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我做到了

  此时的众人都没有去想刚才身处黑海的种种奇怪,因为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时此刻台上的大情况。

  如果非要找个理由解释刚才惊人的一幕,众人会第一时间想到,那是受到凌飞和陈九的影响,才会出现那令人破胆的场景,可是此时台上的一幕更是惊天地,泣鬼神,揪心抓魂,众人神情百出,目光千变。

  整个体育馆弥漫着一种沉寂的气息,唯唯喏喏地响起一种没有规律的循环声音,而且越来越强,越来越清晰。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有的女生还捂着嘴巴,仿佛一有什么吓人举动就会发起狮吼,有的嘴上不停喃喃着什么情况。

  刷!视线来到台上。

  只见台上中间横倒着两个青年,一个脸色有些苍白,一脸温情地看着上面灯火,而脸上有着几丝痛苦之色,只是在这张冷酷的脸上很难觉察到,一个眼神不甘,却又力不从心,一副难以相信的表情,看着上面的灯光,又似乎看的不是灯光,想站起来,却发现全身动弹不了。

  刚才两人还龙腾虎跃,朝气蓬勃,气贯长虹,盛况空前,竿头直上,才这么个瞬间,就变得有气无力,了无生机,一潭死水,怒气直泄,二虎齐衰,可见这么个瞬间的决斗多么激烈,都快堪比世界大战了。

  之前陈九的气势突然疯狂直飙,这是要突破了,陈九当时怒气来潮,一心想着教训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目空一切,目中无人,趾高气扬,妄自尊大的家伙,同时也为天哥出口气,才不惜一切,连放屁的力气也毫无保留,一飙再飙,却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种情况突破,真是喜从天降,这回凌飞是逃不出自己的魔掌了,哈哈哈,‘一哥’这称号自己是拿定的了,到那个时候,哇…那两个字呀,气派,还能听到某人一哥一哥地叫,自己跟在天哥身后,天哥也有面子,说不定一高兴又给自己一本武艺秘诀,嘿嘿……陈九心里喜不自禁,为了秘诀,为了天哥,为了气派,豁出去了,陈九低喝一声,一举突破武人五阶中期的瓶颈。

  陈九感觉强大的力量在身体的每个地方流动,心里正享受,正得意,却看见一个身影迅速地移到自己面前,一股力量袭来,与自己腹部前的气膜相撞击,刚想破口大骂卑鄙,竟在自己突破的关键时刻来个偷袭,可是想到现在是突破的最后关头,等过去了这个关头,哼,我定不放过你,到时候再前账后账一起算,于是把全部力气都用于突破,又省掉说话的力气,把整体气势飙上去,还好感觉凌飞这一拳对自己毫无威胁,想他也太自不量力,不过他竟阻止自己突破,陈九在心里早已大骂卑鄙无耻,有脸无志,有鼻无涕,猪见猪欺,驴见驴踢,小时缺钙,长大缺爱,奶奶不疼,爷爷不爱,左脸欠抽,右脸欠踹……

  凌飞挥拳而至,气势浩荡,因为看见陈九的气势飙得太不对劲了,哪知陈九要突破,于是想到这应该是他屡次不顺,被愤怒冲昏了头,失去理智,快要‘魔化’,想着打败自己,如果不得所愿,就会把矛头指向台下众人的样子。

  确实,陈九那眼神犀利得很,台下最前排的同学包括章古军几人看到陈九的目光就似把利箭直射他们脆弱的心灵,吓得都不敢四目相对,感觉一个不留神就遭到陈九怒火的侵蚀。

  凌飞哪想发生这种事,这是他两人的事情,可不能牵扯到无辜,所以不由多想,把全部力量都集在一点,莫名其妙的白光再次莫名其妙地出现,直直向陈九挥去。

  如果陈九知道凌飞这么个念头,恐怕被气得吐血,大喊冤枉,我哪是要‘魔化’,我是在突破好不好。

  凌飞原本想着自己这最强一拳应该可以阻止陈九‘魔化’,可是凌飞发现,自己这最强一拳并没有如自己所料,这一拳像是打在软绵绵的海绵身上,没有一点作用。

  没有阻止陈九‘魔化’,陈九的气势还是依然强大,甚至变更强大,原本还肯定自己的攻击能力的凌飞此时有些不定,难道自己的攻击能力如此不堪?然而就在这一刻,一种奇怪的现象发生,阻止凌飞想下去。

  白光之中,一股莫名能量袭来,在拳头处停顿了一会儿,凌飞感觉拳头像是在被无数虫子咬似的,麻麻疼痛,脸上顿时露出几丝痛苦,紧握的拳头也握得更紧了,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如此难受?没人能给凌飞答案……

  没等凌飞接受不接受,那股能量愈积愈多,开始进攻凌飞的身体,凌飞只感觉那种被‘虫子’咬的地方不再只是拳头,那种‘虫子’像是长着眼睛似的,慢慢地开始爬向自己的手臂,每到之处,都会出现麻麻疼痛,凌飞的痛苦之色再次出现,想要收拳却发现手臂已不受自己控制,依然与陈九相抵抗,就这样,凌飞眼睁睁地看着‘虫子’侵入自己的身体,做不出任何反抗,凌飞忍受着痛苦,直到‘虫子’们把身体全部占领,痛苦之色才稍微减少,只是经这么个折磨,额头多了几滴热汗,然而在凌飞身体内却不安闲,因为凌飞感觉有一股能量在体内到处乱窜,仿佛在和那些刚入侵的‘虫子’进行反抗,而且流过之处,麻麻疼痛就减轻了不少,直到最后疼痛之感全无,如此奇怪现象凌飞更能肯定这股能量就是属于自己的能量,拥有排斥外来能量,呈一方霸主的本能,这下凌飞才松了一口气,终于有解决这‘虫子’的方法了。

  此时凌飞脑海想的满是这些‘虫子’,数量太多,杀伤力太强,而自己的拳头仿佛粘到了一种强力胶,怎么甩都毫无作用,若不是自己体内的能量更胜一筹,进行反击,恐怕没那么简单把那些‘虫子’克服,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陈九已经‘魔化’了?这就是陈九‘魔化’的表现?如果是的话,这也太变态了吧?弄得自己一身剧痛。不过下一刻,凌飞疑惑了,因为他感觉到不对,陈九的气势弱了不少,而自己却感觉更强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凌飞感觉今天也太多的不明白了吧……

  然而,陈九一边与凌飞力量抵抗,挨着突破的最后关头,一边在心里骂得兴致昂扬,趣味无穷,心情才好了那么一丁点,感觉自己越来越强,浅红色的武之气息发生了变化,慢慢呈深红色,这就是武人五阶巅峰的表现,终于提升到武人五阶巅峰了,陈九大喜过望,终于挨过去了,相信自己可以重创凌飞,夺得胜利,可是在下一秒,陈九懵住了,整个人不知所措。

  因为陈九感觉自己释放出来的武之气息慢慢变得衰弱,好像不明不白的慢慢消失掉似的,这是什么情况?陈九一时间懵了,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武之气息竟然慢慢稀去,要知道武之气息是一个武人的象征和存在体现,武之气息没有了,那么武人的日子就结束了,沦为一个普普通通的酸民,但是只要还有一丝武人气息的存在,武人就有一丝的存在价值,而稀去并不代表消失,还是有存在价值的。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遇到修为更高的对手,他可以吞噬比他弱很多的对手的武之气息,让对手有穷的控制力量,达不到平时强盛的状态,就会被一击即败,当然,双方实力要在三阶之远或者更远。

  不知所措的陈九直冒冷汗,他宁愿被吞噬也不愿做回酸民,于是急忙使劲形成自己的力量控,正准备以最强一拳击退凌飞,想这事情的原因的时候,陈九诧异发现,自己的武之气息正以一种‘核聚变’形式集聚在凌飞右手的白光之中,当即立即明白过来,这应该是第二种可能,自己的武之气息是被凌飞给吞噬了,陈九还有点庆幸,因为他还是有希望的,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陈九是十万不愿意啊,为了成为一个武艺高手,他苦炼了十几年,才有如今的本事,现在离目标已不远了,有希望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谁也不原意当一个弱者,任人欺凌,任人摆布,而不敢哼一句,不敢哭一声,任别人从自己身上踏过,自己唯有忍气吞声,过着憋屈的生活,所以,只有变强,让那些曾经看不起自己的,欺侮自己的人都受到应有的惩罚。而陈九此时两眼发直,心里惊讶不已,他,他竟然能吞噬自己的武之气息,难道他到了武人八阶?不可能啊,同为年龄的他怎么会有如此差距?可是眼前这事又怎么解释?这种事也只有武人八阶的高手才能做到,难道他为了不招事非而隐藏实力?而自己在校里的行为岂不是……陈九趁想越不公平,难道这就应了语文老师说过的那句“现实如此骨感!”?

  陈九一时接受不了,趁着武之气息还没全被凌飞吞噬,于是想来个反吞噬,以至凌飞在吞噬的时候走火入魔,那样就算他是武人八阶的高手,也难以承受走火入魔的痛苦,于是把最后的力量集聚到双手,打算最后的一搏,待充满力量,握拳以发,挥拳以对。

  刚刚得以解脱的凌飞正想着一连串不明白的问题,突然感觉拳头一阵虚无,一阵轻松的感觉,便知道手臂从‘强力胶’那里得以解脱,而接着却是陈九气势汹汹的双拳,不由多想,立马双拳以对。

  彭!

  两股力量再次发生摩擦,只是声音没有之前的铿锵有力。

  刚刚突破武人五阶中期达到武人五阶巅峰的陈九,被一股力量笼罩着,气势大减,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得沉重,呼吸也没那么流畅,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浑身使不上劲儿,双手垂直地面,没有一丝儿力量,就像一个刚被吸血鬼吞掉自己精华的干尸,整个人没有了动作,整具身体摇摇欲坠,最后在不服气和难以相信的眼神中扑通倒地。

  凌飞在陈九倒下的同时,他的身体像是被一股力道击中一样向后退了三步,接着整个人顺势往后倒下去了,在灯光的照耀下,脸色更显几分苍白。在凌飞的眼里,上面的灯光仿佛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凌飞的眼神充满情感,却没有一丝的冷漠,嘴角也微微上扬,冷俊而带着几丝痛苦的脸上难得挤出一丝笑容,口中不快不慢,却很清晰地说出一句:“我做到了!”

  "酷q"匠t网H正u版首mD发~O

  两人扑通倒地!

  凌飞和陈九之间谁能获得最后的胜利至今犹未结果!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豚二代 说:

  (求推荐!!你们的支持,海豚的努力!)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