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酷匠网\f首√a发%D

  “并不是所有的蜘蛛都是有毒的。”暮先生说。他的声音很低沉。我好不容易才把目光从斯蒂夫身上移开,盯着舞台上。“大多数蜘蛛都像你们在世界上任何地方看到的蜘蛛一样,对人是无害的。即使那些有毒的,身上的毒性也只够毒死一些很小的动物。”

  “但有些蜘蛛是致命的!”他继续说道,“有些蜘蛛一口就能把人咬死。这些蜘蛛很罕见,只有极其偏远的地方才能找到,但它们确实存在。”

  “我这有一只这样的蜘蛛。”他说着就把笼子的门打开了。一时间没有动静,然后,从笼子里面爬出来一只我平生见过的最大的蜘蛛。它的颜色有绿有紫又有红,长着毛茸茸的长腿和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我一向不怕蜘蛛,但这只蜘蛛的样子却有些可怕。

  蜘蛛慢慢地往前爬,然后腿一弯,身体伏了下来,好像在等待捕捉一只苍蝇。

  “八脚夫人已经在我身边待了好几年,”暮先生说,“它比普通蜘蛛的寿命长。把它卖给我的那个修道士说,像它这个种类的蜘蛛,有的能活二三十年呢。它真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动物,不仅有毒,而且很有智慧。”

  就在他说话的当儿,一个戴蓝色兜帽的人牵着一头山羊走上了舞台。山羊发出惊慌失措的咩咩叫声,不停地挣扎着要逃跑。戴兜帽的人把它拴在桌子上就离开了。

  蜘蛛看见山羊,听见山羊的叫声,就开始行动起来。它爬到桌子边上停在那里,似乎在等待指令。暮先生从裤兜里掏出一只闪闪发亮的六孔小笛——他干脆就管它叫笛子。短促地吹了几声,八脚夫人立刻一跃而起,落在山羊的脖子上。

  蜘蛛落下时,山羊惊跳起来,开始大声的哀叫。八脚夫人不予理会,牢牢地粘在山羊身上,然并朝头部挪动了几厘米。它觉得一切就绪了,就露出它的长牙,把它们深深地插进了山羊的脖子!

  山羊突然呆立不动,眼睛睁得老大。它停止了哀叫,几秒钟后,通倒在地上。我以为它死了,可后来发现它还在呼吸。

  “这支笛子是我控制八脚夫人的手段。”暮先生说。我的目光从倒地的山羊身上挪开。他把笛子举过头顶,慢慢挥了几下。“尽管我们共同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但它不是一个供玩赏的宠物,如果我的笛子丢了,它肯定会把我咬死。”

  “山羊被麻醉了。”他说,“我训练八脚夫人不要一口咬死。如果我们不管小羊,它最后还是要死的——被八脚夫人咬了便无药可救——但我们要迅速结束它的生命。”他吹了吹笛子,八脚夫人在山羊的脖子上爬动起来,最后站在它的一只耳朵上。它又露出长牙咬了一口,山羊颤抖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它死了。

  八脚夫人从山羊身上滑下来,朝舞台前面爬来。坐在前排的人都吓坏了,有几个人慌张地站了起来。但听到暮先生一句简单的命令,他们又吓得不敢动了。

  “不要动!”莫先生压低声音说,“别忘了刚才给你们的警告:突然发出声音可能意味着死亡!”

  八脚夫人在舞台边缘停住脚步,然后靠两只后腿站立起来,就像狗那样!暮先生轻轻吹着笛子,它开始向后倒退着走,仍然只靠两条后腿支撑着身体。它走到离它最近的那条桌子腿边,转身爬了上去。

  “你们现在安全了。”暮先生说,前排座位上的那些人这才慢慢坐了下来,尽量不发出声音。“可是我请求你们,”他又说道,“不要大声喧哗,不然的话,它就会向我进攻。”

  暮先生显得很惊恐,我不知道他是真的感到害怕呢,还是这也是表演的一部分。他用右胳膊的衣袖擦了擦前额,然后把笛子重新放进嘴里,吹出一个奇怪的声音。

  八脚夫人先扬起脑袋,然后好像点了点头。它爬过桌面,最后站在了暮先生面前。暮先生放下右手,八脚夫人爬上了他的胳膊。一想到那些毛茸茸的长腿在他的皮肉上爬动,我浑身直冒冷汗。而我还是喜欢蜘蛛的呢!那些平时害怕蜘蛛的人,一定紧张的把腮帮子里的肉都咬碎了。

  八脚夫人爬到暮先生的肩头,又匆匆顺着肩头爬上他的脖子、耳朵,一直爬到他的头顶,然后伏下身子。它看上去就像一顶滑稽古怪的帽子。

  过了一会儿,暮先生又开始吹笛子了。八脚夫人在他另一侧脸颊上顺着那道伤疤爬下来,随即又爬了几步,头朝下趴在穆先生的下巴上。然后它吐出一根丝,让身体悬挂下来。

  它现在悬挂在暮先生下巴下面十厘米处,开始慢慢地左右摇摆。很快,它就摆到与暮先生耳朵平行的高度。它的长腿都收了起来,从我坐的地方看去,它的样子就像一团毛线球。

  就在这时,它突然往上高高荡起,暮先生把脑袋向后一仰,八脚夫人就径直飞到半空中。那根蛛丝断了,它一圈一圈地翻着跟头。我望着它飞上去又落下来,以为它会掉到地板或桌子上,没想到它居然稳稳地落在暮先生的嘴巴里!

  一想到八脚夫人就要顺着暮先生的喉咙滑下去,钻进他的肚子里,我差点吐了出来。我以为它肯定会把暮先生咬死,可是这只蜘蛛比我知道的聪明的多,它刚才落下来的时候已经伸出腿来,抓住了暮先生的嘴唇。

  暮先生把脑袋伸到前面,让我们看清他的脸。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八脚夫人就悬挂在他的嘴唇间。他的身体有节奏地跳动,在他嘴里出出进进,看上去就想一只他不停地对着它吹气吸气的气球。

  我不知道那笛子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暮先生现在怎么控制蜘蛛。就在这时,塔尔先生拿着另一只笛子出现了。他吹的不像暮先生那样好听,但也足以唤起八脚夫人的注意。它仔细听着,然后从暮先生的嘴巴的一边爬到另一边。

  起初我不知道它要做什么,便使劲儿伸长脖子看着。后来我看见慕先生的嘴唇上有一根根的白丝,这才明白过来:它在织网!

  它织完网,就像刚才那样从暮先生下巴上悬挂下来。暮先生的嘴巴上织了一张大大的蛛网。他把整个蛛网舔到嘴里嚼着!他把蛛网整个都吃了下去,然后揉揉肚子(小心不要碰到八脚夫人),说道:“味道真美,没有什么比新鲜蛛网更好吃的了。在我的家乡这可是一道美餐呢。”

  他又让八脚夫人在桌子上堆球,然后让它站在球上保持平衡。他拿出几件小小的体操设备,很小很小的杠铃、绳子和吊环,开始测试它的本领。凡是人能做到的八脚夫人都照样能做,比如把杠铃举过头顶,还有顺着绳子爬上去,把自己悬在吊环上。

  然后,暮先生端出一套很小很小的餐具。有小盘子、小刀子、小叉子,还有小巧玲珑的玻璃杯。盘子里装满了死苍蝇和其他小昆虫,我不知道玻璃杯里是什么。

  八脚夫人开始用餐了,举止非常优雅,简直挑不出毛病。它居然能拿起刀叉,每次四把,把食物往自己嘴里送。桌上还有一只假盐瓶,它拿起来往一只盘子里撒了一些!

  大概就在八脚夫人端起玻璃杯喝东西时,我认定它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宠物。只要我能得到它,要拿什么去换我都舍得。我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使我能把它买下——爸爸妈妈也不会也绝不会让我养它——但我还是忍不住渴望着。

  表演结束了,暮先生把蜘蛛放回笼子里,深深地鞠了一躬,全场观众热烈鼓掌。我听见好多人说,让蜘蛛咬死可怜的山羊是不公平的,可是那一幕多么刺激啊!

  我转向斯蒂夫,想告诉他我认为这只蜘蛛有多么棒,但他还盯着暮先生呢。他看上去不再害怕了,但他的样子还是有些不对头。

  “斯蒂夫,怎么了?”我问。

  他没有回答。

  “斯蒂夫?”

  “嘘!”他厉声地说,然后一句话也不肯再说,直到暮先生离开了舞台。他望着那个古怪的男人回到舞台侧翼,然后才转向我,喘着气说:“真是太令人惊讶了!”

  “是那只蜘蛛吗?”我问。“它真了不起,你认为——”

  “我说的不是蜘蛛!”他不耐烦地说,“谁在乎一只傻里傻气的破蜘蛛?我说的是……是暮先生。”他停顿了一下,才说出那人的名字,似乎他本来想用另一个名字称呼他。

  “暮先生?”我不解地问。“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不过吹了吹笛子而已。”

  “你不明白,”斯蒂夫没好气地说,“你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怎么,你知道吗?”我问。

  “知道,”他说,“不瞒你说,我确实知道。”他摸了摸下巴,脸上又显出担忧的神情。“我只希望他不知道我知道。如果他知道了,我们大概就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