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精神病院,我走向前台“请问,李敏住在哪个房间?”

  一位年轻的护士道“是不是最近几天住进来的那个李敏,听说还是大学毕业生的那个?。”

  我点点头道“没错就是她。”

  护士便把我带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着“这个李敏听说因为劫匪的事情,导致精神失常,看见什么都特别害怕,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真是可怜,你是李敏的什么人?”

  “朋友,听别人说她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不相信,所以打算亲眼看看。”我想着李敏以前的模样说道。

  护士把我带到一间病房,“病人情绪不稳定,只能在外面看下。”我点点头,便向里面张望,看见李敏躺在床上熟睡着,熟睡的李敏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就在此时,李敏突然醒了,抱住床头的枕头,眼中充满了恐惧,四处张望着,终于看向了我,在看见我的时候,我明显能够从李敏的眼中看见绝望,李敏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发抖的手指着我说“滚开!魔鬼!滚开!”

  一边说着,李敏一边向后倒退,“砰!”一声,整个人从床上掉到了地上。

  “不好了,病人情况又恶化了,我去通知医生。”说完,护士小姐离开了。

  不一会儿赶过来几个医生模样的人,几个人强行冲进了病房,给李敏打了镇定剂,李敏才安静下来。

  我心里十分复杂,好端端一个女生就变成了这样,为什么李敏要叫我魔鬼。我很疑惑,晚上没有心情回家,便去了酒吧,叫了几个好友。

  听着重金属音乐,不停的喝酒!不停的喝酒!我想让酒精麻痹我的神经,这样至少可以让我不要去想这些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反正我是喝醉了。

  后面有人追赶我,还是那个没有脸的人,不要!不要杀我!我又再一次被吓醒了,同样的梦,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家房间。

  看样子昨天喝断片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

  我来到浴室洗澡,又有一种被人看着的感觉,我四处张望,浴室并不大,不可能有人,我想可能还是由于最近太过紧张了。

  洗完澡,我拿起电话打给我大学的铁哥们,就是送我九九护心珠的杨小华。

  “嘟嘟!嘟嘟!”“喂,小翀子干嘛呢?真难得你会打我电话。”手机的另一头传来杨小华的声音。

  “小华我跟你说,我这边发生大事了……”就在此时,电话里突然传出“嘶嘶!嘶嘶!”的声音。

  “喂!小华听到见吗?”我焦急的说道,但是回应我的依旧是嘶嘶的声响。

  s酷UW匠n/网唯“一.(正版Fa,3(其|-他i0都a是盗、》版OE

  我再打时竟然是忙音,我赶紧给小华发短信,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短信怎么发也发不出去,真是怎么了?!

  我特别害怕,难道有人!不是!是有鬼!要阻止我和小华联系吗?!

  小华对于鬼怪神话风水,命理等等特别精通,对于传统文学易,四书五经都十分了解,还有世界的历史,各国的宗教历史等等。

  小华在我心中一直是特别神秘的存在,小华读大学时给我的感觉就不一般,他经常早出晚归,小华不喜欢主动与人说话,所以朋友不多,可以说除了我几乎没有朋友。

  大学毕业时小华就送了我九九护心珠,说过这东西能够保住我一条小命,当时我还以为小华是开玩笑说的,谁知道这次还真的保住了我的性命。

  打不通小华的电话,我心里特别害怕,烦躁,我离开家门跑到人多的地方,我才会有一点安全感,晚上又去酒吧,用酒精麻痹自己。

  “璇姐!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我家老板可是经常念叨着您啊,要不要叫我家老板过来。”身穿白色衬衣的服务生讨好的说道。

  “叮咚!叮咚!”我睁开眼睛,拍拍自己因为喝酒过度而导致眩晕的脑袋,从床上艰难的爬了起来,心里想着,大清早的谁啊?

  “叮咚!叮咚!”没错是有人按门铃,我不耐烦的走了过去,走到房门前往外看了看,是杨小华!杨小华竟然来了!

  我激动的打开房门,“小华你怎么来了?”

  小华笑了笑道,“还不是你打我电话,感觉挺急的,就连夜坐飞机赶过来。”今天的小华穿着白色t恤配上蓝色的运动长裤,脚下踏着绿色的板鞋,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精神。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还是华哥关心我死活啊,对了,昨天的电话为什么突然出现那种声音?”

  小华没有说话,做了一个靠边站的手势,从屋外朝我房间里四处张望着,莫非小华发现了什么?我猜想到,但是从小华的表情里什么也看不出来。

  “还不请哥进屋,连夜赶过来很累的。”小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两兄弟进家门还有请吗,快进来吧。”我说道。

  小华拖鞋进门,小华来过我家一次,是在大学毕业后的一个多月,我找到工作,小华特意来这边玩的时候,这是小华二次来我家。

  小华进门后,依旧四处张望,“小华,我跟你说个事情。”我想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跟小华复述一遍。

  小华做了个手势,示意我不要继续讲了,小华从身后的背包中取出一些东西,然后叫我出门,到屋外等着,我小声嘀咕了一句,“莫非有脏东西?”小华点点头。

  我想都没想就出门了,妈的!我真的被脏东西黏上了!真晦气!我一边骂道,一边朝屋外走去。

  小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金黄色的葫芦,葫芦上斑痕累累,显得年代久远,上面印有红色的符文。

  小华拿出葫芦从葫芦里倒出一些水在我家门口,水里掺杂着一些黑色的东西,小华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又从背包里拿出黄色的包成三角形的纸,打开纸,里面装着米粒。

  把米粒在我家门前洒成一条直线形状,完成这些。小华道“毛翀,你个小子还真惹上了麻烦!还不是小麻烦!要不是我来的巧,你小子可就!”

  “谢谢华哥,你的大恩大德我会报答的。”我心怀感激的说道。

  “好了,我匆匆忙忙赶过来,东西都没吃的,走吃饭去。”小华将葫芦放在我家正中央,朝屋外走了过来。

  “这就完事了?”我疑惑不解的问道。

  小华把门关上,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道“这才刚开始了,没吃饱哪有力气帮你做事了。”

  我翻了一个白眼,正准备说些什么,小华示意我不要说话,我无奈的耸耸肩,将小华带到城市里最有特色的一家店里,两人双双入座。

  小华这才开口到“毛翀发生到底什么事了?你打电话过来时被电波干扰,我打过来全是忙音。”

  你小子,总算让我开口说那件事了,我叹口气道,“兄弟我跟你说我最近特别倒霉,以前还总希望摊上这些事情,可真摊上了我……”

  于是我把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跟小华说了,小华皱了皱眉头,我就感觉事情不妙。

  “你看见血凝聚成一个符形状的东西?”小华问道。

  我点点头很肯定的说“没错!肯定是符之类的东西。

  小华又问道“还记得模样吗?能大慨画个形状给我看吗?”

  我想了想道,“符的大概我确实能够记住,不过当时情况太复杂,我也不知道画的像不像,我试着画画。”说完我便叫服务员拿来笔和纸。

  我凭记忆把那个符的样子画了出来,小华仔细盯着符看,看了很久,然后看了看我,沉思了一下。这不沉思不要紧,一沉思可把我吓坏了。“小华,不会怎么样吧?”

  小华显得有点生气,“忘记我跟你说的二十六禁了吗?那房子肯定废弃很久了吧?”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有那种奇怪的声音你竟然还敢去看!都犯了二十六的两条了!”

  我哭丧着脸道,“华哥,华爷,我不想丢掉饭碗啊,这可是上级指定的任务。”

  小华看了看我画的符,然后撕掉它,“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我很听话的把手伸出来,“又多长了一个?”小华问道。

  我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确实又多了一个,那是长在我手掌下方的肉疙瘩。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长了一个。”我答道,我手掌下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长肉疙瘩,以前只有两个大的,后面又长了一个小的,现在又长了一个小了,手背也有两个小的,但是一般人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不痒也不痛,我也就没有在意,小华曾经提醒过我不要把我长肉疙瘩的事告诉别人。

  “这件事我晚上帮你摆平。不过以后可不要再搞出这种事了。”小华没好气的说道,显然十分不喜欢我惹上这种事情,搞得我好像喜欢惹上这种事情一样。

  我很好奇到底怎么了,于是追问道“小华,到底发生什么了?”

  小华反问道“你说呢?这么明显的事还要问我。”

  我知道我肯定是惹上脏东西了。

  吃饱喝足,我带着小华四处逛了下,回到家中,打开家门,看见地上的水渍没有了,水渍里黑色的东西也没有了,更让我惊奇的是地上的米粒从直线型竟然变成了半圆型,这是怎么回事啊?!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小华看出我的疑惑,皱着眉头道,“毛翀,你洗洗回房间睡觉吧,晚上屋外出现什么声响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我点点头,用最快的速度洗完澡,回床上躺着,小华帮我关上房门。

  我没有睡着,安安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声响,生怕错过什么,我听见外面小华估计是在放置什么东西的感觉,放置完之后,外面也一点点声响都没有了,外面一片安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