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鸾砚离开之后,鸾承颜才拿出神水一饮而尽。神水的味道跟白开水一个样,若不是体内的玄息波动更加剧烈了,她还以为帝寂绝给了她假货。

  “噗!”

  一口殷红的鲜血喷出来,随着唇角流下。鸾承颜捂住了心脏,疼得过分,如不是从小训练比这还要严重的伤自己都受过,她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一瓶白开水就死的不明不白的。

  不一会,她的额头上便冷汗涔涔。

  看来,这苍夔印下在心脏处了。

  哪个天杀的那么歹毒?居然将封印的术式下在心脏处?这不是活生生地要置她于死地吗!破个什么鬼封印还破到吐血,要是给她知道是谁干的好事,定要将他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突然心脏一个大抽搐,她差点没有疼晕过去,体内溢出的血听了一下。但是从各个毛孔又排出不少污血。她找毛巾擦了擦,越擦越脏,有着微微洁癖加强迫症的她很气愤地丢下了毛巾。又不敢让下人送洗澡水上来,怕吓到人。而且怕是会再次引起鸾砚的怀疑。她刚刚明明看见鸾砚看见神器的那一刻眼神里有怀疑。虽然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总归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也只好偷偷摸摸地翻墙出去了。

  还好她一身红衣,倒也没有太明显。鸾承颜来到府邸不远处离帝英学院很近的一座山脚下,那里有一个水潭,波光粼粼,清澈见底。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下水了。

  深秋的水很冷,冷到她一边洗还要一边哆嗦。当然还要顺便将下封印的那个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要不是那个天杀的家伙,她堂堂21世纪的文武双全的才女会被贱人骂废物?!

  要不是那个天杀的家伙,她堂堂21世纪的文武双全的才女会被破这个破封印还要破到吐血?!

  要不是那个天杀的家伙,她堂堂21世纪文武双全的才女要在这个大秋天的到深山老林里洗冷水澡?!

  可恶啊!

  鸾承颜洗完澡上岸的时候,换上了另一套鸾砚准备给她的同样是火红色的衣服。明媚得像一团火光,去哪哪就明亮。

  只不过她一回头,就看见一个面容冰冷的少年。少年冷冷地盯着她。她差点没冲上去扇他!居然敢偷看姐姐洗澡!

  2但是少年依旧那么冷冰冰地看着它。容颜艳若桃李,气息冷若冰霜。

  她一时间居然有了将他攻略的心思,但是最后还是被少年冰冷的气息给扼杀了。

  “滚。”

  很冷很冷的一句话,让听者如坠冰窟。但是鸾承颜可不是一般人,于是便特别淡定地在他下了逐客令之后还是淡定地站着。

  靠!被偷窥的是她,要叫“滚”也应该是她说吧!真是角色反转!剧本拿错了!大哥!

  那少年见鸾承颜依然无动于衷,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身上的红衣将原本娇小玲珑的身体衬得非常玲珑有致,而且这红色还不是一般的明艳。让他都忍不住要注意一番。

  红树醉秋色,碧溪弹夜弦。

  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日长雄鸟雀,春远独柴荆。

  $8酷(。匠;网正x版p首{J发●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都是描写红色的诗句,他却唯独找不到足以形容眼前这抹令人惊心动魄的红的诗句。

  或许是像“盘丝系腕,巧篆垂簪,玉隐绀纱睡觉。银瓶露井,彩箑云窗,往事少年依约。为当时曾写榴裙,伤心红绡褪萼。黍梦光阴,渐老汀洲烟蒻。”这样的红才那么令人移不开视线吧?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俊眉修眼,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少年别过头,似乎再多看一眼鸾承颜都是对眼睛的侮辱。

  3鸾承颜对少年的反应很不满。但是她刚想要说话,就被一阵强大的修为压制给压倒在地。

  靠!明明受了委屈的人是她好不好!明明占了便宜的是他好不好!怎么可以这么得了便宜还不卖乖呢!

  ”得得得,大哥我走!我走还不行吗!“鸾承颜特别郁闷地向少年示弱。她深知少年的强大,而对她释放出来的修为压制即使不到半成也足以要了她半条小命。若不是有人在暗中用玄息罩挡去了一部分的修为压制,她现在肯定早就昏迷不醒。

  少年闻言撤去了修为压制,然后转身就走开了。似乎再在鸾承颜面前待多一会都是对自己的侮辱。

  鸾承颜真的好想大骂一句,大哥你是不是真的拿错剧本了那明明是她的台词她的风头啊!简直悲剧到你被一只狗咬了还要说那只狗咬的好!

  少年离开之后,鸾承颜也安分地不打算久待。不过当她老实本分的时候可就有人不安分了呢。

  ”来者何人?看见本公主还不快闪开!“鸾承颜烦躁地扭过头,只见是一个穿蓝色衣衫的女孩,年龄在13岁左右,背后跟着一群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宫女太监。

  女孩手里拿着一个变幻莫测的水晶球,正在测试这鸾承颜的玄息。鸾承颜故意封住了玄息,只见水晶球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原来没有玄息。“那女孩送了一口气,”我是八公主沅流,你乃何人?“鸾承颜想了想,也是皇家之人,料这小姑娘也不会知道永安逃婚的事情,便大大方方地介绍自己:”我是永安公主。“没想到那个女孩一下子捂住肚子笑了起来,差点没有笑到在地上打起滚来。笑得鸾承颜那就一个满头黑线。笑什么笑啊!臭不要脸还在笑!

  ”哈哈哈......你知不知道永安公主可是史无前例的赤色天赋?就你这个穷酸样,连玄息都没有?你可真是在逗我笑。“鸾承颜脸色不善,有点阴沉:”你说谁是废物?“冰冷的音调拔高了几度,听起来特别刺耳。甚至还让沅流打了一个寒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