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黑衣男子只是盯着鸾承颜的笑容,都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个丫头果然是有魔力呢!怪不得连他都会为之倾心。黑衣男子想着,笑了笑,转身,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连续两天她都是旷课的,也没有回去丞相府或者自己的院落。她都不认识路好吗?而是在帝英学院的后山打转。

  这个地方玄息充沛,很适合修炼,光是打坐,她这两天来就突破了一阶,升到了黑阶。

  这样逆天的修炼速度,放眼整个青丘国,不,是整个冥古大陆,也找不出这样一个逆天的人才来。

  鸾承颜翻了一个白眼。这样的人才如果叫做废物,那么谁还敢说自己是天才?

  一根银针直直地从指尖飞出,针尖泛着黑色,明显是被人淬过毒的。银针是她一向惯用的武器。作为一名杀手,最高境界便是来无影去无踪,她达到了,靠的就是银针。

  但是尽管如此,银针还是被人挡住了。而且!还是握住了?!

  鸾承颜又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家伙在这里两天了,鬼鬼祟祟地看着自己修炼进阶,更是目睹了自己仅仅打坐了一段时间就突破进阶黑阶的逆天行为。别人可是是十年都难以进一阶的。这样的速度,怕是让别人知道了,也会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而难逃一劫吧?

  ”姑娘好身手。“那个人自知自己暴露了,也不多忸怩,大方地现身了。

  ”是你?!“她不禁惊叫出声。

  面前的这个男子,不就是昨晚赌坊里一直盯着她看的那个黑衣人么?果然对她有企图啊。

  “别担心,我只是来看看你的。”男子的笑容清丽,不过鸾承颜并看不到。

  “看我?”看你姥姥的,你看了两天都还没有看够?你这个什么破理由也太糊弄人了吧?

  “对,看你。”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让那个人都心动。

  鸾承颜半眯起双眼,一双凤眸更是在此刻妖媚到了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要将她占为己有的冲动。但是她又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你到底是谁?”

  给她一种好像见过一面的熟悉感,但是看见他脸上的面具又没有了这种感觉。

  “觉得你有点眼熟。身材。可以看看你的脸吗?”鸾承颜如是问道。作为杀手极其灵敏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男人好像和她有点什么关系。

  男子在心中暗喜。这个小丫头能够通过身材看出自己长得像大哥,但是一旦看了自己的脸,便更能够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和大哥乃是一母同胞,像虽像,但是大哥身上的气质、大哥的眼神都更加有王者的威慑力。而且大哥的容貌甚至还会再胜过他一筹。这个小丫头还是有几分本事的,难怪大哥会对她有兴趣。

  “不行。”男子声音都可以听出他此刻很愉悦。

  “真是的,一个男生还那么小气。怎么和帝寂绝那么像?嗯,没错,确实是像帝寂绝。”鸾承颜再次打量起男子,也没有漏过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讶异。他的身材和帝寂绝很像,非常的匀称,但是帝寂绝的身材让人看了更像流口水一点。气场确是帝寂绝气场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多了那么一点随和。气势中虽然也有王者气势,但是帝寂绝的王者气势更能让人心甘情愿地臣服,而且明显是早就达到了睥睨天下的地步的。

  男子见她居然敢呼出大哥的大名,还不带敬语,也没有一丝尊敬的意味,不由得有了一些怒意:“你居然敢直名不讳地叫......”

  “遥天,”

  满含这威严和警告意味的声音响起,男子住了口。

  看来,这丫头大哥也太护着了点吧!

  大哥可是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说话过,今天却是为了一名女子,连语气都变了。

  i更s新最快上"酷匠Y☆网

  但是没有人知道,帝寂绝为了等待这一世的轮回,等的有多苦。这一切,除了帝寂绝知道,也就只有那个和他一起堕入虚无的女子知道了。之可惜现在鸾承颜的记忆被冥王封住了,不然,他们会是飘渺十万界都最登对的存在!

  他转身,瞬间消失了。

  2男子走后,浓墨一般的苍穹倾泻下豆大的雨滴,一会儿便越下越大了,还没有要停下的趋势。后山是学院的禁地,里学院比较远,回去也是很不方便,更何况她现在可是在旷课的状态啊。估计那几个家伙在找她吧!

  于是她只能够朝着周围看了看,张望了一下,暂时没有看见可以躲雨的地方。只好先躲到树下。

  雨势越来越大,不减反增。

  不远处有一个山洞,隐隐约约漏出一点蓝色的光。洞内却有明显的玄息波动。虽说物有反常必为妖,但是因为雨的缘故,她不能想太多,直接就跑进了山洞。

  “轰隆!——”

  她不禁咋舌,刚刚她站过的树下现在是一片被雷击中的焦土。

  洞内的玄息波动在洞中的深处,蓝光从其中若隐若现地闪出。

  不是后山是禁地但有着很多好东西么?今天总算给她遇到了。

  她抽出剑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进山洞。真奇怪,她居然感觉山洞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她一向遵循自己的内心行事,这次也丝毫不例外。

  玄息的波动越来越明显。

  一道蓝光闪过,她的剑以100米一秒不到的速度就被打飞了。

  修为受到强大压制的她闷哼一声,直接跪倒在地上,双唇血色全无。恍惚间,冰冷的刀锋抵上了她的脖颈。下一秒,来人只要一用力,她就会死在这里。

  但是下一秒来人却放开了剑,用冰冷的指尖托起她的脸。似是细细打量了一会,不一会,修为压制便消失了。她抽搐了一下,来人轻轻的拥住了她。

  修为压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轻则浑身的骨头都像被十辆大货车反复碾过一样,重则心力交瘁而猝死。这便是强者的力量,她还是太弱了。

  骨痛还未消失,来人将额头靠在鸾承颜的额头上,轻柔的呼吸拍打着她的脸,有些酥麻。

  她有点昏昏沉沉的,这洞内居然会有那么强烈的迷魂香。

  没想到她鸾承颜一生只爱春风一度,霸王硬上弓,但是今天,却是要栽在别人的手里了。要是那人帅还好......要是不帅,天哪噜,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寒辰北说:

早安,各位亲们,多多给点书评啊~你们的支持是辰辰写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