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马浩浩荡荡的回到福州城,谢超身裹锦衣,脚踏小雪龙,急电奔驰,英姿煞爽。

  以林平之的相貌与家庭环境无不让福州城的年轻姑娘们心动。

  “哈哈哈哈,老史,快点跟上咯!”谢超笑道。

  “驾!驾!嘿嘿嘿,少爷,我的破马怎么能和你的小雪龙相比!”史镖头笑道。

  “嘿嘿,老史,你那匹马的饭量可是比小雪龙好哟!”郑镖头说道。

  和风熏柳,花香醉人,正是南国春光漫烂季节。福建省福州府西门大街,青石板路笔直的伸展出去,直通西门。一座建构宏伟的宅第之前,左右两座石坛中各竖一根两丈来高的旗杆,杆顶飘扬青旗。右首旗上黄色丝线绣着一头张牙舞爪、神态威猛的雄狮,旗子随风招展,显得雄狮更奕奕若生。雄狮头顶有一对黑丝线绣的蝙蝠展翅飞翔。左首旗上绣着“福威镖局”四个黑字,银钩铁划,刚劲非凡。大宅朱漆大门,门上茶杯大小的铜钉闪闪发光,门顶匾额写着“福威镖局”四个金漆大字,下面横书“总号”两个小字。进门处两排长凳,分坐着八名劲装结束的汉子,个个腰板笔挺,显出一股英悍之气。

  福威镖局,数十年的老字号,竟然到现在还是走镖不断,可见其火热。

  “驴!到了,下马!”谢超一个翻身便下了马,各镖头也很快下了马。

  此时已是旁晚,镖局里也没什么人招镖。谢超一进门便看见坐在太师椅上的林震南。

  “老爷好!”众镖师看见林震南纷纷行礼。

  林震南抽了口烟,笑道;“起来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谢超想了想,不能露馅,就对着林震南恭恭敬敬的叫了声爹。

  林震南面色甚愉,问道:“去打猎了?打到了野猪没有?”谢超道:“没有。”林震南举起手中烟袋,突然向他肩头击下,笑喝:“还招!”谢超根据林平之的记忆知道林震南常常出其不意的考校自己功夫,如在平日,见他使出这招“辟邪剑法”第二十六招的“流星飞堕”,便会应以第四十六招“花开见佛”,但此刻他心神不定,只道小酒店中杀人之事已给父亲知悉,是以用烟袋责打自己,竟不敢避,叫道:“爹!”

  林震南沉思片刻,谢超以为林震南会把自己教训一顿。结果林震南举起烟袋,手起烟落,使出了辟邪剑法中的‘紫气东来’。谢超连忙反应过来,使用九阳神功上的轻功要诀才勉勉强强躲开。林震南笑道;“如果在江湖上行动如此缓慢,早成他人的刀下亡魂了。”虽然是笑骂,不如说是父子之间的嬉戏。

  “爹,你不怪我?”谢超问道。

  林震南抽了口烟,吞云吐雾道;“江湖上,难免杀人死人,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对了,平之,爹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谢超道;“爹,什么好消息?”

  林震南回身坐入椅中,在烟袋中装上了烟丝,说道;“刚才张镖头从湖南送了信来,说道川西青城派松风观余观主,已收了咱们送去的礼物。”

  谢超听到“川西”和“余观主”几个字,心中突的一跳,道:“收了咱们的礼物?”

  林震南道;“镖局的事,我也不经常与你提起,不过你渐渐长大了。这镖局,迟早是你继承,爹老了。哈哈。”说完,便抽了抽手中的烟。

  谢超道;“爹,你也懂我,我不是这块料。”

  林震南道;“孩子,为时尚早呢......”这林震南还未说完,杨镖头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打断他的话;“不好了,总镖头,白二死了!身上没一点痕迹!”

  林震南纳闷道;“嗯?快带我去看看!”说完,便和杨镖头前去查看白二的尸体。

  谢超心里咯噔一下,糟了,这是被灭门的前兆啊!

  “哔,宿主完成成就‘第一滴血’。”

  “我擦,系统你特么怎么现在才跳出来!”谢超骂道。

  “哔,成就描述;第一次杀人。奖励10经验点,100修为点。”

  “我靠,为什么这次有这么多经验点?”谢超纳闷道。

  “哔哔,这是特殊时期,这是决定宿主走正线还是斜线的转折点。”

  “为了确保宿主在副本中不会死亡,系统有时会采取特殊行动。本次风险较大,请宿主下定决心,走哪条路线?”

  “系统,能不能仔细讲解一下正线和斜线?”谢超道。

  “哔哔,正线是林家被灭门,然后宿主投靠华山。斜线是学取辟邪剑法,系统会自动把辟邪剑法提升至5级,足以击退余沧海。”请宿主选择!提示;以后系统隐藏,只有完成任务、成就才会出现。”

  “喂喂喂,系统?系统?”谢超叫道。“看来就隐藏了,也好,也省心。”

  谢超坐在椅子上,冥思了起来。虽然自己和林震南王夫人并非父母、子关系。但是许久没有感受到亲情的谢超心里暖暖的,可是走斜线要切JJ,而且切了JJ便无法完成第一个任务,自己还是处男呢!而且走斜线很难习得独孤九剑,论难度,还是走正线吧,不过能救的,还是得救,争取不要让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的爹娘不死!

  W最O&新`…章节FO上eg酷(Y匠+$网X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