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古怪修道者

  那双眼睛根本就没有看向我,只是注视着我这个方向,突然一股吸力把我吸了过去,我整个人悬在空中,朝那个家伙飞去。

  此时,我的脸离那个人的脸仅仅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但是我还是没有感觉到他在看我,但是我却看着他,他身上布满了皱纹,像缺水一般,脱水才导致他的身体干巴巴的?我自然不会知道结果,就在此时我被迅速的抬起,停在了半空中,我感觉我的身体突然直接承受了无尽的痛苦,灵魂被硬生生的从身体里取出来一样,可是这个感觉只有一瞬间,那个人突然再次把我放下,我的脸再次离他只有几厘米了,小华送我的那个护身符突然慢慢靠近那个人,我终于看见那个人的眼睛有了注视东西的感觉,他仔细的盯着小华送我的护身符看,此时,我的衣裤一瞬间爆裂开了,我整个人围绕着他一直在转,最后他的眼睛停留在我生有肉疙瘩的右手上,就在此时我发觉他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我便只感觉到一股推力,将我推走,就这样失去了直觉。

  有声音?!这里是那里?!我缓缓睁开双眼。

  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际。“医生!医生!我儿子醒了!”没错!这个是我妈妈的声音。

  我睁开双眼看见我爸还有我妈坐在床头边。

  此时,我的大脑嗡嗡作响,大脑完全回不过神来,无法集中精力思考,一位医生打扮的人不久便赶了过来,翻我的眼皮,让我张开嘴巴,“没什么大事了,毛大哥!毛大嫂!两位就放心吧!住院在观察两天就可以了。”那位医生说道,说完便离开了。

  “乖儿子啊,你可让当妈的我担心死了。你要出事了,你要你爸和你妈怎么活啊!”说着说着,我妈竟然留下了眼泪,让我自责不已。

  第二天,我便同父母回到了老家,在老家休息了两天便回到工作的城市,公司那边我爸已经跟经理谈过了,我回去的当天,罗总便打电话过来“小翀,最近好点没?”

  “谢谢罗总关心,好多了。”我道。

  “那就好,来我家吃顿便饭吧,我妈嘴里可常常念叨着你啊。”罗总说道。

  我没多想便答应了。“嗯,那就麻烦罗总了。”

  “别总罗总罗总的,以后就叫声老哥就可以了。我叫司机过来接你。”罗总说道。

  出于罗总的要求,我改口说道“好的,罗老哥。”

  我把地址告诉罗总,便挂掉了。

  罗总这个人还是蛮讲义气的,杨婆婆又是比较善良的老人,说实话,我偶尔也会想想杨婆婆身体好点没,因为杨婆婆也经历过和我一样奇怪的事,这让我有同病相怜的感觉,不同的区别是这种厄运似乎没有离我而去。

  我回到这个临时的家,里面什么都没有变,变了的只有我的心,越来越不正常的心。我匆匆忙忙的洗了个澡,稍加打扮,这次的我没有穿道士服,因为我现在有点忌讳这个东西,司机没多久便来了,这是罗总的司机,想起司机这个词,我便想起了上次失踪的那个司机大哥,我的心莫名的颤抖了一下,现在的我似乎对这种迷信的东西特别敏感。

  一路上司机主动与我聊天,可是我的心情不佳,只是应付似的回答。司机自觉没趣也就没有多嘴了,不多时便来到罗总家,杨婆婆看见我似乎很高兴,“杨道长近来可好啊?上次那个佛像真的太灵了,自从佛像来我家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家里事也比较融洽,还有我儿子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了,真是灵啊。杨道长您那位师兄进来可好啊?”

  看见杨婆婆我显得特别高兴。

  不过现在的我对于这个鬼怪之说,命理之道特别忌讳,一想到这些就浑身不舒服,只好说道“都还不错。杨婆婆,不介意我怎么称呼您吧?”

  “不介意,杨道长不见外是好事啊。”杨婆婆接着说。

  “杨婆婆以后就叫我小杨吧。”我说道。

  “这个…..”杨婆婆似乎觉得这个事不太能够接受,老人家嘛,认定的事情比较难以改变,或许杨婆婆觉得叫我道长,才显得更加亲切了。

  “别诅咒我儿子,他现在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我爸马上反驳道,第一次发现看见我爸妈在斗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一直在倾听,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事也没有想,因为脑袋不允许想任何事情,我醒来没多久就再次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我的大脑似乎好了不少,不再出现嗡嗡的声音,爸守在床边,“儿子醒了?你妈给你买早饭去了,医生说你恢复的不错,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院了。”

  “爸,他们怎么样呢?”我把心里最想问的问题问出来了,我爸愣了一下,脸上露出悲伤的表情道“他们都不幸去世了。”

  这个事情我心里早就知道了,但是还是免不了伤心,我爸接着说“你们去的那座山在晚上发生了山体滑坡,你们四个就只有你受了点轻伤。”

  山体滑坡?!难道那些事情只是我做梦梦见的?!不对啊!我们是五个人去的,莫非管静静失踪了?

  我马上追问道“爸你可以说具体点吗?”

  “其实爸也是后面和范宇爸妈一起赶过来的,前面已经有两个当事人的父母提前赶到,一家姓余一家姓邹,我去看过他们的尸体,你妈胆小没敢去看,反正每个人的死相都十分惨,那个姓余的听说以前是一个大白胖小子,尸体整个完全都被石头捏碎了,连相貌都无法辨认。姓邹的那个女孩整个胸口都被巨石压的变形,内脏都化成血水了。其实最惨的要数老范家了,好好的一个帅小伙,不知道怎么回事硬是闹了个身首分离的下场,范宇他妈当场就昏了过去,范宇他爸可是军官,铁铮铮的男子汉,也在那里哭的不行,他们的尸体都被运回去了,唉,还好你没事,要不你让你爸妈怎么办啊!”我爸一边说边摇头,似乎那些尸体的恐怖画面还呈现在眼前。

  “爸,还有一个叫管静静的女孩呢?难道失踪了?”我马上追问道。

  “这个爸爸我就不知道了,警察没有说,我自然也没有问。”我爸回答。

  就在我沉思之时,“儿子!你醒了,来来来!包子乘热吃!”我妈走进病房。

  我吃着包子思考着那些事情,可是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我不知道,我打算等出院后询问小华,他可能会知道一点点吧。

  我叫我爸叫来了警察,“警察同志,我们一行人之中还有一个叫管静静的女孩,怎么没有找到她?”

  “你们一群人其余受害者都有手机身份证之类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唯一存活的你也是才醒,警察也是人,我们自然没有办法知道具体的人数,而且距离出事时间才过去八天,我们警方会派人寻找的,你要相信警察相信政府啊!”警察同志说道。

  我突然想起我们在隔壁县住过一晚,马上说“警察同志,我们在隔壁县的宾馆住过,你们可以去那里查下管静静的身份证。”

  “明白了,谢谢你提供的线索。好好养伤吧。”说完警察便离开了,过了一两天,警察打电话给我“毛翀,那家宾馆发生火灾,里面被烧的什么都没有了,关于管静静小姐,你还能提供她家人别的联系方式吗?”

  我仔细的想了想,说实话对于管静静家里的事,我真的可以算什么都不知道,“警察同志,我和管静静也是经过范宇认识的,所以……”

  “好吧,如果以后有什么和管静静家里有关线索打着个电话通知我,谢谢了。”警察同志道。

  “辛苦了,警察同志。”我道。

  我们住过的宾馆竟然无故失火,这让本就有疑心病的我,更加怀疑这些事是有计划有预谋的,但是凭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去触碰这些超自然现象,我叹了一口气,躺了下去。

  我醒后在医院住院观察了三天才出院,这三天我每晚都做噩梦,我几乎每天都是被惊醒的,可是我却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梦,因为除了背后沁透了衣服的汗水提醒我做了噩梦之外,我想不起梦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酷匠U$网%永q久免¤费P看小说I~

  我出院了,我的小车停在医院里,出院后自然开着小车出发。

  “爸妈,今天就在这边住一夜吧,明天回去。”我道。

  我爸妈没多说什么便答应了,“那好吧,听乖儿子的。”我妈说道。

  是我爸开的车,没多久便开到一家宾馆前,“听医院的医生说这里是这个县城最好的宾馆了,今天就住这里了。”我自然答应了。

  由于还是中午,我们一家就在宾馆里吃了饭,然后我妈提议“来这里都没在这里逛过,等下谁陪我逛逛啊?”

  我一万个不愿意,因为我想空出时间打电话给小华,询问一下这个事情,最后我爸被我妈无奈的拉上了街。留下我一个人在宾馆。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如需对方回电……”我一连打了三个都是关机,小华这家伙干嘛啊!

  没办法,我只好将手机扔在一旁,在宾馆里睡起了大觉,又做噩梦了,“呼!呼!”我喘着粗气,缓缓起身,去厕所洗了个澡擦了擦身上的汗,除了做噩梦,这一天是很平常的一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