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6 我们很有夫妻相哦

  这剑,是七年前三王爷送给原主的。原主很爱惜,倍加呵护。剑灵也自然会报答原主,所以说这把剑的剑灵玄息非常强大,达到了蓝阶。

  “蓝阶的剑灵?”连莲露出了敬畏的眼神。

  “呵呵,看来某只狗还是很识货的嘛!”

  “你骂谁是狗?”连莲怒了。

  鸾承颜反而乐了:“谁吱声我就骂谁呗!看来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嘛。”

  “你!”

  一袭红绫从连莲的袖口飞出,夹杂着玄息,冲向鸾承颜。鸾承颜脚尖点地,一个十分轻盈的檐上飞的动作就躲过了。顺便还要扯住了红绫,绕着连莲转了几圈,把她硬生生缠成了一个大粽子。

  不,还是不要说是粽子了,粽子都要不乐意了。

  这、这真是个废物?!众人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可是真真没有玄息在体啊!

  “你别嚣张!等长公主来了......”

  “长公主长公主,你就只会说这个吗?真是一只忠心耿耿的狗。”鸾承颜伸手掏了掏耳朵,似乎真的是要起茧了那样。

  “你是不知道长公主的厉害吧!”连莲被她说得满脸通红。

  “抱歉我还真是不知道。”鸾承颜此刻的表情十分的欠打。她表示气死人不偿命。剑很长,但是被14岁的鸾承颜提起却别有一番风味。她本来就很漂亮,此刻一身妖娆的红衣,更是显得妖媚。

  “我会怕一个长公主?”开玩笑!她可是***!

  鸾承颜伸手用剑柄都碎了连莲几根骨头,一阵惨叫响起,鸾承颜还是邪魅地笑着。鲜血飞溅开来,丝毫影响不了她的美感。

  本来就很妖媚的她,此刻一身鲜血,酷似来自地狱的罗刹。

  “还不叫姑奶奶?给我磕三个头,叫三声姑奶奶,姐姐就饶了你。”她对着连莲巧笑倩兮。

  周围围观的都默默流下一滴冷汗。这是什么恶趣味?

  “你别欺人太甚!”连莲还是在垂死挣扎。

  “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了啊?”鸾承颜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在连莲脸上很邪恶地比划了一下。这永安身上的宝贝倒是不少的。

  “姑奶奶大发慈悲,给你加点装饰如何?啧啧啧,画一朵莲花如何?姐姐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哦。”说着就要动手。

  连莲只能咬牙切齿。现在她为鱼肉而鸾承颜为刀俎。

  “扑通!”她恶狠狠地跪下了!

  “乖,喊几声姑奶奶来听听。”鸾承颜笑容非常灿烂,甚至看呆了几个王公子弟。

  好明媚如春光的女子!

  “姑奶奶!”

  “哎~”鸾承颜笑眯眯地接受了这一个称号。

  “姑奶奶!”

  “哎~乖孙女儿~”鸾承颜还是自得其乐,甚至还要是活生生气死连莲的节奏!

  “姑奶奶!”

  连莲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喊出来的。她痛得要死又气得要死,差点没咬舌自尽!但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她还活着一天,她就不会放过鸾承颜!她连莲长这么大就没有受过这样的气!她恶狠狠地盯着笑意盈盈的鸾承颜,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了。

  “啧啧啧,想吃了我啊?看来你还没有玩够哦!”鸾承颜像模像样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有的人脑子有病得治!”

  “姐姐,我还真是想要吃了你呢!”

  真是欠打的语气。鸾承颜不爽地转头,几个宫女忙抬起连莲飞快地撤了。

  花前月下暂相逢。苦恨阻从容。何况酒醒梦断,花谢月朦胧。

  花不尽,月无穷。两心同。此时愿作,杨柳千丝,绊惹春风。

  哇!极品小正太!

  “姐姐也想吃了你啊!”鸾承颜两眼放光。这小正太怎么看也才12岁左右吧,但是长得那叫一个妖孽。“你知道么?姐姐和你啊,我们很有夫妻相哦!”

  “夫妻相?”小正太哑然失笑,“那我可以理解为姐姐是看上我了吗?”

  “是啊是啊!你悟性不错!你姓甚名甚?家住何处?是否有过婚配?”鸾承颜一开口就是查户口的事。

  “我姓鸾,单名砚。不曾婚配。姐姐拿着这个令牌就可以找到我家了哦。”小正太一脸笑意,殊不知他笑起来更是迷倒万千女人心。“姐姐,今晚约不约?”小正太递给鸾承颜一个令牌,便挥了挥手离开了,一边跑还一边说:“姐姐,今晚不见不散哦~”真是个磨人的小妖孽。

  “唉,”鸾承颜叹了一口气,小正太也走了,又走了一个帅哥!鸾承颜极度惋惜。低头看了看令牌,上面金笔银钩着几个有力的大字“丞相府”。哇塞,捡到一个宝了!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长得还那么妖孽,不要白不要!

  更新@*最W“快上*酷iT匠《网Q

  “刚刚,不是还很嚣张的吗?怎么还有机会听见你叹气?”会是她吗?温和的极具有磁性的声音响起,让人听了只觉得如沐春风。鸾承颜只觉得耳朵都要被这嗓音给融化了。若不是极品美男,怎么会有如此令人销魂的声音?

  周围的红尘被瞬间冻结,不知从何而来的一片桃花雨,淡淡的熏香有些迷人,清新淡雅的味道萦绕在鼻尖。金色的萤粉洋洋洒洒,最后汇聚成了一个白色长衫的身影。身影的气场之大,让周围的空气都微微冻结。

  光是看背影,就已经足够让人望而生畏。而鸾承颜一看见这个背影,整个人就都兴奋起来了!嗷!又来了一个美男!

  来人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但气场十分强大,让人不得不退避三尺。他一身白色的衣衫,衣衫上绣着样式繁重但是精巧的锦绣河山。

  弹指一挥间,零落残香犹可现;俯瞰山河间,眉眼清冷照灯檐。

  这脸!这身材!这气质!

  极品美男啊!

  而少年正眼神复杂地看着鸾承颜。以前他也来过欲界,也见过她,但是那时她并不是她,而现在,似乎有了一点变化。

  但愿如他所想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