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人并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用腿来了一记横扫,踢到我的腰际,我整个人被踢出好几米远,我快速爬起来摸着自己疼痛难忍的腰。

  此时,我双手的小臂也是阵阵发麻,这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战斗!

  我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倒下,我忍痛站了起来,这时纸人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又是一脚踢了过来,我强行接住这一脚,马上一个回旋踢,踢中纸人,纸人竟然没有后退半步,而且它身上的硬度超乎我的想象,我的一脚威力虽然不及范宇,但是踢破几块木板还是可以的。

  我现在感觉自己踢的是铁,我的小腿开始发麻,纸人双手抓住我,我由于脚伤躲不及,纸人轻松的把我举了起来,朝旁边的柱子扔过去。

  “砰!”的一声,我的背和柱子来了个亲密的接触,我感觉胃里翻腾出了东西,顺着喉咙在从口里留了出来,是鲜血的味道。

  我强迫自己再次站了起来,却已经直不起腰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心里不断的想着,纸人?对了!是纸人!水!按道理水可以破解的!我马上从背包里取水,水瓶拿到手上时纸人已经攻击过来了,一拳击中我拿水瓶的手,水瓶掉到地上滚了好几米远。

  然后纸人掐住我的脖子,将我高高举起,似乎是想把我活活掐死。

  水!水!我心里不断的默念着。尿!对了!我还有尿!这时的我顾忌不了那么多了,马上脱下裤子,用手接住自己的尿,把手中的尿洒了过去,纸人马上发出“呜!呜!”的声音。

  只见纸人的一只手臂开始萎缩,整个纸人看上去有溶解的迹象,纸人松开了手,我掉在地上,马上爬起来,捡起不远处的水瓶,把水瓶里的水朝纸人洒去。

  纸人开始变小,变小,从两米多高变得只有一米七左右,本人是有一米七八的,所以纸人变得比我矮了半个头,但是纸人并没有完全消失。

  也没有放弃攻击我,反而更加勇猛了,纸人现在只有一只手了,我灵机一动,一口唾沫朝纸人脸上吐了上去,纸人攻击我的手马上拦住自己的脸,我一脚把纸人撂倒,坐到了纸人身上朝纸人身上狂吐唾沫。

  纸人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慢慢的溶解着。

  就在这时,我将一瓶水都洒在纸人身上。

  纸人慢慢萎缩最终变成了一张纸。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对了!范宇那边怎么样了?我刚刚松下的神级,再度紧张起来。

  我回头一望,范宇不见了!再往门边一看,管静静也不见了!我整个人呆住了,“人呢?人呢!”我自言自语道。

  “范宇!管静静!”我大喊着,可是除了回音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我无力的坐在地上,使劲的敲打着自己的头。

  “滴滴!滴滴!”不争气的眼泪顺着脸颊缓缓的落到了地上。

  “呵呵!”我自嘲的笑着,手机!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拿出手机,没信号!我心里早就知道会这样了。

  我把小华送我的护身符握在手里,心里不断的念着:请保佑我们!请保佑我们!我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缓缓抬起头来,怎么回事?这里是!

  从进来开始我就没有注意这里面的东西,因为变故不断的发生,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些事情里,现在静下心来才看见这个不是寺庙而是道观!门前是和尚!大门是佛教建筑!而里面却是道观!我觉得十分奇怪。

  我边走边看,发现里面是个庭院,在庭院的中央有一个很大的香炉,周围都是壁画,刻画的都是有关道教的天尊,再继续往后看又是一道门,门前有两尊石像,这两尊石像并不大,很小,只有我的巴掌大。这么小的石像为何会存在,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小的石像了,我低下头仔细的看了看,是龙!不对!是蛟龙!蛟龙的石像还是第一次见到,好奇特的石像啊!

  不过我没有过多思考,因为管静静和范宇还没有找到,我心急如焚。

  就在此时,怎么回事?!我再一次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看着我,我马上起身四处张望,还是没有发现什么。

  面前的大门发出声音,“咯吱!咯吱!”房间的门自动打开了,看样子是欢迎我进入啊!本就没有退后的余地,我心里已经无所畏惧了,我大步的向前走,我刚刚进入,门就自带关掉了。

  里面一片漆黑,月光照射不到里面的样子,很黑很黑,里面有什么都看不见。

  那种黑,黑的深邃!黑的深不见底!突然间,我感觉自己一直在往下坠!往下坠!犹如跌入深渊一般,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只有下坠的感觉!我拼命的想喊出声,可是喉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根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就这样我在无尽的黑暗中不知道下坠了多久,突然在上方出现一双浑浊的眼睛,我双眼与那双眼睛四目相对,从那双眼睛里我只能感觉到一样东西,那就是沧桑,这种沧桑是有感染力的,我不知不觉中就被感染了。突然间,我的眼前出现了许多画面,我感觉自己经历了无数个世纪,冷眼看着人世间的冷暖。

  “喂!”声音?我猛地惊醒过来,“滴!滴!滴!滴!”汗水顺着鼻尖缓缓滑落,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的脚悬在半空中,停留在踏入房间的上方,刚才那个声音似乎是从我后背发出来的,刚才那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如此的空洞,如此的……

  与此同时,房间里发出很奇怪的声音,有男人的责骂声,有机器发动的声音,有火车经过的声音,有奇怪生物的吼声,我那只踏在半空的脚迟迟没有下落,我心里伴随着恐惧,莫名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对黑暗的恐惧,就在此时脑海里再次不断的放映着各种画面,不过这次的画面是与我有关的。

  从我出生,成长,读书,成熟,工作,我人生中经历的各种事情,一件一件的浮现在眼前,我的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这就是死亡前的征兆吗?

  就在此时我毅然踏出了那艰难的一步,一股强大的推力把我推了进来,我在黑暗中翻滚了几下,好像撞到什么东西而停了下来,周围还是无尽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在黑暗中伸出手四处摸索,想寻找一个可以扶住的东西,可是什么也没有摸着,慢慢的慢慢的,我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伴随着心跳我能感觉到全身都随着心脏的跳动而跳动。

  我知道今天自己离死亡不远了,爸妈!儿子不孝啊!没能报答你们两位老人家!还让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范宇!范宇我没有能力求出你了,祖国!这时候我还能有这么大的胸怀想到祖国!我也为自己自豪了。仔细想想,我也是有一颗报国不成的心啊,眼前浮现出小时候幼稚的自我,对爸妈说自己要成为国家栋梁时的情景,栋梁未成可视为不忠啊!

  “哈哈哈哈!”我坐到了地上突然发出大笑,可能是悲极生乐吧。

  突然整个房间发出耀眼的金光!金光刺的我的眼睛都睁不开,慢慢的,慢慢的过来好几分钟,金光才缓缓削弱,周围全部点起了蜡烛!

  我这才发现自己在这个房间的中央,我突然察觉到后面有一双眼睛望着我,我立马回头一看,这!这!“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发出怒吼。

  “畜生!畜生!你他妈就是个畜生!”我的理智渐渐消失,整个头发烫,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不断的涌入到头部,除了愤怒还是愤怒!我睁大了眼睛,一位同样睁大了眼睛的头也看着我,不过仅仅剩下头颅了,没错!是我最好的兄弟范宇的头,头颅上已经没有血迹了,在那睁大的眼睛中我能够感觉到范宇经历了何等恐怖的事情,都说男人流血不流泪,我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缓缓向范宇的头走去,走到范宇的头面前,把范宇死不瞑目的眼睛合上,“兄弟一路走好!此仇我一定要报!”报仇这个词已经涌入我的心头,害怕?这个词让他妈的见鬼去吧!或许这就人类原始的兽性吧!我不自觉的发出低声的怒吼,我抬起头看向四周。

  才发现四周都是被悬挂起来的头颅,而且各式各样,有些人的头颅似乎是古代人的,应该那长长的发型,不属于我们这个年代。

  0看》…正版章节上B酷KA匠(W网

  就在此时,“碰!”一声,后方的门突然快速而有力的打开了,我的直觉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就在那扇门的后面,我朝范宇的头颅微微鞠了一躬,快速的冲了出去,在离开房间的时候,我回头看了范宇最后一眼,算是最后的道别吧。

  房间后面是一个道观,不过呈现在我眼前的是破旧不堪,就连里面的供奉的天尊都是斜的,里面稻草随处可见,不过最让我在意的是中间盘坐着的人,全身都是破烂不堪的衣物,瘦的和干材一般,似乎已经没有生命力了。

  但是此时那个人缓缓睁开了双眼,抬起了那枯燥的眼皮,眼皮底下是一双空洞的眼睛,这双眼睛我似乎在那里见过?!对了!在那个无尽的黑暗中!那双沧桑的眼睛!

  我的怒火不知不觉中就消失殆尽,因为那种沧桑感席卷我的心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