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肚”拉莫斯走后,两个穿着带蓝色兜帽的斗篷的人走过来兜售礼品。那些东西真是太棒了,有拉莫斯刚才吃的螺钉和螺帽的巧克力模型,有和“排骨”亚历山大一模一样的橡皮小人儿,你可以把他们弯过来拧过去。还有从狼人身上剪下来的毛发,我买了一点儿,发现它又粗又硬,像刀子一样锋利。

  “待会儿还有更新奇的玩意儿呢,”塔尔先生在舞台上宣布道,“别把你们的钱一下子都花光了。”

  “这个玻璃雕塑多少钱?”斯蒂夫问。就是刚才“双肚”拉莫斯吃的那种雕塑。戴蓝色兜帽的人什么也没说,只是举出一个写着价格的牌子。“我不识字,”斯蒂夫说,“你能告诉我要多少钱吗?”

  我吃惊地瞪着斯蒂夫,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谎。戴蓝色兜帽的人还是没有说话。这次他(也许是她)很快地摇了摇头,不等斯蒂夫在提出新的问题,就往前走去了。

  “怎么回事?”我问。

  斯蒂夫耸耸肩。“我想听他开口说话”,他说,“看他是不是人。”

  “他当然是人”,我说,“不然还能是什么?”

  “这可说不准”,他说,“所以我才要问呢,他们总是把脸遮得严严实实。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他们大概是害羞吧。”我说。

  “也许吧。”他说,但我看得出来,他并不相信这一点。

  卖礼品结束后,下一个怪物登场了,就是那个有胡子的女士。起初我还以为这个节目是个玩笑,因为她脸上一根胡子也没有!

  塔尔先生站在她身后说道:“女士们、先生们,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节目。这位托丝佳是我们大家庭的新成员,她是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演员之一,真的具有非凡的天赋。”

  塔尔先生走下舞台。托丝佳长得非常漂亮,穿着飘逸的红长袍,上面有左一道右一道的开衩和裂口,剧场里许多男人都开始咳嗽,并在座位里动来动去。

  托丝佳走到舞台边缘,好让我们看得更清楚些,然后说了几句什么,听上去就像海豹在叫。她双手捂住两边面颊,轻轻地按摩皮肤。然后她用两根手指堵住鼻孔,一只手轻轻挠着下巴。

  再离奇的事情出现了:她开始长出胡子来!先是下巴,然后是上嘴唇,再后来是两腮,最后脸上全长满了又长又直的金黄色胡须。

  那些毛发长到大约十来厘米的时候,突然停止了。她放开堵着鼻孔的手指,走下舞台,来到观众席中。她在剧场里四处走动,让观众拉扯、抚摸她的胡子。

  在她走路时,胡子还在不断变长,最后一直拖到了她的脚上!她一直来到剧场后排,然后转身返回舞台。尽管一丝风也没有,可她的胡须还是四处飘舞,在她经过时扫拂着观众的脸。

  她回到舞台上后,塔尔先生问有没有人带着剪刀。许多女人都带着呢。塔尔先生就邀请几个人上台去了。

  “如果有谁能剪下托丝佳的胡子,怪物马戏团就奖给他一根结结实实的金条。”塔尔先生说,然后举起一块金灿灿的小金锭,表示他不是在开玩笑。

  最f《新章2`节%上酷-!匠4◇网$

  许多人都兴奋起来,剧场里几乎每个人都拼命想剪下托丝佳的胡子,闹了有10分钟。但他们都失败了!什么也剪不断“胡子夫人”的胡子,就连塔尔先生递过来的那把花园里用的大剪刀也不管用。有趣的是,那胡子摸上去仍然软软的,就像普通的胡须一个样!

  最后大家服输了,塔尔先生请舞台上的人都下去,托佳佳又站在了舞台中央。她像刚才那样抚摸她的面颊,然后堵住鼻子,这时胡子居然往回缩!大概花了两分钟时间,所有的胡须都缩没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了,她的样子就跟她先前刚出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她下场时,观众们报以热烈的喝彩。紧接着,下一个演出就开始了。

  这位演员叫“神手”汉斯。他一上台就跟我们谈起了他的父亲。他说他父亲一生下来就没有腿,于是学会了用手走路,走得像其他人用脚走路一样好,后来便把他的秘诀交给了自己的孩子。

  汉斯说完就坐了下来,抬起双腿,两只脚绕住了脖子。他靠两只手支撑着,在舞台上走来走去,然后跳下来,任意挑选了四个男人,提出要跟他们赛跑。

  他们可以用脚跑,而他用手,他还保证说,如果有谁跑得比他快,就可以得到一根金条。

  他们把剧场的通道当做跑道,汉斯尽管条件不如另外四个人,却很轻松地赢了他们。他声称他用手可以在八秒钟内跑完100米,剧场里的人都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后来,他又表演了几个令人咋舌的体操动作,证明一个人即使没有腿照样也可以运动自如。他的表演虽然不是特别的惊心动魄,但看着也是享受。

  汉斯下台后,出现了片刻的静场,然后塔尔先生上台了。“女士们、先生们,”他说,“我们的下一个节目也是非常独特、令人称奇的。它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因此我要求你们不要发出声音,也不要鼓掌,除非我告诉你们危险已经过去。”

  全场立刻安静下来。经过刚才狼人的事情之后,大家都用不着他再说第二遍。

  剧场里鸦雀无声,塔尔先生走下舞台。他一边走,一边报出下一个怪物的名字,但他的声音很轻:“暮先生和八脚夫人!”

  灯光被调得很暗,一个阴森森、令人毛骨悚然的男人走上了舞台。他个子很高,皮肤似白蜡一般,只是头顶上有一小撮橘黄色的头发。他的左颊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一直延伸到嘴角,嘴巴看上去仿佛咧到了腮帮子上。

  他穿着暗红色的衣服,手里提着一只木头笼子。他把笼子放在一张桌子上,定了神,然后转身面对我们。他鞠了个躬,脸上露出微笑。他笑起来的样子更吓人,就像我以前看过的一部恐怖电影里的一个疯癫的小丑!接着,他开始解释他的演出。

  他讲话的前一部分我没有听见,因为我的眼睛不是望着舞台上面,而是望着斯蒂夫。你瞧,暮先生走出来时,全场一片寂静,只有一个人大声地喘息着。

  是斯蒂夫。

  我好奇地瞪着我的朋友。他的脸色几乎和暮先生的一样煞白,而且全身都在发抖。他甚至把刚才买的“排骨”亚历山大的橡皮模型都掉在了地上。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暮先生,目光好像黏在了他身上。我望着他瞪着那个怪物的样子,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好像看见了一个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