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后,是多尔顿先生的历史课。我们在学习第二次世界大战史。我不是很感兴趣,但斯蒂夫认为很棒。只要是跟人杀人啦、战争啦有关的事情,他都喜欢。他经常说他长大了想当一名雇佣兵——就是为钱打仗的人。他是真心这么说的!

          历史课后,是数学课,真令人不敢相信——又是多尔顿先生,已经连着三节课了!我们平常的数学老师休病假了,其他老师只要有空就来代课。

          斯蒂夫简直乐坏了。他最喜欢的老师,接连上了三节课!边是多尔顿先生第一次给我们上数学课,斯蒂夫开始出风头了,他告诉多尔顿先生我们上到了什么地方,又开始解释比较几个比较统人的问题,好像就跟一个孩子在说话。多尔顿先生倒不介意。他熟悉斯蒂夫的脾性,知道怎么对付他。

          一般情况下,多尔顿先生教起课来总是得心应手——他教课很有趣,但我们上完课总能学到点东西——可是他在数学方面就不太行了。他倒是挺卖力气,但我们看得出来,他有点力不从心。他在那里焦头烂额地忙着应付,脑袋埋在数学书里。斯蒂夫在旁边提出各种“热心的”建议,我们其他人开始坐不住了,互相交头接耳,递小条子。

          我给阿兰递了个条子,叫他把他带来的那张神秘的纸给我看看。一开始他不肯的递过来,但我不停递条子过去,最后他只好答应了。托尼和他只隔两个座位,就先把那张纸拿到了手里。他打开仔细地看了起来,他看着看着,脸上开始放光,嘴巴慢慢的睁开了。当他读了三遍以后,把那张纸递给我时,我很快就明白是为什么了。

          这是一张小海报,是一个巡回马戏团的广告传单。顶上画着一个狼头,狼的嘴巴张着,口水从牙齿间留下来。最后底下画着一只蜘蛛和一只蛇,它们都显得很凶恶。

  看!Y正版:章节上a酷Qw匠v网0#

          就在狼头下面,用红色的大写字母印着这样几个字:             怪物马戏团          下面是一些较小的文字:      怪物马戏团——只表演一星期!

        请看:赛弗和塞萨——曲体双胞胎!

          蛇娃! 狼人!“钢牙”格莎!

          暮先生和他的会表演的蜘蛛——八脚夫人!

           “排骨”亚历山大!

           “胡子夫人”!

           “神手”汉斯!

           “双肚”拉莫斯——世界上最胖的人!

          再下面是地址,告诉你在什么地方买票,这些的节目在什么地方表演。再往下,也就是在蛇和蜘蛛的画像上面,还印着:         胆小者不宜观看!

           票数有限!

          “怪物马戏团?”我自言自语地嘟嚷道。怪物马戏团!难道是怪物出来表演?看样子是的。

          我把传单又读了一遍,那些图画和奇异的表演者把我深深吸引住了。我实在太入迷了,把多尔顿先生忘到了脑后。直到我突然意识到教室里也沉默下来,我才想起他。我抬起头,看见斯蒂夫独自站在教室前面。他冲我伸出舌头,露出一个坏笑。我觉得我脖子后面的汗毛根根竖起,扭头一看,只见多尔顿先生站在我的后面读着传单,嘴唇抿得紧紧的。

          “这是什么?”他厉声说,一把将传单从我手里夺了过去。

         “ 是一份广告,先生。”我回答道。

         “你从哪弄来的?”他问。他看上去非常生气,我还从没见过他这么激动过。“你从哪弄来的?”他又问了一遍。

          我局促不安地舔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不想出卖阿兰,害得他倒霉——而且我知道他是不会自己坦白交代的:即使阿兰是最要好的朋友也知道,他不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可是我的脑子处于迟钝状态,我一下子编不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谎话。幸好,斯蒂夫挺身而出了。

          “先生,那是我的。”他说。

          “你的?”多尔顿先生慢慢地眨着眼睛说。

          “是我在公共汽车站附近捡到的。”斯蒂夫说,“一个老头儿扔的。我觉得他看上去怪好玩的,就捡了起来。我正准备待会下了课向你请教呢。”

          “噢,”多尔顿先生使劲儿不让自己显出高兴的样子,但我看得出来,他听了这话心里很受用,“那就不一样了,有求知欲总是好的,坐下,斯蒂夫。”斯蒂夫坐了下来。多尔顿先生用一个图钉把传单钉在黑板上。

          “很久以前,”他指着传单,说道,“存在着真正的怪物马戏表演。贪婪的骗子们把畸形人塞进笼子里,然后——”

          “先生,什么是畸形人,?”有人问。

        “  就是看上去不正常的人,”多尔顿先生说,“长着三条胳膊或两个鼻子的人;没有腿的人;个子特别特别高或特别矮的人。这些可怜的人除了长相特别以外,和我们大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骗子满把他们拉出去展览,还管他们叫怪物。骗子卖票叫大家来看他们,还欢迎大家来嘲笑和捉弄他们。片子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这些所谓的‘怪物’只给他们很少一点钱,还经常打他们,让他们穿破烂的衣服,从来不让他们洗澡。”

          “那太残忍了,先生。”德莱娜•普莱斯——一个坐在前排的姑娘说道。

          “是的,”多尔顿先生赞同地说,“怪物马戏团是残忍、野蛮的产物,所以我一看到它就气坏了。”他一把扯下传单。“他们在很多年前就被禁止了,可是你们会经常听见谣传,说他们仍然是蒸蒸日上。”

          “你认为怪物马戏团真的是让怪物表演吗?”我问。

          多尔顿先生要仔细看了看传单,然后摇了摇头。“我表示怀疑。”他说,“也许只是一场残酷的骗局。”他又说道,“如果它是真的,我希望在座的谁也别去看。”

          “噢,不会的,先生。”我们赶紧异口同声地说。

          “因为怪物表演是很可怕的,”他说,“他们表面上弄得像正常的马戏团一样,实际上藏污纳垢。谁要去捧场,所以就跟经营这种东西的人一样坏。”

          “谁想要看这种东西,那他的心理肯定很不正常。”斯蒂夫附和道,接着他望着我眨了眨眼睛,用口型说:“我们要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