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东西当然谁都想得到,更何况像程晨,这种难得一见的女孩儿,我想不止是我,其他人见了她,都会忍不住去喜欢她吧。”左一话里带着挑衅的味道。

  晴天一把抓过他的衣领,“我们多年的兄弟,你一定要这样么?我警告你,她是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

  “既然这样,那我们公平竞争吧,抱歉,我想睡了,就不打扰你了。”说完左一回到了房间,留下晴天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接下来一片沉默。

  一直到我睡着,都没有在听到任何声音。

  这几天我的伤基本好了以后,他们两个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但是两人却总是时常都带着火药味,晚上,我敲响了晴天的门,见到我找他,他似乎很开心,我说出去走走吧我们。

  然后带着他去了外面的小厅里,走到前边的游泳池,停了下来,我回过头,“晨!”

  他伸出手,想抱住我,我一把推开,“消失了这么久,难道你不觉得,自己欠我一个解释么?”我气愤的看着他。

  “晨,我知道这次我做得有些过分了,可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知道么?如果我真的结婚了,你会开心么?会快乐么?你知道么,当每次我看到你难受的时候,我心里比你更痛你懂么?”

  “看到你受委屈了,我宁愿去死的心都有,只想一辈子去保护你,你以为我这些日子躲着你,就不难受了么?你知道么?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谁都不可以替代,谁都不可以。”

  看到他都急得快哭了,我有些心疼了,可一想到他故意躲着我,我就生气。

  “那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到处找不到你,我有多担心么?我没有心情上班,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我都快发疯了你知道么。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以为我不想见你么?”

  “可是,我真的好怕,害怕别人会伤害你,所以我不敢接你的电话,不敢回你的信息,甚至都不敢来找你,我害怕我家里的人,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所以我不敢,我真的想象不到,所以抱歉,我不想让你受任何伤害。”

  “晨,原谅我好么?”他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就静静地看着他。

  “晴天,我……”我刚想说我累了,想休息了,他抱着我吻了下来,我用力的推开他,“抱歉我很累。”就跑开了,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什么东西,一抬头就看到,左一那张生气的脸。

  }酷匠网正}《版首a$发iy

  晴天追了过来,我们仨都没有说话,我看了看晴天,又看了看左一,听到后面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我也不管就跑回房间了,我想我跟晴天的那些话,可能都被左一给听见了吧。

  只听见他骂了一句,“给不了他幸福快乐就让我来。”之类的话,之后怎样我不知道,回到卧室我就哭了,眼泪刷刷的往下掉。

  后来,左一来敲我的门,我以为是晴天,一开门却看到了左一,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晨,以后让我来保护你好吗?我绝对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我一定会让你幸福快乐。”我知道他并非开玩笑,他抓住我的肩,头慢慢的朝我靠近。

  “幸福快乐是自己的,别人给不了,也帮不上。”我别过头去。

  他尴尬的笑笑,“没事,我会等到你愿意的那天,那你早点休息吧。”走时他的眼神里全是失落。

  躺在床上,我却怎么也睡不着,难道我跟晴天,真的是八字不合么,为什么我们之间要承受那么多的难关,而左一,我只当他是哥哥,我都猜不透他为什么会喜欢我,没理由阿,我们不过就见过几次面而已嘛!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凌晨四点左右,就被拍门的声音给吵醒了,打开门,就看见一个陌生的女孩子站在面前,“你找谁啊?”一边打着呵欠,一边问来人是谁。

  “快快快,快点,我哥跟天哥去仓库决斗去了。”

  “什么跟什么啊!”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又问她。

  “来不及跟你解释了,你在不去会死人的。”她一边拉着我一边解释着,听到会死人,我也紧张了起来,跟着她一直跑着往仓库跑去。

  当我看到前面自相残杀的两个人,“住手!”我一吼,他们就停止了下来。

  “你怎么会来?”

  “你不是还在睡觉嘛!”

  “怎么回事?”三句话,两个人都异口同声。

  “想不到你们还挺有默契的嘛,打架好玩么?那么好玩都来攻击我好了。”我像训斥小学生一样训斥着他们。

  “左小措,不是不准你通风报信的吗?你……你这个叛徒,居然背叛我”左一朝着那个名叫左小措的女孩子发火,都还没说完,左小措就叫了起来。

  “老哥,我要是在不去把晨姐给找来,那不是你把天哥打死,就是天哥把你打死,我害怕嘛!我这是为了你们好,懂不,你们不许怪我啊!”

  听到她口中不是你死我亡的话时,当时我就火了,“我说,有什么事能让你们这样啊!吵吵不就行了么?至于么你们说,什么话不能好好商量啊!”

  “非闹成这样,还非得要闹个鱼死网破不可,搞什么阿你们,走回家。”由于仓库里光线弱,带着他们走出来后,一回头,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仨被我突如其来的笑声,搞得莫名其妙,却找不到笑点在哪里。

  左小措抓住我的手问我,“晨姐,你笑什么啊?”

  我忍住笑,打趣道,“晴天,你眼影不错噢,在哪里化的,有空你教教我嘛!”转头面向另外一只猫,“还有左一,你的唇膏也不错嘛,红中透着紫,有个性很有特色,有空跟你学学。”

  他们被我撩得,都为自己幼稚的感到很难堪,“得了,我懒得跟你们计较了。”看着他们都伤得不轻,就借口为他上药,就把他们带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