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先生和八脚夫人退场后,又有短暂的幕间休息。我想叫斯蒂夫再跟我说说那个男人是谁,但他死活不肯开口了。他只是说:“这事儿我得考虑考虑。”然后就闭上眼睛,垂下脑袋,在那儿使劲儿地思考。

  幕间休息时,又有许多很带劲儿的小玩意儿拿出来卖:“胡子夫人”脸上的那种胡子啦,“神手”汉斯的模型啦,最精彩的还有和八脚夫人一模一样的橡皮蜘蛛。我买了两只,一只给我,一只给安妮。虽然它们不像真家伙那样棒,但已经很了不起了。

  他们还卖糖做的蜘蛛网。我买了六张,把我口袋里的最后一点钱都用光了。在等待下一个怪物上场时,我吃掉了两张蜘蛛网。味道有点像棉花糖,我把第二张蛛网衔在嘴唇中间,像暮先生那样舔着吃。

  灯光暗下来了,每个人都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下一个上场的是“钢牙”格莎。她是一个大块头女人,粗腿、粗胳膊、粗脖子,脑袋又大又结实。

  “女士们、先生们,我是‘钢牙’格莎!”她说,她的声音显得很严厉。“我的牙齿是世界上最坚固的!我小的时候,我父亲把手指放在我嘴里逗我玩,我一口就咬掉了两根!”

  有几个观众笑了起来,她用恶狠狠的目光阻止了他们。“我不是一个喜剧演员!”她厉声地说,“如果你们再嘲笑我,我就下来把你们的鼻子咬掉!”这话听着非常可笑,但没有一个人敢笑。

  她说话的声音很响。每句话都是喊出来的,后面都带着惊叹号。

  “我的牙齿把世界各地的牙科医生都惊呆了!”她说,我在每家大的牙科中心都接受过检查,但谁也弄不清它们为什么这么坚固!有人愿意给我一大笔钱,要拿我去做实验,但我喜欢旅游,就没有答应!”

  她拿起四根钢条,每根大约都有三十厘米长,粗细不等。她请观众自愿上台,就有四个男人走了上去。她给了每个人一根钢条,叫他们使劲儿把它们折弯。他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谁也没有成功。等他们都败下阵去后,“钢牙”格莎拿起最细的那根钢条,放进嘴里,咔嚓一下就咬断了!

  她把两截钢条拿给了一个人。他吃惊地瞪着它们,然后把一截放进自己嘴里咬了咬,要验证它是否真是钢的。他差点把牙齿都磕碎了,痛得惨叫起来,这证明钢条是真的。

  格莎把第二根、第三根钢条拿起来,如法炮制,它们都比第一根粗。轮到第四根了,它是四根里面最粗的,格莎居然嘎吱嘎吱地把它们嚼成了碎片,就仿佛那是一根巧克力棒。

  接着,两个带兜帽的助手上来拿一面大大的暖气片,格莎在上面咬出了许多洞!然后他们又给了她一辆自行车,她连车身带轱辘一股脑儿放进嘴里,嘎吱嘎吱地嚼成一个小球!我想,世界上不管什么东西,只要“钢牙”格莎拿定了主意,就没有她咬不碎的。

  她又请观众自愿上台。她递给一个观众一把大锤和一根大凿子,又递给另一个观众一把小锤和一根小凿子,再递给第三个观众一把电锯。她仰面躺下来,把大凿子放进嘴里,朝第一位自愿者点了点头,示意他用大锤去砸凿子。

  那人把大锤高高举过头顶,狠狠地砸了下来。我以为他要把格莎的脸砸成肉饼了,看来其他许多人也是这样想的,因为他们纷纷倒抽冷气,用手捂住了眼睛。

  但格莎可不是傻瓜,她猛地一闪躲开了大锤砸在了地上。她坐起来,呸地吐出嘴里的凿子。“哼!”她轻蔑地哼了一声,“你以为我就那么傻吗?”

  h最`*新章m节上o酷g匠网e

  一个戴蓝色兜帽的人走上台,把那大锤从那男人手里拿了过去。“我只是叫你上台证实大锤是真的!”格莎冲那人说。“好了,”她又对我们观众席里的人说,“瞅仔细了!”

  她又躺了下来,把凿子塞进嘴里。带兜帽的人等了片刻,然后高高举起大锤,猛地砸了下去,速度比刚才那人更快,用的劲儿也更大。大锤砸中了凿柄,发出一声尖锐的巨响。

  格莎坐了起来。我以为会看见牙齿从她嘴里掉出来呢,但她张开嘴巴,拿掉凿子后,牙齿完好如初,连一道裂缝也看不见!她大笑起来,说道:“哈!你们以为我没有真本事就敢胡吆喝吗!”

  她让第二个自愿者动手,那人手里拿着小锤子和小凿子。她提醒他别弄伤了她的牙床,然后让他把凿子插进她的牙齿里,重重地敲打。他抡起锤子,使劲地砸呀砸呀,差点把胳膊累断了,也丝毫没能伤害那些牙齿。

  第三个自愿者试用电锯把牙齿锯掉。他用锯子在她嘴里来来回回地拉呀拉呀,火花溅的到处都是,但他放下电锯、擦去粉磨好后,格莎的牙齿还是那样洁白、明亮、坚固。

  在她之后上场的是“曲体双胞胎”赛弗和赛萨。这对双胞胎长得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和“排骨”亚历山大一样,也是柔体杂技演员。他们的表演包括把身体和对方缠绕在一起,看上去就像一个人有两个前胸却没有后背,或者有两个上身却没有下肢。他们的演技很娴熟,看着倒是怪有趣的,但跟其他演员比起来,就显得不够带劲儿了。

  赛弗和赛赛的表演结束后,塔尔先生走上台,感谢我们的光临。我以为怪物们还会再次出场,在舞台上站成一排,然而没有。塔尔先生只是说,我们出去的时候可以在大厅后面再买到一些礼品。他叫我们把这个马戏团介绍给我们的朋友。然后他再次感谢我们的光临,并说演出到此结束。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收场了,我觉得有些失望,但时间已经很晚,我猜想怪物们大概都累了。我站起来,拿起我买的那些东西,转身正想对斯蒂夫说些什么。

  他抬眼望着我后面的楼厅,眼睛睁得大大的。我扭头想看他在望什么,就在这时,我们身后的人突然尖叫起来。我抬眼一看,明白了。

  楼厅上有一条大蛇,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样长的蛇呢。它正顺着一根柱子,滑向楼底的人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