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那好,我成全你。”她阴冷冷地笑了两声,笑的人都心里发毛。

  “不服?来战!”

  那大小姐愣了一愣,继而十分狂妄地笑了起来:“哈哈哈……鸾承颜,你可想清楚了?本小姐可是五年级生中的第一名,实力已经是白阶巅峰了!你一个刚刚入学的学生,想要打败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是啊,”鸾承颜漫不经心地说着,“然后呢?”语气那叫一个一等一的欠打。

  “哼1那好,本小姐就成全你!我倾嘉钰对你鸾承颜正式发起挑战!时间在半个月之后……”

  “三天就行了。”

  倾嘉钰被她呛了一下:“好,既然你那么想要败,我就再次成全你!时间在三天后,中央广场,决一死战!”

  “再等会。”鸾承颜饶有兴趣地勾了勾嘴角。

  “哼!怕了吧?”倾嘉钰总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

  “要是我失手把你打死了怎么办?”鸾承颜的语气有点幸灾乐祸。

  “那我们就立生死状!生死由天!他人不准插手!”

  “正合我意。”鸾承颜笑着离开了。

  鸾承颜!你有什么资格什么资本狂妄?三天之后!你的死期到了!

  而鸾承颜对此只是笑而不语。

  三天,有即墨这个作弊大神帮她开挂,都可以突破白阶了。她现在的一个白阶巅峰又算什么?

  反而是他,不服?来战呗!有本事说,就要有本事能够打败她!有本事惹她生气,就要有本事承担她的怒火!鸾承颜半眯起眼睛,身边的一举一动皆逃不过她的手掌心。她的表情很是妩媚:“墨,明天就带我去突破白阶吧,你也知道我接下了挑战。同时呢,其他人不准插手。“最后一句话是明显的说给暗处的人听的。”无论我遇到怎么样的危险。“暗处的人嘴角一抽,但是主子的命令是不得违抗的。于是便有了晚上那一幕。

  即墨只是表示笑笑不说话。

  明明是你挑战的人家好吗?还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小妞的大脑构造真是奇特,他真的是越来越有兴趣了。只不过……小妞最后的那两句话他还是没有理解是对谁说的。是对自己吗?那么语气也是不对的啊,到底是对谁呢?

  相信不久之后,他就会明白了。

  而且不久之后,也可以见到那个人了。

  鸾承颜还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但是在学院里兜了一会却顿时就无语了。囧!她旷课那么久,六天啊!别说是教室了,就是院落自己都找不到!

  她的嘴角抽了抽,难道又要去后山?

  正在胡思乱想着,冰离陌居然出现了,不同于以往的是,他的身边并没有跟着其他几只。

  “小鸾,跟我来吧。“声音很有磁性,鸾承颜也只是差一点,就那么一点就没有招架住。但是事实上她也没有招架住。

  反而是即墨不安定了。他仔细得盯着冰离陌看了一会。压低声音提醒到:“小颜颜,别去。“可是鸾承颜似乎完全被冰离陌迷住了,并没有注意到即墨在叫她。

  “小颜颜……“即墨皱了皱眉。

  “墨,别说话,他不是冰离陌,跟着他,绝对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记得要护主就好。“即墨微微一笑:“好。“2冰离陌将鸾承颜一路带着走,但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反而是鸾承颜先试探起来了:陌~我们去哪里啊?“声线娇柔,让人浑身一酥。

  小妖精!连即墨都不禁要骂了一句。

  “去了你就知道了。”

  “那——陌,你记不记得这个东西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你记得么?”

  “记得。”略带一抹冰冷的微笑。

  鸾承颜的笑却加深了一点。

  “墨,他要去哪?”

  “不知道。”他又不是神,能够预知未来,“只不过……前面就是鬼针林了。”

  鸾承颜的心里咯噔一声。鬼针林?去那里杀人灭口?那要多久才能被人发现啊!不过不得不说确实是最好的抛尸和藏尸地点。

  她知道那人还在暗处,但是她刚刚下达的命令现在又不能够收回,所以也就只好这么硬着头皮上了。

  “怎么办?”她有点焦急。

  “有吾王在,无妨。”

  鸾承颜此刻心里不暖是假话,她一时间也松懈了一点,但是警惕还是在的。

  鬼针林近在咫尺,阴森的完全不像是在白天。密密的针状叶片交互错杂,投下的阴影笼罩着整一片林子,阴沉的让人快要透不过气来。但是鸾承颜是什么人?她并没有因为环境而多受影响。

  一阵风吹过来,也是阴恻恻的,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里,好冷。而且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估计这里有什么冰系的生物,而且,很大型。空气中还零星地漂浮着一点腐臭的味道。她不可视地皱了皱眉。这里就是鬼针林了,还没有进入,背脊已经寒了。

  “咳咳,不知道陌带我来这里所为何事呢?鸾承颜挑眉道,”不是冰离陌的你,动机和企图是什么?““冰离陌“的背影僵了一僵,但是又很快回头:”是么?想来鸾大小姐也是一个明白人,那么吾就不废话了。“轻笑,抬手,开始释放修为压制。

  鸾承颜虽然也是有料到会有这么一手的,但是还是没有料到这修为压制如此的强大。让她措手不及,一下子跪倒在地。

  “墨……“她开始求助。

  “你的契约兽?很抱歉,吾的修为压制可是会连同契约兽的活动都一起压制的呢。“听声音还是个女子。

  这个人的修为压制呵她以往碰到的修为压制都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鸾承颜之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被十几辆大卡车在来来回回地碾压,疼到她冷汗直冒,却坚持一声不吭。

  暗处的人虽然看到这一幕觉得心惊肉跳,但是碍于主子有令,不解除不可轻举妄动。这也是他们***的规矩。(保密)

  骨头好像已经粉碎了一样,疼得她浑身抽搐。

  紧咬着的下唇一甜,铺天盖地而来的血腥味渐渐溢满了整个口腔。

  “不错,有骨气。“”冰离陌“笑笑。和当年一模一样的神情,让她甚至有点恍然。“但是你却留不得!”

  更强大的修为压制袭来。

  鸾承颜的喉咙也一甜,吐出一口血来。这修为压制的伤,伤及内脏了。不然,这一口鲜血不会那么粘稠。

  她到底是谁?为何她会那么强?

  她是受了谁人的托付来杀她?动机是什么?企图是什么?

  一瞬间,这些问号充斥着她的脑海。

  “为何……留……不得……?”

  那人冷冷地笑了。

  “为何?没有为什么,就是想要你死!”

  想要我死么?可是区区的修为压制,姐姐还死不了!

  想着,鸾承颜咬咬牙。单手摸上腰间的绝魂剑,想要抽出来,但是全身的骨头的剧痛,却让她这个动作一直持续了十几秒仍然未果。

  “小颜颜……”即墨虽说也是痛苦非常。这个女人强大到很可怕,让他都不禁有些敬畏。但看着鸾承颜咬牙坚持的动作,却让他心疼到不可言状。

  “我……没事……”冷汗浸透了鸾承颜的红衣,豆大的汗水顺颊而下,却冰冷无比。脸上的表情不是痛苦不堪的,而是深深的不服输。深深的不认输!

  那人飞起一脚直接踹在她的小腹上。这一脚带着浓郁的玄息,将她踹飞到呃二十米开外。后背重重地撞上一棵大树。

  她闷哼一声,嘴角不断地溢出鲜血。

  她在瑟瑟发抖,骨头折断的痛苦伴随了修为压制的骨痛交织在一起,痛到她近乎要昏厥。

  )看d&正xX版O◇章t节x上!I酷WO匠网@

  她已经感觉到全身的气息已经紊乱了,后背绝对已经是血肉模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寒辰北说:

  还是那句话,多多点击啊~多给书评啊各位亲耐滴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