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在噤若寒蝉,鸦雀无声,万籁俱寂中横行穿梭,这场浩浩荡荡,天昏地暗,势均力敌,针锋相对的巅峰决斗,在不知不觉中已过了半个小时。

  什么武艺切磋赛?什么决赛?如今都通通改为生死决斗也不奇怪……

  经过了这番好拟鱼死网破的决斗,凌飞的心里是开心的,同时也是疑惑不解的。

  开心的是他的努力终于得到肯定。

  从小就受到一个警察父亲严格教导的他,明白在这个武人称霸,酸民悲哀的世界里,能力就是保障,成长就是证明,要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就必须变强,强势敌不过则自保,那么就有能力去保护比自己弱小的人,做人就要脚踏实地,勇于担当,自强不息,自律自守,沉稳果断,在生活中懂得生存,懂得保护,重要的是保护自己和守护自己身边重要的人,让大家得到快乐和幸福,这些都是父亲教导他的。

  由于父亲是个责任心强的警察,所以出任务是免不其多,能在家里陪妻子和孩子的时间也非常少。

  在凌飞的脑海里,这位形象高大,威严逼逼,严厉而不缺关心的父亲是见而不多,见而不疏,但每次相见都可以从一个眼神,一个神情,一个动作中表达父子之间的感情。人们常说父子之间的感情比母子之间的感情难表达,因为在孩子的印象当中,父亲是严厉的,冷淡的,不太会表达感情,不像母亲那么慈祥,那么温柔,又嘘寒问暖,又拾杯摆筷的,这种母爱,温暖至极,相反,父爱却是冷冰冰,只不过,父爱的表达方式是神秘而简单,母爱的表达方式是坦然而复杂,这或许就是当今社会的孩子总嫌母亲唠唠叨叨的原因吧!然而在凌飞心目中,父爱和母爱都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温暖。

  父亲工作的危险系数比较大,而且时间不定,若有什么重大突然事件发生,即使是三更半夜也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收集重要线索和情报,所以好几次如此的情况发生,凌飞也好几次在深更半夜里,从美梦中回到现实,想想昨夜还听见父亲和母亲在房间里缠绵,一早却发现不见父亲踪影,只有母亲那充满依恋和担心的脸,凌飞知道母亲一定在为父亲的事担心,而这种事情凌飞早已不足为奇,那时凌飞就决定,一定要努力,不会让母亲受那么多苦,也不让母亲多为自己操心,要好好保护自己的亲人。

  因为母亲也一样,她知道这个家只靠父亲一人撑着不容易,虽然住的地方是处外观还算得上豪华却带有几分简陋,可是里面却是简单朴素的摆设,这个家是父亲通过辛辛苦苦的工作而得来的,也表达着对母亲的爱,所以母亲就要好好地守护,为这个家出一份力,于是在一个服装大公司里做生产工人,一同维持家中经济,可是八年前父亲的离去,让母亲身上的重任变得更重,独自一人支撑整个家,即使警方以“凌队长出任职务未完成,未能回来,所以特对凌队长家属给予资助”为由支发的一些生活补贴减轻了母亲的负担,可是母亲依旧身负重任,虽然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下降不少,但是生活面临着两大问题,就是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用。

  这两大费用,对于一个低文化,浅学识,低能力的母亲来说,好比登天般艰难,可是母亲从来不哼一句苦,不诉一声难,依然靠双手双脚慢慢往上登。在凌飞面前,母亲总是带着微笑,看不出任何痛苦,可是凌飞知道,其实母亲是不想让凌飞担心,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所以才掩饰痛苦,知道母亲的苦心的凌飞,心里连续酸了好几回。其实母亲的心思早已被凌飞看透,只是不说出来而已,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和为了让母亲开心,让母亲幸福,凌飞一直都很用功学习,只是每一次的成绩都稳而不前,母亲心里有些感叹,可是每次都在凌飞头头是道地把全部的错误之处重新答一遍之后,并把原因说明白,母亲才忍不住抱着这个懂事的孩子痛哭。

  她知道儿子的性格,一向做事都很沉稳,风格同他父亲的一样,她也明白了儿子在学校受到很多的欺负,得罪不起有钱人家的孩子,成绩好固然是一件好事,谁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身佳绩,在这个科技发达,思想先进,经济繁荣的社会,一直有一句“读书改变命运,知识创造财富。”的话在人们口中如塞牙缝天天塞着,能有一技之长就不足被社会淘汰,能力有多大,生存的本钱就有多大,她就是读书少,没什么文化,没什么知识,没什么能力,就只能做些劳力活儿养家,所以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没本事。不过有时候成绩好也会是一件坏事,给孩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李梅理解儿子的做法,从小都不爱张扬,低调成长,待人冷淡的儿子,不与人争,不惹祸,爱锻炼(李梅对武人不了解,看凌飞平时是在花园里修炼,所以认为是在锻炼身体),懂事得让人省心,又孝顺,更知道儿子的本事,她实在不忍心为了让儿子拿个好成绩摆在她面前让她满足一下虚荣心而在校成为众矢之的,给儿子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也不责怪儿子,她也不爱显摆,比如在别人面前说什么我儿子很出息啊,试卷上的所有题目都能做出来啊,在学校肯定是名列前茅啊,你孩儿有那么厉害啊……这些对李梅来说都是鸟言,虚荣至极,而且这虚荣又不能当饭吃,还是安安分分地做人做事过安稳的日子。

  酷匠网唯一YS正3版7,其他都?是%盗版

  自从父亲离去的日子里,凌飞每时每刻都向着目标前进,坚守着信念,承受着同龄人不能承受的痛苦和压力,背负着同龄人不能背负的重担和责任,就是希望能够让母亲不那么辛苦,不那么累,这个家并不只母亲一个人,还有他呢,是该为母亲承担一切责任的时候了,在这一刻,凌飞从来没有过的开心……

  只是有些疑惑不解的是自己的能力太诡异了,不仅大家疑惑不解,凌飞本人更是疑惑不解,人们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凌飞是当局,可是大家旁观,一样迷呀,这岂不是旁观者迷,当局者更迷?

  在这场决斗,凌飞真正的面对一个武人五阶的高手,真正的感受到一个武人释放出来的气势,真正的体会到武人的厉害,真正的和武人一较高下,真正的施展自己的力量,真正的……总之,真正要说的真正太多了,以前太多假反不敢想的想法现在也都真正想了。平时凌飞一个人修炼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这种诡异现象,好吧,反正现在一时半会是探究不清楚的,那事还是留到以后慢慢想吧,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处理眼前这事。

  两个青年都拿自己的生命当赌注,结果赌了个平手。

  从开局到现在一直都躲在舞台最边缘差点被拌倒的夏一盼,看着这两个伤人不眨眼的,你一拳我一臂,你一腿我一脚,嗖嗖地身影左移右挪,每个动作都那般犀利,看得他眼花潦乱,呼吸急促,心惊胆战,差点来了高血压,心想,这俩还是不是人啊,简直就是欠了几千个辈子钱的两个冤家在讨债逃债,见了面就大干一场,把几千个辈子的冤气都向对方发泄个通光,夏一盼生怕面前的两个恶魔一个不小心失手把他给咔嚓掉,或谁不服谁,一个不服气就把气洒到他身上,那他岂不是成了这两个恶魔的出气筒?这他便是近台边缘者活,近两恶魔者挂,可是我上有父母,再上有爷奶,下有……呃,暂时还没有,不过也快有了,而且一家的希望都在他身上,所以,为了保自己的小命,夏一盼在台上离这两个恶魔是有多远躲多远,离舞台边缘是有多近靠多近,他也顾不得什么台上秩序,你们鬼打鬼算了,我的小命要紧呀,受不了你们折腾。

  看着凌飞和陈九两人都像个死尸一般躺倒在地,一动不动,夏一盼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得到一点安稳,两个不要命的家伙这般不要命决斗,不死则残,不残则伤,没想到志悠斯学院有史以来,不,应该是没史以来最强的两个青年却就此躺下了(都把全校公认的高手陈九给拌倒了,能不强么?),真是英年早逝呀,夏一盼如是想着,于是慢慢走过去,看到两人正闭眼不睁,和死人没什么两样,这更证明了他的猜测,正想上前探探俩人是否去西天了的时候,突然吓人一幕发生,吓得夏一盼连退好几步,差点成了个滚球。

  凌飞闭目思索了一会儿,内心变得无比坚定。自己的人生旅程才刚刚开始,前面有无数障碍在等待着自己跃过去,这些障碍有可能难以跃过去,也有可能永远都跃不过去,更有可能会连累自己身边的人,最后的可能固然是凌飞不允许发生的,为了身边的人更好的活着,坚强的活着,他也为别人活着,为自己活着,只要大家幸福,只要母亲少些苦吃,只要父亲在在这世上,只要这个家还在,只要他还活着……就算旅途再危险,再困难,再遥远,再怎么的,他也永不放弃,从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继续向前走。

  凌飞思索间,突然耳边慢慢传来一声声轻轻的脚步声,那频率,那声调,让凌飞想到了一幅画面,那身影,那手势,那脚步,那声音,那……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温暖。

  那个手势伴着一个熟悉而又飘稀的声音:“站起来!站起来!用最后的力量给我站起来!”然后,那身影,那手势,那脚步,那声音,那啥啥啥都渐渐消失,消失……

  虽然是假象,可是凌飞却仿佛真的看到和听到了,而他第一要做的就是站起来,用最后的力量站起来,因为,他不能让那个人失望,他不能。

  于是睁开了那双乌黑有神,深沉睿智的眼睛,却不知道这一动作把夏一盼吓得差点成了滚球。

  凌飞感觉身体很沉重,很麻木,很疲惫,没想到那股力量如此厉害,弄得自己这个模样,不行,我要站起来,我一定站起来,努力挣扎了一下,没用,再挣扎,还是没用,再再再……挣扎,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不知再了多少个挣扎,凌飞的身体终于动了。

  最后的力量,终于有了效果,凌飞再次站在舞台上,带着这具沉重的身体离开了舞台,直到最后,走出了体育馆,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豚二代说:

  (求推荐!!你们的支持,海豚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