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学校的厕所里坐着,嘴里哼着小曲儿。我没脱裤子,我是在英语课快要结束时感到恶心,才到厕所里来的。我的老师多尔顿先生在这些事情上特别厉害。他能知道你是装病还是真的不对劲儿。我举手说我不舒服,他看了我一眼,就点点头,叫我上去厕所。

          “把弄得你不舒服的东西吐掉,达朗,”他说,“然后再把屁股坐回到教室里来。”

          我希望每个老师都像多尔顿先生这样通情达理。

           结果,我并没有生病,但我还是感到恶心,就留在了厕所里。我听见下课铃声敲响,午休时间到了,同学们都匆匆跑了出来。我真想去跟他们一起玩,但我知道,如果多尔顿先生看见我这么快就跑到院子里,一定会气坏的。多尔顿先生这个人,如果你骗了他,他并不发火,只是沉默着,好长时间不理你,这还不如被他狠狠骂一顿来的痛快。

          于是我坐在那里,哼着小曲儿,眼睛看着手表等待着,就在这时,我听见有人叫我。“达朗!喂,达朗!你掉到茅坑里去了还是怎么着?”

          我笑了,是斯蒂夫·豹子。其实斯蒂夫姓伦纳德(在英语里,伦纳德Leonard和豹子Leopard 读音相似)大家都叫他斯蒂夫·豹子。这并不是因为那两个字读音差不多。其实斯蒂夫一直是我妈妈说的那种“野孩子”。他不管走到哪都惹是生非,跟别人打架,偷商店里的东西。有一天——当时他还坐在儿童推车里——他抓到一根尖尖的木棍,用它戳过路的女人(猜猜他戳的是什么部位,猜中无奖!)。

          他不管走到哪里,大家又害怕他又瞧不起他。但我不是这样。从我们第一次见面起,我就一直是他最好的朋友。妈妈说我是被他的那股野性儿吸引住了,我只是觉得跟他在一起很带劲儿。他性情暴躁,发起脾气来非常吓人。这也没什么,他发脾气时我就走开,等他平静下来了,我再回来。

          这些年来,斯蒂夫的名声有所好转——他妈妈带他去咨询了许多很不错的专家,他们教他怎样控制自己——但他仍然是校园里的一个小传奇人物,一般的人都不敢惹他,尽管有些人年龄比他大,块头也比他大。

          “喂,斯蒂夫,”我答应道,“我在这里。”我敲了敲门,让他知道我在哪扇门后面。

          他跑过来,我把门打开。他看见我穿看裤子坐在那里,就笑了。“你吐了?”他问。

           “没有。”我说。

           “你觉得要吐吗?”

           “大概吧。”我说。然后我突然往前一趴,发出呕吐的声音。哇!但斯蒂夫太了解我了,不会上当。

          “趁你趴在这儿的时候,给我擦擦靴子吧。”他说。我假装往他的鞋子上吐了口唾沫,用一张手纸把它们擦干净,逗得他哈哈大笑。

          “课上又讲什么了?”我问,一边坐直身子。

          “没什么,”他说,“还是老一套。”

          “你的历史家庭作业做了吗?”我问道。

          “明天才交呢,是吧?”他问,神情有些担忧。斯蒂夫总是忘记做家庭作业。

          “后天交。”我对他说。

          “噢,”他松了口气,说道,“那就更没事了。我还以为……”他停住了,皱起了眉头。“慢着,”他说,“今天是星期四,后天就是……”

          “你上当了!”我大喊一声,觉得他的肩膀一下。

          “哎哟!”他喊道,“真疼啊。”揉着胳膊,但我看不出他疼得并不厉害。“你出来吗?”他问道。

          “我本想呆在这里,欣赏欣赏风景。”我说着,靠在抽水马桶上。

          “别胡扯了,”他说,“我刚才进来时,我们已经二比五落后了,现在大概落后六七个球了,我们需要你。”他说的是足球,我们每天午休时都要踢一场。我们那个对一般总是有赢的,但最近我们好几个最棒的球员都不在了。戴天·摩根摔断了腿。萨姆·怀特因为搬家转了学。丹尼·柯坦不踢不踢足球了,他要用午休时间和谢拉·利出去拍拖,他喜欢那个姑娘。这个白痴!

          我是我们队里最好的前锋。我们还有更好的后卫和中场队员,托米·琼斯是全校最棒的守门员。但只有我能够冲在最前面,一天连进四五个球。

          “好吧,”我说着站了起来,“我来救你们。这个星期我每天都表演帽子戏法,现在不露一手太可惜了。”

          我们从几个大男孩身边走过——他们像往常一样在水池边抽烟——匆匆走到我的锁柜前,换上我的运动鞋,我以前有过一双很棒的运动鞋,是我在写作比赛中赢来的,但几个月前鞋带断了,鞋帮上的橡胶也开始剥落,而且我的脚也长大了!我现在穿的这双还行,但和以前那双不是一个品牌。

          我赶到球场时,我们是三比八落后。其实那不是真正的球场,只是一个长长的院子,在两端画出了球门柱。画球门柱的那家伙,准是个十足的傻瓜。他把一边的横梁画得太高,另一边又画得太低!

          “别害怕,神射手达朗·肖恩来也!”我冲进球场,球员们有的哈哈大笑,有的连声抱怨。我看得出,我的队员霎时振作起来,对手越来越不安了。

          我一开始就出脚不凡,在一分钟内连进两球。眼看我们就要追平或者伸出了,但是时间没有了。如果我早点赶过来,我们就赢了,可是就在我踢得正起劲时,该死的铃声响起来,我们七比九输了。

          就在我们离开球场时,阿兰·莫里斯跑了过来。他气喘吁吁,脸涨得通红。我有三个最要好的朋友:斯蒂夫·豹子、托米·琼斯,还有阿兰·莫里斯。我们一定是世界上最古怪的四个,因为我们中间只有一个人——斯蒂夫——有绰号。

          “看我找到了什么!”阿兰喊道,把一张湿乎乎的纸,在我们鼻子底下晃来晃去。

          “什么东西?”托米问,想把纸抓住。

          “是——”阿兰刚想说话,多尔顿先生冲我们喊了起来。

          “ 你们四个!快进来!”他吼道。

          “我们来了,多尔顿先生!”斯蒂夫也冲他吼道。斯蒂夫是多尔顿先生的得意门生,有些事情搁在我们身上,肯定要倒霉,可搁在他身上就没事。比如,他有的时候在作文里写一些骂人的话。如果把斯蒂夫的那些话写进我的作文里,我早就被赶出校门了。

  更0n新|最b快d)上酷J#匠…网●

          多尔顿先生对斯蒂夫心肠很软,因为斯蒂夫与众不同。有时他在班上表现特别出色,什么都能应付自如,另外一些时候,他连自己的名字都拼不出来。多尔顿先生说斯蒂夫有点你白痴学者,那就是说,他是个傻瓜天才!

          不过,虽说斯蒂夫是多尔顿先生的宝贝,但如果他不能按时上课,还是会挨罚的。所以,不管阿兰拿的是什么,都只好等下课再说了。我们踢完足球后浑身是汗,又累又乏,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教室,开始上下一节课。

          我哪里知道阿兰那张神秘的纸将会彻底改变我的一生,而且是向坏的方面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