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兮叼着一片面包匆匆忙忙上了门口的银色面包车。

  “慕姐,早餐。”驾驶座上的人顺手递来一份包子和豆浆。瞥了眼慕木兮的着装,复又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开车。

  “谢了,小刘。”慕木兮没有察觉,只是快速接过,深深吮了一口以解救自己快被干面包咽死的喉咙。“啊!真舒畅!”大口喝完后不免一番感慨。

  “慕姐,你今天,穿得很…别致啊!和往常在工作室的时候判若两人。”沉默一会儿,小刘还是开口了,一本正经的低音炮中满是隐忍的笑意。

  慕木兮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打扮,卡通T加粉色昵子短裙,外罩一件纯白的宽松斗篷。再看看脸,往日散落的大波浪卷被编成了幼稚的侧边麻花,一副厚重的黑色镜框高高地架在鼻梁上,毫无违和感地遮住了满脸的精致。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细打量后,慕木兮摸着下巴,鼓着腮帮子,暗嗔,自己的技术真是一流,平日里的风情万种顿时全无啊。继而一本正经地看着旁边的人问道:“小刘,难道你忘了我们今天是去干嘛?”其实心里却在吐槽,像自己这种美艳的狗仔装扮若不低调些,那哪里是去偷拍别人啊,简直就是被拍呀!

  “今天付以辰在皇景大厦有一个新剧的发布会,总监让我们去采访一下。”

  “只是采访?”慕木兮不明所以的反问在旁人看来却成了恨铁不成钢的质问。

  难道不是吗?小刘心里嘀咕着,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什么,接着就用万分崇敬的眼神看着慕木兮:“慕姐,你不愧是狗仔中的战斗机,时时刻刻都想着挖点儿料!难怪简兮那边你永远都有第一手资料!连伪装技术都这么好!总监把我分配给你简直就是恩赐啊!”

  难道真得是自己会错总监的意了!大写的懵啊!关键今天还得穿得这么土的出去溜达一天,啊~~,慕木兮心中早已泪崩。

  那厢小刘还在一个劲儿嘀咕,“慕姐你不知道,这次新戏《紫鹿鸣》的女主张瑶瑶是花旗娱乐去年举办的“星面孔”的金奖得主,听说很有背景,网上虽然招黑不断,但刚出道就资源丰富,首部作品就能搭档付以辰晋升女主。因为签约同一家经纪公司的缘故所以有流言说他们俩私下已经交往半年多只是碍于公司才没有公布恋情,很多报社都想从他们身上挖新闻,可是从《紫鹿鸣》开拍到现在结束已经几个月了,都还是除了人为猜测其余什么都没有。”停顿一下,兴致更为高涨道:“不过今天慕姐出马,一切都不是事儿!管他们是不是在一起,慕姐你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是不是!”

  慕木兮闻言差点一口豆浆呛得半死。小刘童鞋啊,你为人狗仔的素养呢?

  “对了,慕姐,我想好了,既然你已经伪装好,今天我就负责掩护你。所有今天现场的正面提问由我来,你千万不要暴露,然后适时蹲点挖新闻吧!”继而露出一脸幻想的模样,“要是这次可以先人家一步挖出付以辰和张瑶瑶的猛料,总监一定会给我涨工资的!”

  慕木兮汗颜,小刘童鞋,你的节操碎了一地啊~不过也好,介于今天自己穿得太土太傻白甜了,那就安安分分去吃点东西,喝点奶茶,等小刘采访完就可以收工,一切ok!便侧脸笑道:“那今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要辛苦也是慕姐你才是。”

  哎,还是太年轻!慕木兮摇摇头,阖上眼养神去了。

  那厢,付以辰躺在最新款的丰田埃尔法中,吮了一口鲜奶,漫不经心地问道:“黑子,昨天让你查的作者查了吗?”

  “我说辰哥,你也太小题大做了!怎么到现在都还惦记着这事。”

  付以辰“啪”得一下就朝他后脑勺一记闷锤,“感情你小子回去睡觉什么都没干啊!”

  黑子“嘶”了一声,摸摸后脑勺,辩白道:“哪里敢!可是人家作者也是有隐私的,我们又没什么正当理由,网站是不会给我们作者的信息的。”

  “这么难办呀!”付以辰又坐回去,翘起二郎腿,沉思起来。

  “我看啊辰哥,这事儿你就忘了它,大不了以后不看这个笔者的小说呗。你说网上那么多明星同人文,要是个个和您一样较真儿,人家还怎么混是不是……”

  “你小子拐着弯儿说我小心眼是不是。”又是一记闷锤,“看我怎么给你扣工资。”

  “辰哥,我闭嘴还不行嘛!”某人心中的小泪人儿顿时被激发出属性,三秒内,一片汪洋……

  “让你嘴贫。”付以辰说着掏出手机,刷起了微博。盯着屏幕一会儿狂笑,一会儿撇嘴的,看得某个小司机心中抖了三抖。

  V看*#正d版◇◇章R节上r酷◎◇匠网%F

  “辰哥,皇景大厦到了。外面应该已经有很多记者蹲点,一会儿先别急着下车,注意保持形象,知道嘛!”黑子又开启了大婶般的逼逼叨叨模式。

  付以辰连个白眼都不想给他,“知道了!你快去安排吧!”

  黑子前脚刚下车,付以辰立马对着手机理了理自己的发型,又摆了几个pose拍了几张自拍,微博发文道:紫鹿之鸣,相约今朝。吾已至皇景,待汝缓缓归矣(微笑脸)。

  刚发出去,十秒内阅读数量就破千,评论也接踵而至。适时,黑子打开车门示意他下车。因为车是直接开到地下车库的,所以直接错开了与大批记者的直接照面。带上准备好的墨镜和口罩,二人往电梯间而去。

  “怎么不走Vip通道?”

  “那些记者精明着呢!放心好了,我已经和大厦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这条通道绝对不会有人过来。”黑子按下56层键后说道。

  “嗯。”付以辰又低头玩起了手机。

  电梯上升到1楼,“叮”得一下停下了。莫非被记者发现了?付以辰用眼神质问对面的人,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个打扮颇为幼稚的…小姑娘?

  还好没记者,黑子松了一口气,不然自己一个人哪里挡得住。不过,这也是酒店的失误,说好的无人通道!怎么还是被截了呢!

  不过奇怪!这小姑娘怎么进来不按楼层呢?难道也是去56层?莫非是记者!黑子下意识地往中间站站,挡在付以辰前面,而付以辰也下意识地竖起了风衣领子。

  慕木兮碍于小刘的深思远虑,实在没有露面的“机会”,只好从万千记者群中挤过,走侧门进去。因为是第一次来皇景大厦,人生地不熟的,虽还没决定去哪儿但也是看到电梯就上,所以进了电梯迟迟不按楼层,而是继续逛美团,看这边有什么好吃的。

  那厢,黑子一直盯着慕木兮看,眼尖的他一眼就瞥到慕木兮胸前只露出一个角的工作牌。看来真得是记者啊!这伪装技术真不错,上了电梯这么久还能装得这么淡定,看样子,身上应该有窃听器或者摄像头之类的东西,是故又细细打量几眼。啧啧啧,差点连我都骗过了!

  “艾!这家茶吧看着不错!”慕木兮兴奋地说出声,确认一番后按下了22层的键。去处决定好后便收起手机,四下打量,这才注意到同电梯的两个人。

  声东击西,高,果然高!黑子心中给她的行为一个大大的赞!狗仔的最高境界也无非就是这样自然而然地装作路人吧!

  慕木兮向来喜欢肤色白皙的人,所以黑子那种比古铜色还厚重的肌肤本来就让她心中起了不喜欢的情愫,再加上那人还一直盯着自己胸部看,变态!再看他后面的男子,黑色宽大的及踝风衣让人辩不出身形。而且墨镜、口罩已经遮得让人看不到脸了,还要竖起领子,靠,真以为自己是大牌明星呢!既然害怕被人看到为什么不去走VIP通道!还是说,这二人,图谋不轨!

  黑子见她目光一直锁在付以辰身上,呵呵,还是没憋住,露出狗仔尾巴了吧!

  看着黑子猥琐的目光,慕木兮更确信心中的答案。不免万分紧张,好像前几天还曝出电梯抢劫案,转头看着电梯内的数字一个一个蹦达,心想能不能再快些,自己还年轻啊!还没谈过恋爱啊!

  黑子以为她有什么行动,刚要开口,只听“叮”得一声,门开了,慕木兮迅速下了电梯,还不时抚了抚自己的胸膛,总算松了口气。

  电梯里,黑子义愤填膺地说道:“还好我反应快,刚才那货绝对是狗仔,还是资深的狗仔!”

  “这条路不是你安排的嘛!”

  这真真是付大神开口,一口气憋死一个黑子啊!

  黑子瘪了瘪嘴,转移话题道:“待会儿记者提问,和新片有关,你就掂量着答好了。如果问道张瑶瑶,你就保持微笑,其他交给我好了。”

  “本来就没什么,说清楚不就好了,再这么笑下去都要笑成面瘫了。”付以辰一脸无所谓。

  “公司要求!再说,新剧播出前也是需要炒作的,没有热度哪有收视率,没了收视率公司赚什么?你的前途也就算到尽头了!”

  “知道了,知道了!就你歪理多。”付以辰撇撇嘴走出了电梯。

  “哎!你别无所谓,我的话一定要放在心上。”黑子追了出来,迎面碰上《花样年华》的杂志主编,立马变脸寒暄道:“刘主编,好久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