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发现自己站在一道又长又黑、寒冷刺骨的走廊里。我身上穿着夹克衫,但我还是冷得发抖。冷死了!

  “为什么这么冷?外面很暖和的呀。”我问斯蒂夫。

  “老房子都是这样。”他对我说。

  我们朝前面走去。走廊另一头有灯光,越往前走,光线就越亮。这使我感到欣慰——如果越走越广的话我肯定受不了——那就太可怕啦!

  墙上被划得左一道右一道,还有人在上面乱写乱画过,天花板一片片的剥落了。这真是一个毛骨悚然的地方。在大中午就已经够可怕的了,更何况现在是晚上十点,离午只有两个小时!

  “这里有一扇门。”斯蒂夫说着,停住脚步。他把门推开一道缝,门吱吱嘎嘎地响了起来,我差点转身就跑。那声音就像棺材盖被人撬开一样!

  斯蒂夫好像一点也不害怕,把头伸了进去。他什么也没说,让自己的眼睛适应了里面的黑暗。过了几秒钟,他把身子缩了回来。“是楼梯,通向上面的楼厅。”他说。

  “那个小孩就是从那上面掉下来的?”我问。

  “是的。”

  “你说我们要不要上去呢?”我问。

  他摇了摇头。“我看还是别上去了。上面很黑,没有一丝灯光。我们看看能不能找到另一条路进去,可是我觉得——”

  “需要帮助吗,小伙子们?”有人突然在我们身后说道,吓得我们差点灵魂出窍!

  我们赶紧转过身,前面站着一个人,似乎是世界上最高的人。他低头望着我们,就好像我们是两只老鼠。他太高了,脑袋几乎碰到了天花板。他的两只大手瘦骨嶙峋,一双眼睛黑极了,像两团漆黑的煤镶嵌在他的面孔中央。

  “你们这样两个小孩子这时候出来乱跑,不是太晚了吗?”他问。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有点像青蛙的声音,但他的嘴唇几乎一动不动。他肯定能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口技演员。

  “我们……”斯蒂失刚说了两个字就停了下来,舔了舔嘴唇,才接着说下去,“我们是来看怪物马戏表演的。”他说。

  “是吗?”那人慢慢地点点头。“你们有票吗?”

  “有。”斯蒂夫说,把他的票拿了出来。

  “很好。”那人小声嘟囔道。然后转向我说:“那么你呢,达朗?你有票吗?”

  “有。”我说着就到口袋里去掏我的票。突然,我愣住了。他知道我的名字!我扫了一眼斯蒂夫,他正在瑟瑟发抖。

  高个子男人笑了。他的牙齿黑黑的,还掉了几颗,舌头黄腻腻,脏兮兮的。“我是塔尔先生,”他说,“是怪物马戏团的老板。”

  “你怎么知道我朋友的名字?”斯蒂夫勇敢地问。

  塔尔先生笑了。他弯下腰,跟斯蒂夫脸对着脸。“我知道许多事情,”他低声说,“我知道你们的名字,还知道你们住在哪里,还知道你不喜欢你的爸爸和妈妈。”他把脸转向我,我吓得后退了一步。他的呼吸臭气熏天。“我知道你没有告诉你爸爸妈妈要到这里来,我还知道你的票是怎么赢来的。”

  “怎么赢来的?”我问。我的牙齿抖得太厉害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听没听见我的问话。即使他听见了,他也没打算回答,因为他接着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去。

  “必须抓紧时间了。”他说着就迈开了步子。我原以为他的步子一定很大,没想到他的步子很小。“演出就要开始了。其他人都已经坐好了。你们迟到了,孩子。算你们走运,我们还没有开演。”

  他转过走廊尽头的一个拐角。当时他只在我们前面两三步远的地方,但待我们转过拐角时,他已经坐在一张长桌子后面了,桌子上还铺着黑布,一直拖到地上。他现在戴着一顶红色的高帽子,手上还戴着手套。

  “请把票拿出来。”他说,伸手接过票,张开嘴巴,把票塞了进去,然后嚼了嚼就咽了下去!

  “很好,”他说,“现在你们可以进去了。我们一般是不欢迎小孩子的,但我看得出来,你们俩都是好样的有胆量的年轻人,我们可以破例。”

  我们前面有两道对开的蓝色的帘子,从大厅尽头挂下来。斯蒂夫和我面面相觑,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们直接往前走吗?”斯蒂夫问。

  “那还用说。”塔尔先生说。

  “没有女引路员拿手电筒给我们引路吗?”我问。

  他大声笑了起来。“如果你需要有人拉着你的手,”他说,“你应该把保姆带来。”

  他的话使我很恼火,一时间我忘记了我心里有多害怕。“好吧。”我气冲冲的说,猛地跨前一步,把斯蒂夫都惊呆了。“既然就是这里……”我飞快地走上前,一把推开帘子。

  我不知道这些帘子是什么材料做的,摸上去像是蜘蛛网。我穿过帘子立刻停住脚。我站在一道短短的走廊里,前面几米远的墙上挂着另外一对帘子。我身后传来一点声音,接着斯蒂夫便来到了我身边。我们可以听见对面的帘子后面有喧哗的人声。

  “你认为安全吗?”我问。

  “前进的后退要安全一些。”他回答,“我想,如果我们返回去,塔尔先生肯定会不高兴的啊。”

  “你说,他怎么对我们的情况什么都知道呢?”我问。

  W¤酷匠D网'首e发

  “他一定能看透别人心里在想什么。”斯蒂夫回答。

  “噢,”我仔细思索着他的回答,过了几秒钟,我又坦白地说。“他差点把我吓死了。”

  “我也吓得够呛。”斯蒂夫说。

  然后,我们就向前走去。

  这是一间很大的屋子。剧院里的椅子早就被搬走了,但里面又搬进来许多可以折叠的帆布椅。我们在那里寻找空座位。整个剧院都坐满了,除了我们,其他都是大人。我可以感觉到人们在望着我们,小声地议论着。

  仅有的两个空座位在前面第四排。我们必须跨过许多条腿才能坐进去,这惹得人们低声发着牢骚。我们坐下来以后,发现这两个位子非常好,正好在中间,前面也没有高个子的人挡着我们。舞台上的情形我们看得清清楚楚。

  “你说,他们会卖爆米花吗?”我问。

  “怪物马戏团?”斯蒂夫很轻蔑的说,“你别做梦了!他们大概会卖蛇蛋或壁虎眼睛,但我敢打赌他们绝不会卖爆米花!”

  剧院里的人形形色色,五花八门。有些人衣冠楚楚,有些人却穿着运动服。有些人已经很老了,有些人比我和斯蒂夫大不了几岁。有些人毫不在乎地与同伴谈天说地,就好像在观看一场足球比赛,另外一些人则默默地坐在座位上,紧张地东张西望。

  但是每个人脸上都显露出兴奋的神情,我可以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出来。我和斯蒂夫的眼睛里也闪烁着这种兴奋的光芒。我们似乎都知道我们就要看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了,这可是我们以前从未看见过的呀。

  就在这时,响起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剧场里安静下来。喇叭声响了好长好长时间,越来越响,越来越响,电灯一盏接一盏地熄灭了,然后剧场里变得漆黑一片。我心里又害怕起来,但现在要离开已经来不及了。

  突然,喇叭声戛然而止,剧场里一片寂静。我的耳朵嗡嗡作响,有几秒钟脑袋直发晕。然后我回过神来,在椅子上坐直身子。

  在剧场上面高高的地方,有人拧亮了一盏绿色的灯,把舞台照亮了。啊,看上去真是说不出的怪异!大约有一分钟,什么动静也没有。然后两个男人拖着一只笼子,走上了舞台。笼子底下有轮子,上面盖着一张像是大熊皮地毯般的玩意儿。他们走到舞台中央停住了,扔下手里的绳子,转身跑回了舞台侧翼。

  又是一片静默,持续了几秒钟。然后喇叭声再次大作,吹了短促的三声。笼子上面的地毯飘落下来,第一个怪物亮相了。

  尖叫声四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