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2 一双瞳仁剪秋水

  她好奇地睁了睁眼,,但是看见的只有一片蓝色的幻影,在水中晕成一片光影。

  漆黑中有一点冰冷的凉意。她站在一片平静无波的湖水中央,皱眉看着周围的事物,。突然间就来到了这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可惜的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一团冰蓝色的幽光从不远处亮了起来,一条小船翩然驶向湖中央。湖却仍旧不泛起一丝涟漪,依旧那么平静无波。

  那只小船上,赫然坐着一名蓝衣少年和一名白衣少女,向她驶来。

  “鸾承颜,这是你的魂海。”白衣少女微笑着开口,目光柔和而淡泊。

  “你知道我的名字。”魂海?什么鬼?少女腹诽着,目不转睛地盯着白衣少女。

  “因为她就是原主。”蓝衣少年开口,但是还是有一些生气。

  “哦,炸鼎死的那个。”鸾承颜反应过来道。

  白衣少女的脸瞬间黑了,但她还是开口道:“我和你同名,不过我的闺名才叫鸾承颜,我的大名鸾音尘。我是你魂海中的最后一魄,由于意外(你懂的),七魂六魄只散尽最后一魄。至于他是教会我屋内所有东西的人。”

  也就是教会你炸鼎的人咯。鸾承颜恍然大悟道。

  “吾名白泽。”蓝衣少年还是有点生气。

  鸾音尘接着说:“我的记忆传承,稍后会全部过滤给你,你也不必担心,我只是养在深宫的一名废物公主,不会有危险的。”

  几天后,不,就是明天,鸾承颜便认证了她这句话百分之百是错误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白泽终于正眼看了一眼鸾承颜,但是又马上转移视线,看得鸾承颜一脸黑线。她不就是说了一句要吃烤全鱼么?有必要吗!

  答曰:当然有必要!

  “尘,我可不觉得她会不惹是生非。”

  当然,白泽大人的话百分之百是正确的。

  鸾承颜不屑地看着他。

  “可以,白泽你带她出去吧,以后我会住在这里。”鸾音尘温声说道。白泽则不是很乐意:“知道了。”

  等鸾承颜和白泽都离开后,鸾音尘的眼中才爬上淡淡的哀伤:”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但到底,你还是来了。“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犹如一世又一世的轮回。

  她站在船中,孤身而立。

  这也是最后一世了。只愿这孽缘会因为她的回归而结束吧。少女闭上了双眼。

  世界在这一刻静谧到快要让人窒息了。

  ”喂,你会不会做饭?“鸾承颜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极为和谐的安静。

  白泽瞪了她一眼:”吾有名字,再说了,汝不会?“他可是男生,不会做饭很正常好不好!

  ”我会啊,只不过又没有食材。“鸾承颜坏笑着看着水中的鱼,那阴险的笑容看得白泽背脊有些发凉。

  ”丫头,还不行吗?为师很饿。“那老头似乎不甘被冷落,又问道。

  ”臭老头,别给姐得寸进尺,姐......“鸾承颜话才说到一半,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叩叩叩,公主殿下,皇上和太后来看您了。“皇上和太后?开什么国际玩笑!原主不是说这里很安全吗!怎么现在就已经出乱子了?鸾承颜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白泽。白泽有点脸红,连忙别开视线,不理她。

  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原主这张脸上有这么一副可怜兮兮求帮助的表情很可爱很呆萌很诱人啊!白泽内心狠狠地腹诽。

  求助无门,她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去?还是不去?去了她能应付吗?即使看多了宫斗剧也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传承,她也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应付得来。

  ”公主?公主,皇上叫您呢!“”知道了!咳咳...就说我身体抱恙,去不了了!“她心虚地说道。结果被白泽鄙视了一眼。

  ”丫头,记得你说过要当为师的徒儿的,不许反悔了!“老头见势不妙也赶快开溜,还很顺手牵羊地拿走了原主屋内的几瓶丹药。看品级绝对不低于四级,他真是赚翻了。不过鸾承颜并不怎么在意,首先她现在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再其次是她并不清楚它们的价值。只有白泽看了气得牙根痒痒。那都是钱啊!

  不过白泽大人,您是在欲界住久了也变得那么势利了么?

  答曰:你猜?(白泽就是这么个欠打的料)

  更新e最快/{上$3酷`匠E》网

  “是,公主。”门外那人其实很郁闷,这五公主平日里皇上一来可欢迎了,今天怎么就......不过皇上也是疼这个唯一的亲妹妹,什么好东西都给她送来。只不过政务繁忙几个月甚至一年都抽不出时间过来。平时皇上一来五公主可高兴了,都不会这样啊!

  最后那皇上和太后也郁闷地走了,还不忘叫几个御医来看看。只不过鸾承颜都以自己可以治好为由赶走了那一群御医。说实话,原主确实会治病,但再结合鸾承颜从21世纪带来的先进医术,现在她都可以算是个神医了。

  翻了翻原主留下的书籍,又熟悉了一下原主回的一些技能,就这样折腾了一个下午,她终于得以沉沉地睡下。

  “这丫头,连被子都忘了盖。”白泽嘀咕着,目光却很柔和。他轻轻将被子从她身下抽出来再帮她盖好。这丫头其实不错,资质比原主都要好很多,天赋卓然,让他都不禁被吸引了。她意气风发的笑脸,生气赌气的眉眼,都犹如惊鸿一瞥,狠狠地掠过他的心头,给了他原主从未给过他的那种感觉。

  那种感觉,很微妙。

  由于杀手长期以来形成的浅睡眠的习惯,白泽走近房间的那一刻她便醒了。又想要看看白泽要干什么,便没有动。说实话,看见白泽异常温柔的动作让她的心一痛。她皱起了眉。这种心痛感仿佛沉淀了好几世,如钝器刺进心头。

  好熟悉的动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