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尖叫。怪物是挺吓人的,但它被链子拴在笼子里面。我想人们大概是为了好玩才尖叫的,就像人们在过山车上大喊大叫一样,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害怕得要命。

  那是狼人。他长的很丑,浑身都是毛,只是腰上系着一块小布条,就像人猿泰山一样,所以我们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他毛蓬蓬的大腿、肚子、后背和胳膊。他长着一大把茂密的胡子,把大部分脸都遮住了。他的眼睛是黄的,牙齿是红的。

  他使劲儿摇晃着笼子的铁栅,大声吼叫着。那确实让人害怕。他吼叫时,又有更多的人开始尖叫。我也差点尖叫起来,但我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毛娃娃。

  狼人继续摇晃着铁栅,不停地跳来跳去,然后才安静下来。他像狗一样坐了下来,这是塔尔先生走上舞台,开始说话。“女士们、先生们,”他说,尽管声音低沉而沙哑,但每个人都能听见他在说什么。“欢迎你们光临怪物马戏团,这里聚集了世界上最离奇古怪的人。”

  酷-P匠{网永R久?%免4G费pX看A小Ef说d

  “我们是一个古老的马戏团,”他继续说道,“我们巡回演出了五百年,把奇艺的节目带给一代又一代人。我们的演员阵容改变了许多次,但我们的宗旨始终不变,那就是要让你们感受到震惊和害怕!我们上演的节目又奇特又恐怖,你们在别处是绝对看不到的。”

  “胆子较小、容易害怕的人应该趁早离开,”他警告道,“我相信今晚有人以为这是一个玩笑开来的。他们大概以为我们的怪物只是一些乔装打扮的人,或没有危险的怪人。不是这样的!你们今晚看到的每个节目都是真的,每个演员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一个是没有危险的。”

  他的话说完了,走下舞台。接着,两位穿着闪光衣服的漂亮女人走上舞台,打开狼人笼子门上的锁。几位观众显得非常害怕,但没有人离开。

  狼人从笼子里出来以后,一个劲儿地在狂吼、咆啸。后来一个女人用手给他施了催眠术,另外一个女人对观众讲话。

  “你们必须保持绝对安静,”她说话带着点儿外国口音,“只要我们控制着狼人,他就不会伤害你们,但如果有响声,就会把他惊醒,他就会变得非常危险!”

  她们准备好了以后,就带着被催眠的狼人从舞台上下来,走过整个剧场。狼人的头发脏兮兮的,他走起路来弯腰曲背,手指一直垂到膝盖附近。

  两个女人一直在狼人左右,提醒观众保持安静。如果你愿意,她们还让你摸一摸狼人,但你的动作必须特别温和。狼人走过去时,斯蒂夫摸了摸它,但我害怕狼人会醒过来了我就没有去摸。

  “感觉怎么样?”我尽量压低声音问道。

  “怪扎人的,”斯蒂夫回答,“像一只刺猬。”他把手指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还有一股子怪味儿,像烧糊的橡胶。”

  狼人和两个女人顺着一排排座位往后走,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我不知道那声音时是怎么发出来的,但狼人突然吼叫起来,一把推开了两个女人。

  观众们大声尖叫,那些离他最近的人从座位上跳起来,没命地逃跑。一个女人慢了一步,狼人猛地朝她扑去,把她拉倒在地面上。她歇斯底里地惨叫着,但没有人过去救她。狼人把她仰面翻过来,然后张开大嘴,露出可怕的牙齿。女人举起一只手想挡住他,但他一口咬住,把手咬掉了!

  有两个人看到这一幕晕了过去,又有更多的人开始尖叫、逃跑。这时,塔尔先生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突然出现在狼人的身后,用手臂搂住狼人。狼人挣扎了几秒钟,但塔尔先生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狼人很快就安静了。然后塔尔先生领着狼人返回舞台,那两个穿闪光衣服的女人让观众平静了下来,并叫他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但是人们迟疑着。那个手被咬掉的女人还在尖声惨叫。鲜血从她断了的手腕里喷出来,流到地板上,溅到别人身上。斯蒂夫和我张大嘴巴,呆呆地望着她,我们猜想她大概要死了。

  洛尔先生从舞台上下来,捡起那只断手,很响地吹了一声口哨。两个身穿蓝长袍、头戴蓝兜帽的人跑了过来。他们个头很矮,比我和斯蒂夫高不了多少,但胳膊和腿都很粗壮,肌肉也很结实。塔尔先生把那女人扶起来,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什么。她停止了尖叫,一动不动地坐着。

  塔尔先生抓住女人的手腕,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棕色的小皮口袋。他用闲着的那只手打开口袋,将一些闪闪发亮的粉红色粉末撒在血淋淋的手腕上。他把断手接在手腕上长两个穿蓝衣服的人点了点头。他们拿出两根针和许多橘黄色的线。然后他们就开始一针一线地把单手缝回到手腕上!剧场里的观众也看得目瞪口呆!

  穿蓝长袍的人缝了大概五六分钟。女人一点儿也不觉得疼,尽管那两根针在她的皮肉里穿出穿进,围着手腕缝了一圈。终于缝完了,那两人收起针和没有用完的线,回到了他们刚才出来的地方。他们的兜帽一直把脸遮得严严实实,我看不出他们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走了以后,塔尔先生松开那女人的手,朝后退了两步。

  “活动活动你的手指。”他说。那女人愣愣地望着他。“活动活动你的手指!”塔不先生又说了一遍。这次她动了动手指,手指居然能动了!

  大家都吃惊地抽了口冷气。那女人呆呆地瞪着她的手指,仿佛不敢相信它们是真的。她又动了动它们。然后她站起来,把手高高举过头顶,使劲儿挥舞、摇晃着,那手完好如初!上面的针脚还能看见,但已经没有血了,而且手指活动自如。

  “你不会有事的,”塔尔先生对她说,“针脚过两天就会脱落,然后就一切正常了。”

  “大概没有那么简单吧!”一个声音喊了起来,接着一个红脸膛的大汉走向前来。“我是她的丈夫,”他说,“要我说,我们应该去找医生,然后再去见警察!你们不能把那样一个野兽放到观众中间来!如果他把我妻子的脑袋要掉了呢?”

  “那她就死了。”塔尔先生心平气和地说。

  “听着,你这家伙——”那丈夫又要说什么,但塔尔先生打断了他。

  “先生,请你告诉我,”塔尔先生说,“狼人进攻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我?”那男人反问。

  “是啊,”塔尔先生说,“你是她的丈夫。野兽失控时,你就坐在她旁边。你为什么不跳出来救他呢?”

  “噢,我……来不及……我不能……我没有……”

  这个做丈夫的不管说什么,都不可能让人心服口服,因为真实的答案只有一个:他当时只顾自己逃命去了。

  “听我说,”塔尔先生说,“我向你们发出了合理的警告。我说这场演出可能会有危险。这不是一个美好、安全的马戏团,不会一切都一帆风顺。失误难免会发生,有时候人们的下场比你的妻子还要糟糕许多呢。所以这种表演才被禁止,所以我们必须三更半夜在废弃的老剧场里演出。在大多数情况下,演出都很顺利,不会有人受伤。但我们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塔尔先生原地转了一圈,似乎轮流望着每个人的眼睛。“我们不能保证你们大家的安全,”他大声吼道,“这样的事故一般不会发生,但它有可能会发生。我再说一遍,如果你们觉得害怕,就请离开,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离开!”

  有几个人真的走了,但大多数人都留了下来观看其他演出,就连那个的差点丢了一只手的女人也没有走。

  “你想走吗?”我问斯蒂夫,心里隐约希望他做出肯定的回答,我很兴奋,但同时也很害怕。

  “你疯了吗?”他说,“这简直太棒了!你总不会想走吧?”

  “才不呢。”我撒谎道,并且挤出一丝颤抖的微笑。

  唉,真希望我当时没有那么担心自己显得像个胆小鬼!那样我就会离开,后来的一切就会平平安安。可是,不行啊,我必须表现得像个男子汉,坐在那里,坚持到演出结束。但愿你能够知道,从那以后,我多少次希望自己当时使出全身的劲儿,头也不回地从那里逃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