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学习委员的提醒!我们一定不会做有损班级声誉的,所以请学习委员放心吧!”于荣天嘴上说一套,心里又一套。哼,我只不过是以切磋武艺为主题,给凌飞这小子一点教训为素材,能损班声誉么?这点班声誉在我于荣天眼里简直就是垃圾,没有一点用处。就算损班名誉了,校长来了也不敢把我怎么样,而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说完,又转过头看向凌飞说道:“下午放学后在体育馆不见,不散!陈九,我们走!”

  “是,天哥!”陈九应道,跟着于荣天回到了座位。

  刚刚坐下,于荣天便拉了一下陈九,示意叫陈九靠近一点,等陈九会意过来小声说道:“陈九,我们是不是好哥们?”

  “啊?”陈九被于荣天这么一问愣了愣,不知道天哥怎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想想自己从小跟着天哥,也算是和天哥一起长大的兄弟,天哥每次去玩都带上自己,而每次都会遇到不必要的麻烦,不是泡美女被喊非礼,就是踢死哪家的狗,然后麻烦找上门了,就由自己出手清理。虽然自己是个武人不该把武艺用在没用的地方,可是天哥视自己如亲兄弟,就凭天哥收留自己这一点,自己没有任何理由不管。“天哥说的什么话,我们当然是好哥们,只要天哥开口,陈九愿为天哥上刀山,下火海,抓鬼灵,拿妖丹……”

  “好了停,就冲你这句话,我有件事要你去办!”于荣天听着陈九话又来了,立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于荣天和陈九的关系还不错,并不会把陈九当作自己使唤的工具,自己想怎样就怎样,陈九是自己唯一的好伙伴,而且又忠诚于自己,如果身边没有他在一起怪无聊的。

  “是不是关于切磋武艺的事?”陈九问道。

  “嘿嘿,看不出来嘛,你还挺聪明的呀!不愧是我于荣天带出来的哥们。”于荣天自恋了一下,继续说道:“陈九,我要你帮我好好地修理那个凌飞小子,给他点颜色看看,看他还敢目中无人,而且刚才上课时候他出尽风头,我一想起就来气,想我于荣天这个A班班长,什么风光事没拿过,就是没凌飞那小子的风光,这下凌飞那小子可把不少女孩子的心给偷走了,我妒忌啊,我恨啊!”

  “放心吧,天哥,天哥的事就是陈九的事,你需要陈九……”陈九说到这里,等待于荣天的指示。

  “拜托,什么我需要你,我才没那个爱好,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哎算了,好像我们想多了,记住了,以后说话不要有半截没半截的,知道吗?”于荣天哆哆道。

  “呃…是是是,陈九知道了,天哥需要……陈九怎么做?”陈九反应过来,想说明明是你想多了,还说是我们想多了,我可没想多了,有时候真是对你无语,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只是重复那一句话感觉有些别扭。

  “嘿嘿,我知道你已经到了武人五阶,你只要……”

  两人谈得小声,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武人,通俗一点叫习武之人,武人的境界有十个,最低境界为武人一阶,由低往高,之后就是武人二阶,以此类推,最高则为武人十阶。

  武人十阶又叫破极,因为武人九阶突破瓶颈之后所谓的武人十阶其实就是极体一阶,极体是武人的终极,其中有五个境界,可是能修炼到极体境界的人极少,因为极体境界修炼之路比武人境界难多了,有的人终炼只能达到武人九阶,从此止而不前,勉强是个极体雏儿,有的人即使是突破了武人境界也难以向前,因为自身因素和外界的种种影响,尤其是武人时期留下的种种暗疾,都会给予很大限制,所以极体境界的道路并非留下多少人的脚印,人们能得到满足的武人九阶只不过是修炼极体开端罢了。

  武人的体质是常人的五倍不止,有的十倍,十五倍,最强的极体也就是三十倍,因此,武人很少得病,最多是中毒罢了;力大无比,防御力好,武人的力道刚劲,身体如铁一般坚硬,但前提是身体在运力的时候,否则身体防御跟常人没什么两样;速度是常人的三倍不止,最多十倍,以肉眼看会觉得模糊,只看见影子一串串,而陈九的速度应该在五倍左右;寿命长,由于武人各方面的修炼地很好,生命力自然会长一点。

  很多人想成为一个武人,却因为自身或外界等种种因素而被限制,即使可以修炼,可修炼之路是辛苦坎坷的,没有毅力也是徒劳,所以要想成为武人真的不容易呀!

  陆海力怎么想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凌飞会答应于荣天的邀请?难道凌飞是欠揍?好玩?要知道,那个陈九可是个武人,自己对上他也只有被挨打的份,何况凌飞?看他这么一个瘦小的身形不是是否赢得了自己?真不知道他何来的勇气,去答应一个武人的挑战?

  “我说老大,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那个陈九可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呀,你就算再怎么样也耐何不了一个武人吧?再说那个陈九,从刚才我抓到他手的反应来看,他武艺也不弱,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怎么向阿姨交代?”陆海力认为凌飞身上哪有什么武艺,有的只是一个平常的身体,拿什么和武人切磋?说切磋只不过是于荣天的一个借口,存心找麻烦倒是他的目的,凌飞没必要那么认真,说着眼神担心地看着凌飞。

  “你还真做小弟了?”凌飞对于陆海力对自己的称呼有点不适,不过想想陆海力那性子,他认定的事多是推不了了,由他好了,反正我们都是好兄弟,不分上下,见到陆海力一脸的担心,凌飞说道:“不用担心,我怎么会没事去讨打呢?可是人家找上门来,我逃过一时,也逃不过一世,而且你也知道于荣天的性格,那么,何不现在面对,如果面对不了,我不是还有你这个兄弟吗?放心吧!切磋时候我会尽量让自己免受伤害的!”

  “放心?你叫我怎么放心?虽然你说得也有道理,可是人家是武人耶,你是吗?人家会武艺,你会吗?真不知道你脑子里怎么想的。”凌飞对武艺切磋一事没有放在心上,一脸淡定,这让陆海力搞不懂什么状况,在陆海力眼里,凌飞好比凡人,因为凌飞从未有什么打斗事件,也看不出凌飞会武艺,可这次凌飞的做法……陆海力想不明白,见凌飞只是淡淡一笑,只好说道:“好吧,既然老大都这么说了,我这个小弟遵从就是了,如果那个陈九敢下重手,我就算拼命也不会放过他的!”

  “能有你这个好兄弟真幸运,不过我怎么会让你拼命?相信我!”想想高中生活里,陆海力能真诚地和自己说话;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第一个伸出援助之手;有好事和自己分享;痛楚的时候找自己倾诉;逃课的时候叫自己传虚假信息……如此重情重义,憨厚老实的人在自己身边,凌飞深觉幸运,但自己可不希望陆海力为自己的事而受及伤害。

  ……

  二级A班的凌飞和陈九武艺切磋一事很快传遍整个校园,只要是对校园八卦事件感兴趣的同学都对此事充满好奇。

  陈九在校园的知名度可不小。一个局长的儿子,而且在全级名列前矛,这种风云人物在级里可是响当当的,而作为他的私人保镖,自然也随之名升,更何况,一个武人,而且还是个校里学生,这种许多同学做梦都想成为武人的憧憬在大家心里泛起骇浪,实在是令人羡慕。至于凌飞,校里学生从未听闻,这次还是头一回听说过这号人物,不过这个凌飞算哪根葱?竟敢和一个武人斗,真是鸡蛋碰石头,不知死活。

  “哇!校园头条啊,志悠斯学院有史以来第一次学生战争即将发生,二级A班的酷男凌飞接受一个武人的挑战,日不光的,真是勇敢,嘿,你们过来看看,是我们校园的!”

  放学时间到了,校园里平静的气氛瞬间腾起来了,高处电线杆上的几只欢谈的鸟儿也停止了语言,俯瞰着下面奔跑的同学,校园顿时出现一阵阵热潮。

  整天在和周公女儿约会的同学这时候也该结束约会了,而第一时间要做的事情就是打开自己的手机。

  刚打开手机,看了时间,确定是放学了,手无意间按了一下,却看到一个惊人的消息,一个口流口水,脸上颇显红印的学生惊呼。

  “我说张雄,你也太能睡了吧,不愧是我们B班的睡魔,现在才知道这件轰动全校的大事,不过现在还不算迟。”旁边一个收拾书本准备离开的同学说道。

  张雄,二级B班学生,绰号睡魔,和陆海力是好友,经常一起逃课闯社会,泡妞,人够义气,就是比较好色。

  “嘿嘿,”张雄闻言,尴尬地笑了笑,心想,你们都知道我这个睡魔了,我这个睡魔可不是盖的,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只不过我所有精力都在晚上,打游戏机,喝喝酒,泡泡妞,白天用来休息养神罢了,上课听又听不懂,只能睡觉打发时间,“没想到海力这小子班里还有这么胆大不怕死的角色,真是让我佩服,日不光的,这场好戏可不要错过呀,错过了就是我张雄一大遗憾呀!对了,这场好戏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上演?”

  “下午放学后在体育馆开场,好了,我要去了,拜拜。”旁边的同学答后立起,出了教室。

  “日不光的,跑那么快干嘛?我还有点事要问啊。”张雄还想问些什么,却见人已不见了,算了,既然是下午放学后在体育馆开戏,那我急什么?

  “下午放学后?下午放学后?”张雄重复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清醒过来,看了自己的手机一下,“日不光的,现在不就是下午放学的时间吗?难怪那家伙跑那么快!日不光的,得赶紧收拾去看好戏呀!”

  七手八脚地收拾一翻,张雄一溜烟出了教室,往体育馆的方向跑去。

  酷匠mj网o正版首}!发》》

  “快,快,快,场子马上开始了。”

  “天啊!人真多,快点走,不然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记得帮我找个位置,这场戏肯定精彩万分,得有个位置好好观看呀!”

  “是啊,这可是我们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次学生战争,可不能错过啊!”

  ……

  看着校里的学生都去往体育馆,张雄兴趣更浓,日不光的,这场面比抢亲还来得人多,不行,得加快脚步了。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豚二代说:

  (求推荐!!你们的支持,海豚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