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的离去,没有人敢说什么,也没有人敢拦住凌飞的去路,凌飞就这么慢慢地,慢慢地离开。

  而陈九却还死猪模样纹丝不动的躺在那儿,在众人心里已经得出了一个结果,凌飞才是志悠斯学院的第一高手,比陈九还风云的风云人物,而且凌飞的厉害大家也是有目共暏的。

  他能把一个武人五阶的高手放倒了,而且还能站起来,原本大家以为他会凭借最后的力量解决了躺在一旁纹丝不动十足死猪样的陈九,他却看都没看一眼,自个儿离开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呀,这充分显现了他有武艺精神,不像一些鼠辈那般心狠手辣,要把对手干掉才心满意足,而他酷酷的走,正如他酷酷的来,他酷酷的站起来,作别大家的视野,他就在众人眼里潇洒消失了,背影那般强大,那般高傲。

  也对,人家有人家高傲的本钱,不像某些人打肿脸充胖子,装逼也得有个逼样,何况那个样那么傻,真是傻逼!

  这一刻,她,忘了尖叫,她,忘了抛媚眼,他,忘了上前扶住老大,她,忘了关心,他,她,他,她……忘了,忘了,他们都忘了,不过,还是有人是清醒的。

  “陈九,陈九,你没事吧?你没死吧?啊!释迦牟尼佛老祖(佛教),张陵爷爷(道教),耶酥叔叔(基督教),圣母玛利亚姨母(天主教),默罕默德舅舅(伊斯兰教)……(咳咳!真是佩服他,一口气认遍全世界的教神。),小生在此向您老们问好了,您老们可要保佑我兄弟陈九呀,别让他死呀。”

  于荣天在陈九身旁拱手仰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真是感人肺腑,可歌可泣啊,这一刻,荣誉、名气、利益是那般的模糊,看得清楚的则是一份感情,没错,就是感情,只不过,他表达得太让人汗颜。

  全体育馆的人听到他说的话,觉得这于荣天也太不要脸了吧,乱认教神叫亲戚,想想他也是在担心那个陈九才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个重情义的孩子呀,后生可谓呀,可是听到后面,每个人都发现自己的判断是大错特错,都对他很是鄙视,原来,他……

  “我还有很多钱他还没有帮我还呢,还有很有多黑锅他还没有帮我背呢,还有很多麻烦他还没有帮我解决呢,还有很多……(事也忒多了,这里省略两千字)所以陈九你可千万别死呀。”

  不过于荣天的话听在陈九耳朵里却很受用,陈九那个感动呀,都差点不死也快感动得要死,天哥啊,陈九就知道天哥不会忘了陈九,原来陈九对天哥那么重要,那么有份量,放心吧天哥,你的后事陈九还没做呢,陈九还死不了。

  如果于荣天听到他这么说的话肯定被气得吐血,后事?你活着就是为我做后事?

  在于荣天涕泪交融的说话间,恢复了些许力量的陈九终于受不了天哥那般感动天感动地的话语了,眼泪已经飞流直下三千尺,慢慢睁开眼,久久憋憋地吐出一句:“天哥!”

  “啊!谁在叫我?是人是鬼?快给我出来!”

  “……”陈九无言,这天哥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不应该吧?不至于吧?不可能吧?何况离自己那么近。“天哥,陈九没事!”

  “啊,嘿?好你个陈九,没事在这儿装死,你不知道你这死猪样真是吓死我,你知道我经不起吓的,我一上来就问候释迦牟尼佛老祖,张陵爷爷,耶酥叔叔,圣母玛利亚姨母,默罕默德舅舅……问候得好辛苦哇!快!快给我站起来!给我倒杯水!”

  “我,我动不了。”

  看陈九一脸痛苦,完全不像装的,于荣天想到了这事的制造者---凌飞(把责任都推在别人身上了!也太不要脸了!),没想到你小子藏得够深的嘛,竟把陈九这个公认的高手弄成这副狼狈模样,真是气人,这次是教训不成又赔了兄弟,这笔帐我记下,有机会一定会找你好好算算这笔帐,你就等着接招吧,现在还是先带陈九去医院。“走,我们先去医院看看!”

  陈九就像个沙包人任由于荣天扛着东倒西歪,左撞右碰,分分钟都有倒下的可能。

  “泪滴死恩捐头门特!”夏一盼这个时候该来个收场了,可是由于刚才被吓得破胆,说句英语都带着破音,话一出,夏一盼就发现自己的声音不对劲,立马轻咳了几声,把原来那个响亮的,磁性的声音找回来,然后说道:“在场各位,接下来,我将宣布这场武艺切磋赛的最后结果,哦,我们称之为一场武艺决斗吧,大家没意见吧?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我就把这场没史且无前例,精彩绝伦,武姿奔放的巅峰对决来个收场吧!”

  看,0正2~版章节j上aA酷~"匠!》网M

  “好……”

  “经过我在台上的千般细看,万般细察,左右回龙……”

  “什么乌及叭扎,我们要的是结果,说结果。”

  “呃…好吧,结果结果,关于这场决斗,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场决斗最终的胜利者是……”

  “是谁?快说,日不光的,搞得我的胃液都酸到一那个值了!”

  “这场决斗的胜利者是,酷男凌飞!”

  “喔……”全场一片疯狂。

  这场升级版的决斗,终于拉下了帷幕。

  ……

  “大小姐,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体育馆外面,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拿着伞对着站在小窗口面前已有半个小时的女子催促着。

  因为外面下着雨,所以两人在确认没有被淋湿的窗外那处看热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体育馆外面是有屋檐的,那就更不容易被雨淋到,这也就放心看里面的热闹,也许你会问,进去看不行吗?何必当个窗外的木头人呢?又不过瘾,又不刺激!其实这都是女子的意思,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那她不怕打雷?咳,一般来说,女孩子都比较害怕打雷,她也不例外,可是别忘了,她身边还有个人陪着呢,怕啥呀。

  男人衣着整齐,一手拿一个文件袋,一手拿着雨伞,站在女子身边,耐心地等待着面前的女子,看得出来男人对面前女子的一种尊敬和随和。

  女子戴着一顶粉红帽,神秘地只能看到半张脸,却是那么的白净如玉,身穿一件白色的薄衣和一条粉红裙子,秀发披在肩头,显得无比的飘逸、自然,她的动作都是那般温柔,整个人显得无比的高雅。

  半个小时前从校长室出来,两人就发现校里一片喧哗,每个学生像是中了邪似的,纷纷前往同一个地方。有的拖着书包赛跑,有的光脚冲刺,有的跑着不慎翻了几个筋斗又爬起来再跑,有的直接跘倒前面的同学前进,好不规则,有的撞了个正着,不知夺走了多少少女的初吻,然后到了那个大门口一拥而入,场面够疯狂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那里有什么大明星驻唱来了,不,明星算什么,应该是国家首脑级这等大人物来啦,能亲眼看一下国家大人物或者亲近握一握手,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光荣呀。这简直比狂购还疯狂,男人身边的女子感到很好奇,这些都是什么人呀?难道这些人都疯了?这里是学校吗?这简直就是一间疯人院,来到这所学院不知道是不是对的?这所学院在女子的心目中的形象……

  男人看到女子的好奇表情,知道她的心思,而且他对这件事也有些好奇,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种场景未免太疯狂了吧?于是又和她一起走进校长室,经过一番问答,两人终于明白了这件事的原委。

  原来,志悠斯学院历史上没有的第一场学生大决斗即将爆发了,这也即将成为历史了。

  真是前所未闻,前所未有,市一级学院即将发生一场学生大决斗,作为学院的校长竟然不去阻止,还轻松舒坦地坐在办公室,听着古音乐,喝着铁观音,真让人大跌眼界,接下来说的这一句更是让两人觉得这位校长奸诈无比,为了学院名气而让两个学生给赔了。

  校长依旧说:“这将是我们志悠斯学院名流四方的一场青春赛呀,就由他们年轻人去吧!”

  向窗里面看了最后一眼,女子转过身,对身边的男人说道:“好吧,韦叔叔,我们走吧!”(请原谅,这两个人现在暂时用不着介绍,下一章会给你一个说明的啦!)

  两人走出了学院门口,上了一辆宝马,发动了引擎离去了。

  这场暴风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个暗沉沉的天终于得到释然,又恢复了原样,只是伴有些许昏暗,地面如冰镜般光滑就是刚才万箭穿心的美好见证。

  这时候,凌飞已经从体育馆里出来了。

  今天这场闹腾,凌飞还是心有余悸,带着一种侥幸心里,在鬼门关兜了一圈,差点命丧黄泉,还好,只是兜了个圈,小命还在,不然连妈都见不着了,陈九还是不是人?他的武艺也太厉害了吧,还好关键时候反击他一个,不然哪,万一一个措手不及就被人家给干掉了,虽然自己只是胡来给他两拳,勉强把他击倒,可是不知道他还多少力量,若多在那儿睡一会儿,可后果可就真睡过去了呀,不管那么多了,站起来,那就活下去,所以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凌飞心里还是偷偷窃喜的,这成果真的成果了,感觉那么的甜美,那么的意味深长,这个沉重的身体变轻飘飘似的,步伐也变稳重了,方向更明确了,凌飞重重地点了点头,似乎决定了什么,稳步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果然,刚才下雨了,难怪他刚才仿佛看到云端上有一位清洁工阿姨,驾着巨大的洒水车的洒水,把整个城市冲刷得明明净净。

  踏着湿地,迎着春风,吹着衣裳,一切都是那么的清爽,那么的新鲜。

  雨洗过的小巷,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小巷是寂静无声的。

  出了校门口,凌飞见天色已经有点晚了,于是选择了一条可以缩短回家路程的路线---走小巷。

  走在这条铺满湿板路幽深的小巷,墨绿的湿板承载着无数印记,小巷湿板上的裂痕,在深邃的世界中迷茫,寂寥与宁静遍布小巷,一经雨后的它,带着阵阵雨露的芳香,一阵微风吹过,就算是一颗沉重的心也会得到安慰,也会惬意的憩息下来。

  凌飞曾经也有走过这条小巷,就是没有过现在这种奇妙感觉,凌飞感觉到雨洗过后的小巷是如此的恬静,让人没有压抑,没有烦恼,有的只是轻松,舒畅,一身释然。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豚二代说:

  (求推荐!!你们的支持,海豚的努力!在这里首先说声对不起,主角哭了。可能反衬的多了点,主角被冷淡了,接下来,一定为主角添多点颜色,关心关心一下下,哦不,一下下不行,好吧,成交,两下下就两下下……也该添一波新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