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中午,前殿宾客来来往往依旧有许多人,宫湮穿着一身精致喜袍平添了几分亲和。新娘着着拖迤于地的红色嫁衣,翻花绣凤,本来普通的姿色此刻却显得美丽动人。

“恭喜恭喜,天界好久没有这样的喜事了,老夫也来热闹热闹”太白星君笑呵呵地将贺礼递给迎接的仙侍,对宫湮拱了拱手。

宫湮回以一礼,让仙侍带入宴席。

“连阿湮都成亲了,就我孤家寡人一个”宫湮的好友钦远仙君摇着桃花扇飘飘而来,整个人风流倜傥。

“时间问题而已。”宫湮笑了笑。

“诺,贺礼,千秋佳酿。”钦远仙君将袖中的盒子丟给仙侍,笑顾四周:“小阿月呢?”

“不知。”宫湮皱眉看了看,她素来喜欢热闹,最近却像变了个人似的,似乎是冷清了许多。

“唉……指不定哪哭呢”钦远仙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俘获芳心的时候到了~”

“她还小,你别把她当成那些女子,若只是玩玩,我劝你还是不要了。”宫湮有些不悦。

“谁告诉你我是玩玩?你没眼光不代表我没眼光啊。”

旁边婉颜脸色白了白,宫湮脸色也沉了下来。

钦远笑呵呵的转身,叹道:“我不会说话,还是出去转转吧,哟呵,小阿月?”钦远看见殿下的粉衣女子高兴地凑了过去,一张好看的桃花脸堆满了讨好:“你拿个剑做什么?不会是打算抢亲吧!”

“滚。”染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伸手便是一道气决,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

  酷匠F|网%%首发,

钦远摔在地上,闷哼一声,揉着胸口脸都白了:“我去……这么大力气,不应该啊……”

宫湮也听到了动静,跑出来看到这一幕面若寒冰,看着衣袂翻飞,眼色通红的柒月,开口斥责道:“柒月,你可知你在做什么吗!还不快给仙君道歉!”

“道歉?”柒月抬眸看着他,似叹似笑,右手抬起握着银白色的雪陨剑指着他,笑着摇了摇头。

“雪陨?”宫湮瞳孔一缩,语气都冷了几分:“谁叫你动它的?”

“哈哈哈……”柒月大笑起来,长发被风吹起,宛若魔女,语气冷地让人窒息,字字掷地有声:“宫湮,我不想同你多费口舌,今天,我只要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旁人只觉得莫名,也不敢上去干预,干脆远离是非之地。最最纠结的莫过于钦远了,简直是进退不得。

柒月说罢,便加持仙术舞着雪陨飞身朝着宫湮面门而去,宫湮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灵活的躲闪,鲜红的衣袍翻飞,却始终没有出手,她反手加决,挥刺过去,宫湮两指拧眉夹住剑身,看着她怒道:“柒月,你闹够了没有。”

你闹够了没有?柒月怪异地笑咯咯直笑,半晌才敛下眸,红唇轻启:“当然……没够!”

她放开剑柄一个转身,白皙水嫩地手扼住了旁边蒙了的婉颜,衣摆上的桃红璎珞摇曳,像四月桃花,却杀伐果断。

“阿湮!”婉颜惊呼,美丽的脸瞬间褪去了所有血色,惨白一片。

“柒月,放开她,你有什么目的我都可以答应你。”宫湮眼里杀意波动。

“呵”柒月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眼里的红更加浓重,声音有些尖锐:“我说过,我只要拿回我的东西!”

宫湮的确很厉害,不愧是仙尊,下一瞬他便出现在她面前,将婉颜推开很远,不顾她的惊诧,毫不留情地用雪陨贯穿了她的胸口。

血在蔓延,她身子踉跄后退了几步,脑子出现短暂地空白,耳畔轰鸣,这一刻她似乎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渐渐停顿。

她猛的呕出一大口血,宫湮掐决本打算违背女娲下杀手,却在柒月抬头时手一顿,柒月泪流满面地看着他,一如当年救起她时那般可怜无辜的模样。但目光里的怨恨却毫不掩饰。

“宫湮……”她颤抖着握上胸口的利剑,感受着雪陨的悲鸣,凄然一笑:“我多后悔当年一时心软不惜耗费一半元神救了她……没想到最后……”她脸上隐隐有灰败之气:“最后……成全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她的话断断续续,那双明亮若星子的眼睛渐渐蒙上一层灰雾,身子缓缓向后倒去。

强用上仙之术,又受了这致命一剑,她确实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宫湮的手颤抖起来,眼里的冷有瓦解之势,雪陨悲鸣一声,化作废铁。

仙剑弑主,剑毁人亡。

宫湮神色微变,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

“月是天上月,月照地上人。”

“陌喻师傅,月儿真的只是诚心诚意的向你学习,绝对没有其它想法。”

“上天啊上天,到底要怎样才能扑倒师傅呢?”

“师傅,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怎么会这样……”宫湮眼里的无措让人刺眼,他手忙脚乱地接住柒月:“你到底是谁?”

柒月气息微弱地靠在宫湮怀里,目光嘲讽地看着他,奄奄一息地开口:“这还重要吗?”

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挣开宫湮,踉跄地退后几步,对着婉颜挥了个法决,收回那半边元灵,驾着朵灰扑扑的云向西边飞去。

柒月手里捧着元灵,瘫在云上,鲜血染红了粉色衣裙,她心里一抽,又大口大口的呕血。

元灵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生命消逝,难过的蹭着她的脸颊,一个劲的想钻进她的身体。

“没有用的……我要死了……”柒月勉强一笑,眼睛已经睁不开了:“等我死后,若你愿意,便回萨灵道……若……若不愿,随便附灵修炼个上百年……化得了人形……得了自由也好……”

“可惜……见不到小团子了……他不知道会不会难过……还有……”她的声音低沉下去,化作一声叹息,随着这个身躯消失成星星点点。

只有那团小小的元灵,悲怆的颤抖着,以极快的速度向萨灵道飞去。

春来花开满枝头,来年花开又几枝?

陌喻,莫非我们此生真的情生缘浅?在她意识全无前一秒,似乎看到满目桃花,以及那个不顾一切飞向她的俊俏男子,喜袍虽灼眼得很,但脸却依旧是当年模样。

师傅……她在心里叹息,多么缠绵悱恻的呢喃,却最终腐烂到了心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