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我迷迷糊糊的好像听见了什么东西,声音不大,但是在安静的夜里特别明显“咚咚,咚咚。”我缓缓清醒过来,警觉的看着四周,却找不出声音的源头。

  但是声音还是持续不断的,我看看范宇和余小天,两个人睡的和死猪一样,余小天呼声不断。

  声音还在继续着“咚咚,咚咚。”完全没有结束的势头,我用被子捂住我的头,尽力不让自己去注意这个声音,可是声音还在持续着,这一夜我失眠了,彻底的失眠了,我不想叫两个人起床,自然也没有勇气独自去需找这听似不恐怖的声音的源头。

  次日清晨,温和的阳光从窗户外洒进了屋子,“哈哈!小翀,你搞什么啊!两只眼睛肿的熊猫一样!”一大清早,范宇便嘲笑起我来,然后搭着我的肩,猥琐的说道“莫非是那位美女,让你如此牵肠挂肚!”说着还扬了扬他那粗黑的眉毛。

  我可是一点都笑不起来,没好气的说了句“水土不服。”

  范宇看见我心情不佳,也就没继续开玩笑了,大家洗漱完毕,范宇便过去询问女士那边弄好了没有,询问回来,“女生就是麻烦啊!大伙就等等吧。”范宇说着还挠挠头,我由于昨夜没睡好,在床上躺着躺着竟然睡着了,还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喂!起来啦!懒猪!”范宇把我叫醒了,我看看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虽然还是特别有睡意,不过咬咬牙还是起来了。“嗨!几位昨晚睡得还好吗?”邹敏走过来说道,“好啊!好的不得了!只是某人可能想美女去了,眼睛肿的和熊猫一样哦!”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否认。

  邹敏和管静静都看着我笑了起来,“确实像熊猫,就算想美女也没必要想成这样吧!”邹敏打趣道,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嘿嘿,被美女亮瞎了眼,不失眠都没办法。”范宇继续开着玩笑。

  余小天嚷嚷着要吃东西,一看余小天的体型就知道是吃货一枚,“我在网上查到这个城市有一个蛮出名的小吃哦!”管静静笑嘻嘻的说道,乍一看就知道也是一个贪吃的货。

  “这年头吃货太多啊!”范宇感慨道。

  一行人便结账离开了宾馆去了这个城市的特色小吃店,可能是这个城市不大,车根据导航开了一段时间便到,特色小吃的周围的建筑都感觉给人七八十年代的感觉,特色小吃店店面不大,连外面都架着桌椅,不过确实生意不错,西部这边的伙食偏辣,几口下去我就受不了了。

  唉~反观余小天倒是吃的津津有味,范宇也是吃的皱起来眉头,两位小姑娘就更不要说了,小脸辣的红扑扑的。

  吃完小吃,大家都大呼过瘾。辣是辣了点,但是吃着蛮爽的。我们驾车到了事先定好的一个小县城,把车停在一个小型停车场租了一辆小面包车出发了,野营生活开始了!

  司机把我们载到野外,约定好后面打电话联系,再过来接我们,司机姓肖,名毅。

  人特别好,十分淳朴,大约四十多岁。“几位进山,可不要去太深的地方啊,里面可是有野生动物的。”司机大哥好心提醒道。

  “野生动物!莫非有野生的狮子?!老虎?!”邹敏赶紧问道。

  司机憨厚的笑了笑道“那到没有,但是有野猪和蛇之类的,要小心。”

  “切!小小野猪,看我不把它炖了!”范宇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司机用余光瞟了范宇一眼。

  “哦!你这个大个子说不定是有希望一对一干掉野猪,不过还是小心为妙,野猪可不好对付。!”司机善意的提醒到。

  “猪不犯我,我不犯猪,猪若范我,锅里炖着!”范宇还特意摆弄起手里的多功能瑞士小军刀,司机爽朗的大笑两声“哈哈!年轻人有冲劲!我喜欢!看见你们啊,就让我想起了年轻的自己。”车内的气氛十分和谐,直到到达了目的地,司机与我们打完招呼离开了。

  这刚好是下午三点,我们走进山区的森林,野营生活开始了。

  大家十分开心的开着玩笑,聊着天往山上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已经爬了三座山了,这边的山都不高,但是很多。

  酷匠f《网首9“发

  爬了两个小时了,余小天开始哭天喊地了,走了没有多久就冒出一句“休息下吧!”

  走了又没多久又来一句“休息下落!”胖子就是麻烦啊。

  整个队伍由于余小天速度被拉的很慢,不过还是翻过了好几座山,在大约七点左右,我们在一个山腰处搭了帐篷准备睡觉,男生嘛肯定负责体力活,女生那边自然是负责吃了,我们这边的帐篷没多久便搭好了,可是女生那边火都还没有生好。

  “两位大小姐,生火都不会?生火都不会就算了,难道叫人来生火也不会?不会叫人来生火也就算了,你们把菜切切也好啊。”余小天说话还是蛮有水平的。

  邹敏可没有买他的账,嘟着小嘴“本小姐还不干了,还谁干谁干!哼!”说完便拉着管静静进帐篷了,走时管静静笑嘻嘻的看着我们,余小天马上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大姐!我错了别走啊!”

  “谁是你大姐!我和你认识吗?”“不不不!大妈!”“什么!大妈!本小姐有那么老吗?哼!”“喂喂!喂喂!”余小天这下可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范宇笑嘻嘻的走过来,拍拍余小天的肩膀“兄弟,靠你了!”我自然也不怀好意的走过去,“天哥!保重!”

  只剩下余小天一个人望着锅子和菜一阵凌乱,余小天赶紧说道“是不是兄弟啊!”

  “是啊!”“那这顿饭帮不帮?”“不帮!加油吧少年!”说完我和范宇便进了邹敏她们的帐篷,打起牌来。

  余小天苦逼的一个人在外面做饭,“喂!真的没人来帮忙吗?”余小天还在外面苦苦的等待救援,打完一转牌,估计过去了半个钟头,“我出去帮你们监督监督。”说完邹敏便走出帐篷,剩下的三人就改玩斗地主,画花脸的,一个小时过去了,范宇整张脸都被画的不成人形了,我和管静静还勉强能够见人。

  “开饭啦!开饭啦!”这局估计又是范宇输,范宇听见开饭了,马上把牌一扔,就往外面跑。

  “赖皮鬼!别跑!“我大喊,“谁赖皮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吃完哥在报仇!”范宇竟然还振振有词的反驳我。

  我和管静静相视一笑,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回避谁的眼睛。

  就在此时,听见范宇那张破嘴破坏气氛了,“快来吃饭!余小天的厨技可好了!”管静静缓过神来,脸变的红通通的,让人看见特别可爱,我轻声的说“吃东西去了。”

  管静静点点头,“一起去啊。”我发现管静静对我也有着好感,心中窃喜。

  说实话,余小天的厨艺确实不错,“蛮好吃的!”我说道。

  邹敏马上接话“还不是我指挥的好!对吧?”

  说着还不忘记看看余小天,“是!是!多亏邹大小姐指挥得当啊!”余小天马上奉承道,我和范宇对视了一下眼神,便明白了这其中的故事。

  大家享受完晚餐,便生篝火,范宇提议讲鬼故事。邹敏马上表示同意,余小天也是,管静静表示都可以,说实话晚上讲鬼故事可是我以前最喜欢干的事情,可是有了上次的经历之后,总有点忌讳讲鬼。

  但是大家都特别有雅兴,我也不能破坏了气氛吧,便只能点头答应。

  “规矩是这样的,谁的鬼故事没有吓到人便自罚三杯哦!三杯哦!可以代喝的。没问题吧?”大家纷纷表示没有问题,余小天迫不及待的要第一个讲道,“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也是我唯一亲身经历过的灵异事件,我记得那是我小学二三年级,那时我爸妈是国企的职工,我们那里都是以一个企业为单位住一栋房子的,所以周围的邻居都是熟人。

  那天我记得特别清楚,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我爸妈都不在家,楼下有好多叔叔阿姨在乘凉,看见我从外面回来其中一位阿姨便说“小天,要不要和叔叔打会牌啊?上次叔叔可被你画成大花脸了,这次一定要报仇。”

  当时楼里楼外都认识,而且比较熟,我爸特别爱打牌,从小就带着我,我在旁边看,十八般牌技那可是样样精通啊!”说到这里余小天还对我们抬抬眉头。

  “屁话真多!快说重点啊,一点都不恐怖。”范宇发了句恼骚,余小天一点都不着急,慢吞吞的继续讲到“别急嘛,单位楼里有几位叔叔阿姨特别喜欢找我打牌,输了画花脸的。那天也是,听这位叔叔这么说,我便答应了,这位叔叔便叫人去了,我便回到家中,开着门等待他们的到来,叔叔带过来四个人,一位阿姨是住我楼下的,两位叔叔其中一位不认识,叔叔介绍到这位叔叔是住我楼下隔壁的隔壁的,新搬过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