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后)

  “吉时已到!神域使者已到,请永安公主上轿!”太监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尖锐难听。

  皇上极力隐藏着自己脸上的慌张,可后宫早已乱成了一团。

  永安呢?永安公主呢?!

  完了,这家伙居然敢逃婚?!

  他们哪敢招惹神域,不就是活得太久嫌命太长了吗?

  若不是他与神皇的母亲是隔了好几代的堂堂堂堂堂堂......亲戚,这日的联姻还办不成呢!没想到永安那个小废物居然敢跑?这下他该怎么收场?真是白养了她这么多年!

  神域使者帝遥天有些不耐烦了。他催促了几声,皇上都只是支支吾吾地不说个真切。本来联姻他就是反对的,今天还要代哥哥来接这什么鬼永安公主,又让他等那么久,早就不爽得很了。这什么小丫头敢让他等那么久。回到神域之后不好好折磨一下这个“嫂子”他就不叫帝遥天!

  “皇上、皇上...后宫翻遍了,未...未找到永安公主......”来通报的侍卫声音都抖得不成样子了。他哪敢说啊?是真的觉得活腻了才会来通报吧?还有那永安公主,不嫁就不嫁呗,起码和皇上说一声再逃婚啊!还要留下字条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是活活想要气死皇上害死他们啊!

  )D酷…匠_u网u-正版)首发|A

  不过大哥你确定说一声再逃婚还叫逃婚?

  “混帐东西!”皇上龙颜大怒,还时不时看向帝遥天的脸色,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要翻脸。

  永安哪永安,就算皇兄少去看你,也是很疼你的吧!今天怎么就这样报复皇兄呢!

  而帝遥天确实非常不爽。敢放他鸽子的人,飘渺十万界除了他哥哥就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不过鸾承颜确实是第二个。他刚想发作,结果被哥哥一个密音传语喝止了。

  水镜像中的哥哥依旧那样淡漠,他朱唇微启,身上那股王者气概是与生俱来的。他冷漠地轻言,仿佛世间不再有能让他语气温和下来的人:“无妨,莫怪青丘国王,回来吧。”

  帝遥天确实对自家哥哥一点办法都没有,刚刚释放出的修为压制又被他收了回去。他瞪了一眼皇上,愤愤不平地转身就消失了。

  撕裂空间的能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在他走后,皇上愤怒的声音响彻凌云殿:“召集人马,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把永安公主给找回来!给神皇送过去!”

  神殿内的男子一袭白衣翩跹,衣袖和衣袂间均绣着样式繁重但华贵且精美的锦绣河山。衣袖慢扬,行云流水;衣袂轻点,步步生莲。身后紫魅的长发随风而动。仿佛兮若轻云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气场之大,连空气都微微扭曲。

  容颜之绝美,如天之奢养,集天地精华于一身,集山水灵动于一身。

  拂袖扬袖间,低眉扬眉间,那隔绝千山万水的淡漠眼神中,有令人望而生畏的漠然。

  他静看河山;任庭前花开花落,观天上云卷云舒。

  今日那女子逃婚,也是帮他免了一个麻烦。就算他娶回了她,也不会碰她的。他要等的,就只有那与他千转万回的女子。

  鸾音尘。永安公主。真是一个好名字。他暗叹道。未见其人先闻其名,也觉清新奢雅。

  路迩人遐,音尘寂绝,一日三秋,不足为喻。鸾音尘。

  也罢也罢,他倒是想要知道这一世他的真命天女是否依旧是她。神殿那一群家伙都出动了,不知是否灵验呢?

  “哥!哥!”

  “对不起二王子殿下,神皇吩咐了,不见人。”守卫的童子无奈地拦住帝遥天。但是又有些既不敢拦他,又不敢违抗命令。

  男子轻轻地喟叹一声:”让他进来。“真是这么大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以后找媳妇可怎么办才好?

  不过之后我们的帝遥天殿下一眼万年一见钟情喜欢上的女子可是连他都要赞赏的呢。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是,皇。“小童子如获大赦地松开了玄息罩。

  冥古大陆。帝英学院。

  一名红衣飞扬的少女站在学院门口,打量着这一座学院。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毕竟这是冥古大陆四大名牌学院之一呢。她作为21世纪的超级才女,怎么能够离开学院呢?况且自古学院出美男。

  ”冥日,要怎么入学?“她朝着一个无人的角落轻声问道,周围正人来人往,都是来报名参加帝英的招生考试的。

  ”要通过招生考试。“真是到哪里都免不了要考试啊!

  作为21世纪的超级才女,美男是最大的宗旨!其实还有一点是她无处藏身啊,刚从皇宫逃出来估计现在到处都是侍卫搜查吧?(辰辰:你家飘渺的产业呢?鸾承颜:不好意思,我忘了)

  那可恶的皇上,居然想要她作为和亲公主嫁到神域去。还赐她封号永安。她才几岁啊!不,是原主才几岁啊!这小公主才14岁哪。这皇上太丧心病狂了吧?!

  更可怜的是,她所附身的五公主是个一丝玄息都没有的废物!这也太憋屈了吧?

  她堂堂21世纪的才女,怎么会在这个以玄息为尊的大陆那么憋屈呢?

  唉!天要亡我!她早就想要仰天长吼了。

  ”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她刚想说谁欠打地在她面前得瑟,她哪里只这点姿色?好说也是21世纪的才女(和这有什么关系)。但是一转头,她便换上了一张自认为完美的嘴角扬起45度角的微笑。这14岁的女孩本来就美,现在这一笑,只让旁人觉得微微一笑很倾城啊!

  ”斗胆问姑娘大名?“那少年礼貌地问道。

  鸾承颜继续很淑女地保持这45度角的微笑,在某处偷看的某人就不乐意啦!”小女子名为鸾承颜。请问公子贵姓?“

  来这里少说也有两个月了,她也基本上适应了这里的东西了。鸾承颜又是鸾音尘的闺名,只有几个皇兄和太后知道。女孩的闺名嘛,是不适合透露给外人的,所以她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因为一个名字而找上门来。起码抓不到她。

  ”贵就不敢当。冉月歌。“少年很谦虚地笑道。

  ”真是一个好名字。“她很”虚伪“地赞赏道,”月歌月歌,把酒言欢,对月当歌。好名字!“

  ”鸾姑娘好才情。姑娘应该是皇室之人吧?冉月歌扬了扬眉,鸾承颜瞬间看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