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杨小华送我的九九护心珠,让杨婆婆看见我制服女鬼,小鬼的场景,要不真的穿帮了,我现在后背还是凉飕飕的,惊魂未定,车子一路狂奔,我强打精神,真希望马上到达自己所在的城市,回到家中洗完澡好好睡个觉。

  这时已经是深夜了,由于太晚,又是在国道上,我总感觉这一切没有结束。车子平稳的开着,杨婆婆在后座照顾小敏,我负责开车。

  在安静的国道上开着,偶尔看见一,两户人家以及来往的车辆。

  前方那是人吗?我心里泛起了疑问,因为看见前方有个人影在向我招手,我擦了擦眼睛,证明自己眼睛没有花,确实是一个穿白衣服的人。白衣服?!我不由得大惊,想起今天的事情,那里还敢停车,让她进来,猛踩一脚油门,快速冲了过去。

  这时能小心则小心,我的脑海里全是今天恐怖的场景,就在此时,“碰!”的一声!

  不好!我知道自己撞到人了,没错是撞到人的感觉,杨婆婆尖叫了一声忙问“道长发生什么呢?”

  我定了定神,“施主不必慌张,贫道下去看看便知。”

  我心里郁闷极了,真是衰到了尽头!早知如此,我……唉!说多了,都是泪。

  -更F新◎…最f快*/上Kh酷2'匠,网X

  我下车走到车头,望向前方,咳嗽一个人影也没见到,在往车下一看,还是什么也没有。

  说实话,我倒希望现在撞的是一个人,我既没有酒驾也没有违规行驶,顶多是赔钱,我认栽了。

  正在疑惑之际,我准备上车,先回去再说,就回头对杨婆婆做了一个没有事的手势,可是我看见杨婆婆的表情怪怪的,好像在指着我身后,我身后!?

  我咽了咽口水,今天没这么背时吧!手中却已经拿出口袋里的珠子,我猛的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我的心脏已经吊在嗓子眼了。

  我飞快的回到车中,发动引擎!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没问杨婆婆刚才看见了什么,杨婆婆也没说,只是自顾自得说着“阿弥陀佛!”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开到了城市,此时还是清晨街上行人很少。

  我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罗威,将此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罗威,罗威自然是半信半疑,但是并没有多问,不一会儿赶了过来。

  杨婆婆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我根本懒得理会,下车抽起了劣质香烟,好压压惊。

  我猛吸了两口,由于吸的太猛,“咳咳!”被呛到了。

  这是?!我突然感觉有双眼睛在背后看着我,我神级紧张的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发现,我自嘲的笑了下,可能是太紧张了吧。

  不多时,罗威终于来了,杨婆婆一见到罗威就抱起了罗威,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儿子啊!妈不中用!把佛像弄坏了!老家真的闹了,小李他!唉,失踪了,道长和我也差点回不来,儿子你不会怪妈吧!”

  这时我才发现杨婆婆手中还拿着残破的佛像,罗威把杨婆婆抱在怀中,“妈!没事!儿子怎么能怪妈了!佛像没了,儿子在,有儿子陪着妈!”杨婆婆听见罗威这么一说,欣慰的点点头。

  可能是太累了的缘故杨婆婆竟然在罗威怀里睡着了,罗威看着怀中熟睡的母亲,做了个嘘的手势,叫下属把小敏带去医院,我则跟着罗威回到罗威家里。

  我以为罗威会第一时间向我询问今天发生的事情,但是事实却是要我先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谈。

  我被安排在客房,连澡都懒得洗,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睡梦中,我被一个没有脸的人追杀!追杀!我四处逃跑,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此人的手掌心,就在我快被杀死的那一刻,我被吓醒了,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湿透了。

  我感觉浑身不知在,坐在床头发了一会呆。

  “谁?!”我再次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我,我四处张望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发现。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使自己镇定下来。

  镇定下来后,我走出了客房,刚刚走到客厅,看见一群穿警服的警察和罗威在客厅谈论着什么,罗威看见我过来了,“小翀,醒了。”

  说完与为首的警察说道,“几位稍等片刻。”为首的警察很客气,“罗总没事,你忙,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过来询问下情况而已。”罗总笑着微微点头,朝我走了过来,把我带进书房。

  “小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老李失踪了,小敏疯了。”老王失踪了,这事我知道,可是李敏疯了?!那么可爱的小敏竟然疯了,不得不说我对李敏是有好感的,我真的接受不了。

  一天之类,在我面前一人失踪一人发疯,我的心里极度自责。使劲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口里不断的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罗威点了一根中华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从我妈那里打听这事了,我妈似乎被吓的不清,我只知道这跟鬼怪有关。还知道是你救了我妈的命。”

  我看了一眼罗威道,“罗总,我实话实说,信不信就是您的事情了。”

  于是我把老房子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里面自然有老王失踪,几个鬼,李敏被上身,路上撞鬼以及我靠九九护心珠保命。

  罗威只是拼命的抽烟,没有肯定我说的话,也没有否定我说的话。

  罗威听我说完道“小翀,待会你就对警察说,你们被不明人物袭击了,因为这些事说出来也没人相信,说不定还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我点了点头,这事跟警察说实话,肯定把你当精神病处理了,从房间出来后,我就把罗威教我说的话跟警察说了,警察做了笔记之后也没为难我,可能是因为罗威的关系,毕竟罗威在我们市里,身份和地位都不错。

  警察做完笔录和罗威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罗威安排车送我回家了。

  终于回到了家里,我感觉十分疲惫不堪,那天的事还历历在目,我没精打采的随意洗漱了一会儿,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去上班,感觉特别奇怪,不知怎么回事,总感觉有双眼睛盯着我,但是我又找不出是谁,这感觉从离开那个老宅子就有,现在越来越明显了,让我心惊胆战的,工作也不顺心,一个上午都在发愣,什么事情也没有做成。

  下午经理把我叫到办公室,我经理姓余名多,我走进办公室,经理笑脸迎了过来,这可是全所未见的,余多给我的影响是对上笑得犹如花开,对下好像谁都欠他几百万一样,板着个脸。

  余多今天穿的是标准的西装,牌子是他最喜欢的博百利,是极具英国传统的品牌,头发是三七开,看上去十分精神。“毛翀,这次干的不错,罗总对你是赞不绝口啊。”

  废话吗!哥我是拼了老命去做的事,差点回不来了,还救了他老妈,能不夸奖我嘛。我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嘴上却不敢这么说。“还不是经理管理有方,要不然我也不会做的这么出色。”

  余多满意的点点头,看的出来,我说的话他很中意。

  余头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从罗总那里听说了,你这次遇到了劫匪,一定吓得不轻吧?人没受伤吧?”

  我摸着后脑勺笑了笑道,“受了点轻伤,没大碍。”

  余多送了一口气道“你要是受了伤,我会过意不去的,没事就好。”说完,余多朝自己的办公座走去,从办公座上拿起一小叠文件,交到我手里。

  “打开看看,有意外惊喜。”余多微笑着说道。

  我疑惑不解的打开文件,上面写着升职通告,经销售部经理余多推荐,再经上级各部门审查决定由毛翀任销售部经理助理一职。

  我去!我想到。我看着手上的任职通告发呆,销售部经理助理一职确实已经空了两个多月,竞争者大有人在,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自己会当选,所有没有参与竞争,在同事们面前我可是属于“人畜无害”的类型,既不参合各种斗争,也不参加各种选举。

  所以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最没有竞争力的我会坐上这个位置,我正在猜想我的同事们知道这件事情会有何感想。

  余多看见我发愣,使劲的拍了一下我的胳膊道“小伙子加油!罗总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你只要能够抓住他一个人,就功德圆满了。”

  我知道我之所以能够坐到这位位置百分之百是罗威的原因。

  升职为经理助理,按理说我应该很高兴,但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强颜欢笑道“谢谢,经理提拔。”

  余多挥了挥手道“没事,应该的。”

  余多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特批你两天假,调整好心态过两天来上班,这任职通告就在你回来的时候公布。”

  “谢谢经理关心。”说完,我便收拾了一下走出了公司。

  走出公司,我拿起电话,拨打了罗总的号码,“罗总,李敏在那里?我想去看看她。”

  电话的另一头传出罗威的声音,罗威的声音压的很低,周围十分安静,应该在开会,“小翀你去看看也好,在南津市精神病医院,我在开会先挂了。”

  “恩,好的,谢谢罗总。”挂掉电话,我便去了西津精神病医院。

  西津精神病医院位于西津的南边,离市中心很远,属于郊区,我打了一辆出租车赶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