。少女。

  这个画风明显是非常好的,和鸾承颜的气质非常相配。

  轿子内的他,感觉心脏是如此的刺痛,甚至抽搐起来,连呼吸都在不禁微微颤抖。

  画……

  2翌日。鬼针林。

  清晨的阳光还是透不过密密的鬼针林照射进来,周围的气温冰冷到了极点。

  “冷……好冷……”呢喃的梦呓,无神到了无助的地步。

  一件斗篷披到了少女的肩膀上,少女感觉到了温热的体温,灼热了她的心。

  她不禁又往前缩了一缩。

  一只血色的蝴蝶飞进来,停在了少女的眼睫毛上。轻盈地扇动着翅膀。

  少年的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少女的眼睫毛也如蝶翼一般清颤,水灵灵的眸子睁了开来。

  “醒了?”

  “嗯。”少女一睁眼就看见半张银质的面具,面具上一双幽深的眸子正在盯着她。那一双眸子真好看,鸾承颜不禁看多了几眼。

  她这才发现自己是被那人抱在怀里,两人以一种很暧昧的姿势处于一顶轿子中。

  “你是谁?”她不禁警觉了起来。

  “拜本尊为师。”不容抗拒的命令语气。

  “是么?我已经有师父了呢。”鸾承颜虽然觉得这个少年很妖媚,很诱人,但是她也知道,一旦陷进去了就绝对出不来了,她还有大把大把的美男要去调戏的,怎么能够吊死在一棵树上?她鸾承颜可是从来不干吃亏的事情。

  “拜本尊为师,算是报答。”

  “……”鸾承颜顿时感觉有些无语,这人谁啊,说话那么嚣张。还有为什么这里的人都那么喜欢叫人拜师来报答的?

  “徒儿,为师赐你名号为画。”

  鸾承颜皱眉。算了,这人估计也是个绝世美男,大不了扑不倒,吃吃豆腐还是可以滴。

  “本尊乃是魔尊,画……为本尊的第一大弟子。”

  话说回来,她这是被救了还是被拐了?

  3“墨,我要去突破……“鸾承颜不愧是鸾承颜,才休息了一个晚上,便要求即墨带她去升级了。

  即墨略微有些迟疑地看着她,有些担忧的神色。

  “我没有事,师父给的药可是超过了九品的,早就绝迹了的!“提起那个魔尊,鸾承颜就觉得有些奇怪。师父的样子摆明了就是不知道有多了解她,好像老早在很多年前就认识她了一样。

  “画……““师父,“鸾承颜灵机一动,露出一个笑容。

  可是那个笑容却让即墨一阵恶寒袭身。

  “怎么了?画?“师父轻轻牵起唇角,露出一个有些宠溺的微笑。

  “师父,画儿想要去历练,突破白阶!“鸾承颜居然开始撒娇了……

  即墨闭上了眼睛,嘴角抽了抽。别说他认识这小妞……

  “好。“师父笑笑,对待画,他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只是因为他欠她的,十世都还不来。

  “好啊好啊!“她不禁眉开眼笑,双目如同含秋水,盈盈流转。那妖媚的模样让师父心中一惊。

  从未变过的笑颜,无论几世过去,都是那样一如初见的单纯。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即使还没有完全蜕变,这张脸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酷l1匠网正q版…b首}7发

  想着,师父的手揽住鸾承颜的腰,提起一口气,在空中飞行。

  鬼针林的景象尽收眼底,浓浓的自责旋即附上他的心头。昨天若不是他来晚了,画怎么会需要受那么多罪?她受的罪,已经够多了啊。

  “师父,在想什么?”

  “没有啊。”师父低头朝她一笑。

  鸾承颜撇撇嘴,在这个师父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强硬不起来,不像对其他的人,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可今天自己居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寒辰北说:

  多点击~多给书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