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点头,这位新搬来的叔叔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小婴儿被粉红色的纱布包裹着,只露出了头部。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着这个小女孩,我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感觉不对劲,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脸色也越变变差。

  一位叔叔看见我脸色不好问道,“小天怎么呢?不舒服吗?”

  “李叔叔,我没事,就是感觉有点不自在。”我回答道。

  李叔叔看见我确实没事,缓缓关上门。

  大家打牌,打着打着。

  突然!家里的挂壁氏电风扇“嗞嗞!嗞嗞!”作响,上下不规则的摇晃着,我敢肯定这电扇以前从没出过这种问题,后来也没有再出现这种问题。

  我叔叔念叨了一句“电扇怎么了?出鬼了?”

  这不说还好一说便……你们猜怎么着?“碰!”一声巨响,关好的门,竟然又再一次响起关门声。

  没错!是关门的声音。

  就在此时,我看见我对面的一位叔叔盯着我家里的其中一间卧室目不转睛的看着,眼神有点不对劲,这位叔叔问道“小天,房间里有人吗?”

  房间里有人?!我猛一回头!真真切切的看见了一个影子!

  从影子的轮廓可以看出是一个男人!当时我和几位大人飞似的跑了出来,我一直在外面不敢回家,我知道这件事可能跟那个小婴儿有关,当时我隐约的察觉到她是我命中的克星。等我爸妈回来后,还真的请了个道士做了几场法事。后来搬家了,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小婴儿了。”余小天这个故事听着并不是特别可怕,但是余小天熏染气氛的手段真不错,把两位小姑娘吓得一愣一愣的抱成一团,而且让人听着,真实性很高,不管别人相不相信我从余小胖的眼神中,看出这个事件一定是真实发生过的。

  “不要讲鬼故事了,好怕啊。”管静静露出让人怜爱的神情说道。

  “别这么没出息,不是还有姐罩着你嘛。”邹敏安慰管静静道。

  “用什么罩啊?”余小天坏笑的看着邹敏。

  “你猜?”邹敏翻了个白眼道。

  余小天色眯眯的看了看邹敏的事业线,嘿嘿一笑。

  邹敏伸出玉手揪住余小毅天的耳朵,余小天连连求饶,让得我们一阵大笑。

  范宇自知自己讲鬼故事的水平不好,抢在第二个说道“我虽然不怎么相信鬼怪之类的,也没亲身经历过,但是我听我一位远方叔叔说过,他亲身经历的一个事件,我叔叔是一位地道的农民,有时会去探探亲戚或是去别人家打牌,这样的话都会很晚回家,也就是说我这位叔叔经常会走夜路,俗话说的好,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一些什么。

  我的远方叔叔在湖楠省,那里都是小山连着小山。

  那一天和往常一样,我那位叔叔打完牌准备回家,我叔叔爬过两个小山头,朝前望了望,感觉不对劲,这夜路我叔叔可是常走的,所以对路线十分熟悉。

  我叔叔当时就纳闷,今天的山路怎么感觉与以往不同,按理说这村子附近有几座山,怎么走我叔叔肯定铭记于心的,毕竟生活了几十年。

  可是这一次我叔叔感觉不对劲,莫非遇鬼了?!乡下是很迷信的。想到这些,我叔叔冷汗直冒,脚下不由得加快了步伐,想要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怎么走也走不出这座山,就在我叔叔慌忙之际,你们猜怎么着?”说完范宇看看我们,大家都屏住呼吸摇摇头,范宇突然大叫一声,“啊!”这一下可把邹敏和管静静吓的一愣一愣的,跟着发出尖叫“啊!怎么呢?”“不要啊!”我早就知道范宇这一套了,初中高中的时候不知道用这招吓坏了多少小女生,只见邹敏和管静静抱成一团,身体不停的哆嗦。

  还是邹敏反应快,“范宇你个畜生!竟然敢吓本小姐!”

  范宇看见吓着了两位姑娘十分高兴,继续道“哈哈!继续继续,故事而已。接下来啊,只听见“咚咚!”两声,我叔叔顺着声音回头一看,竟然是!竟然是!穿着古装的人,人数还不少,估计有七八个的样子,抬着红色的轿子,穿着的都是红色的衣服!领头的两个打着灯笼,我叔叔还依稀听见嘻嘻的笑声!嘻嘻!嘻嘻!那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我叔叔吓浑身哆嗦了起来,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四处张望着,想着找个地方躲起来,也就巧了,不远处刚好有一堆稻草,我叔叔想也没想便躲了进去,整个人抱出一团,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紧闭着双眼,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

  就这样我叔叔在惊恐和疲劳中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但是故事并没有因此而借宿,第二天到了,我叔叔醒了过来,扒开稻草往外走,当手触摸到稻草时,这那里是稻草啊,明明是花圈堆里啊!

  我叔叔吓得半死,赶紧跑了出去,出去一看更加傻眼了,我叔叔竟然在离家有好几个山头的坟山上,我叔叔急急忙忙回家,自此大病一场,从此以后再也不敢独自走夜路了。”

  听完范宇的故事,大家惊魂未定。

  邹敏抢先道“我来讲,总要轮到我们女生讲吧。”

  “我倒要看看邹大美女能不能吓到我们啊。”余小天略带微笑的说道。

  “哼!谁能吓到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了。”邹敏嘟起了小嘴。

  余小天马上油嘴滑舌的接话说“只要是你讲的我都怕,不怕也得怕。哈哈!”

  “我靠!你们两个不是就搭上了吧?”范宇故作惊讶的问道。

  1看p正…K版.(章'节上hp酷。匠网`r

  “什么搭上不搭上,先听本小姐讲讲我人生遇到的唯一一件怪事。”听见邹敏这么一说,大家马上安静起来。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我父母一起出差,要去三天,我一个人在家睡觉,第一天很平常的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奇怪的事是在第二天发生的,那时的我在读初中,学校嘛总喜欢补课,上晚自习什么的。所以上了两节晚自习我才回家,那是周五第二天没课。

  我洗完澡,早早便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见房间里动静,“咚!咚!咚!咚!”声音还不小,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惊讶的听着这个奇怪的声音,“咚!咚!咚!咚!”这怪声不规则的响着。

  我这一下身上汗毛全部都竖了起来,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女生嘛总是胆小的,外表再坚强的女性都一样,我自然也不例外,我想起以前有谁说过,遇到这种事千万不要去探究,否则好奇心会害死自己的,我蒙着头,继续睡觉,可是……”邹敏猛的朝靠在身边的管静静看过去,“啊!”一声尖叫,管静静被吓得连忙往后爬了几步,离开邹敏的身边,向我这边靠了靠,显然被邹敏吓的不轻。

  “邹敏你这个混蛋!你们都是混蛋,都吓我一个。”管静静说着说着,都带着哭腔,我把手搭在管静静肩上关心的问道“没事吧,他们开玩笑啦,不要生气。”

  管静静确实被吓得不轻,我能够感觉到她身上还在发抖,管静静由于害怕将头靠在我肩上,抓着我的衣角,这让我的大男子主义暴涨,心想一定要好好保护她。

  “静静不要生气啦,是我不好啦,可是你靠在毛翀身上干嘛啊?”这不说还好一说,管静静脸就红扑扑的,我也感觉自己脸上有点发烫。

  “要你管啊,和你在一起没有安全感!哼!”管静静反驳道,但是并没有离开我的肩膀,这种让我感觉在保护别人的感觉真是不错。

  “你们都快成双成对了,苦了我啊!”范宇假装哭嚎道。

  “哈哈!别闹了,故事继续,这个声音越来越大,更别提要它停下来,我怎么睡也睡不着,心中的恐惧战胜了一切,我想着,这样横竖都是死,被吓死之前我总要看个究竟,看看这个怪物的庐山真面目吧,于是我缓缓探出头,在这探出头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我看见窗户外有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东西在敲打我房间的窗户!那声音越来越急促!“咚!咚!咚!咚!”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那白衣服还不停的飘舞着,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看不见那白色衣服上的脸。

  那东西还在不停的敲着“咚!咚!咚!咚!”只是感觉忽快忽慢,那种恐惧感是持续的,没有体验过的人根本无法知道,你不知道它会不会害你,你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我马上把头缩了回来,不敢再看,不敢再想,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竟然在恐惧中睡着了。

  次日阳光洒进我的房间,“咦!那个东西!”我醒来后突然想到,声音已经没有了,我在被子里仔细的听了好久,确实没有声音了,我才慢慢的打开被子,我看了看钟已经十点了,周围一切都没有变,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我的身体感觉特别虚弱,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我起床,来到自家厕所,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一张脸是惨白色的,嘴唇更是紫的发黑,我用冷水洗了洗脸才感觉有点好转。

  我洗簌完之后,便到我好朋友家睡了一觉,等爸妈回来之后我把这个事情说了一次,我爸妈听了之后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奇怪,没多久爸妈便决定搬家,我敢肯定我爸妈也可能碰见过类似的事情。搬家之后这种事情我便再也没有遇见过了。”邹敏说完然后看看大家,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范宇。“邹敏这事是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不用罚酒了吧,看把你们吓得一愣一愣的,哈哈。”邹敏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