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梦二人摸至近前,小心翼翼的靠在一棵大树之后,听着前方不远处一群人的争吵。

  “二爷,我劝你还是把东西交出来吧,我们也是奉主上之命,迫不得已,再说你觉得今日你还有路可退吗?”只见一群身附黑袍,额带弯月之人正围着一人,这群黑衣人个个手持两柄银月弯刀,面容皆隐于黑袍之下,正是那日将韩梦推下悬崖之人。

  而被围着的人,虽被称作二爷,却是一名少年,与韩梦年纪相仿,手持一杆银色长枪,身上的衣衫已残破不堪,发丝凌乱,脸色发青,嘴角渗出鲜血,已然身受重伤,虽寡不敌众,脸上却无丝毫畏惧之色!

  “哼,果然是他的作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么多人,还下毒暗算!这就是堂堂银月卫?哈哈哈……”这名被称作二爷的少年不屑的对着众人大笑着说到。

  “银月卫?”韩梦听得银月卫三个字,若有所思,这银月卫是一股什么势力?以前从未听说过,可为什么会无故追杀于我?

  “二爷,大势已去,韩天啸等余孽也已尽数被擒,我劝您还是看清形势,自古成王败寇,我等也只是奉命行事!不管怎么样,今日,你是逃不掉了,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少受皮肉之苦!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为首的黑衣人,虽然话语阴冷,却也很是恭敬。

  “爹?”韩梦听得黑衣人的话,心中猛然一紧!看来爹娘果然被他们抓走了,他们到底是什么人?爹娘在他们手中,也不知现在如何。

  韩梦心中挂念父母安危,焦急万分,便要起身上前,燕儿却突然伸手按住了他,对着他摇了摇头。韩梦看了看前方众人,强压住内心的怒火,便又回到燕儿身旁,目不转睛的盯前方众人。

  “哼!休想!一群败类!今日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

  “既然二爷如此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们了!银月杀阵!”为首的黑衣人大喝一声,顿时,众人皆弯刀出鞘,摆出杀阵。九名黑衣人,三人一组,呈三角鼎力之势列成阵式,把那被称作二爷的人围在中间,杀阵流动,九柄银月弯刀,汇成一片精芒,同时出手,密不透风,威力无穷。

  这银月杀阵,是一种攻杀大阵,集九人之力合力使出,可劈山开石,威力无穷!

  看样子,要是换做以前,这被称作二爷的少年估计还能与他们拼上一拼,但现在,他早已身受重伤,而且身中剧毒,显然招架不住九人的合力一击,可即使是这样,他依旧毫无惧色,咬着牙,端起长枪,大喝一声:“来吧!让我见识见识这银月杀阵到了你们这群败类手里,变成了什么鸟样?”

  这银月杀阵果然名不虚传,阵法流动,只见九人不断交替变换位置,九柄弯刀同时出手,刀芒大盛,汇聚一体,刀锋直指那名少年!

  “杀!”为首的黑衣人大喝一声,九柄弯刀同时脱手,朝着少年杀将过来,刀未达,刀风已至!少年本已残破不堪的衣衫被这霸道的刀风撕扯的粉碎!

  “龙影枪,破!”少年大喝一声,长枪刺出,仿佛一条长龙盘亘于枪身之上,银色长枪顿时金光大盛,发出嗡鸣,带着一股肃杀之意,卷着飓风,朝那银月杀阵卷杀而去!

  “铛!”只听得枪风撞击着刀阵,四周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噗~”少年口吐鲜血,倒飞出去,而银月杀阵,也被这龙影枪法一击打散,阵眼被破。银月卫之中几个修为偏低的人嘴角也渗出丝丝血迹,呼呼喘着粗气。

  *(酷S匠pB网永久u免t费看!小m说《

  “咳咳~”少年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咳嗽两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笑着说到:“呵呵,看来这银月杀阵,也不过如此,是你们的阵法不行?还是你们银月卫都是一群废物?哈哈~”

  “找死!”为首的黑衣人见他们的合力一击竟然没有杀死少年,本就愤怒不已,现在听得少年出言嘲讽,更加怒不可遏。“现在,我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既然二爷如此不识抬举,那我这就送您上路!”

  说着,便提着弯刀,朝着少年走去!

  “哈哈!一群不要脸的孬种,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们不嫌臊得慌?”一句阴阳怪气的话从不远处的大树之后传来。说话之人,正是韩梦!

  “谁?”众人听得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大惊失色!为首的黑衣人大喝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躲在暗处算什么本事!”

  “哈哈,本事?下毒的本事我可没有,以多欺少的本事我也没有,还是你们比较有本事!”韩梦说着,便不再躲藏,径直走了出来。

  “你是谁?”为首的黑衣人阴狠的盯着走出来的韩梦。

  “怎么?不认识我?要杀我灭口吗?又要用毒?韩梦的看着那为首的黑衣人,从储戒之中取出那根铁棍。

  那黑衣人见到韩梦手中的铁棍,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这小娃娃,是来逗我玩儿的吗?这是在哪里捡的这根黑乎乎的搅屎棍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是乖乖回家吃奶去吧!哈哈!”

  其他的黑衣人看着手握铁棍的韩梦,也跟着嘲讽起来:“赶快带着你的搅屎棍,挑粪去吧!哈哈…”

  在他们眼里,眼前这个乳臭未干得毛头小子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一个不知死活的小丑,拿着一根破棍子,不知所谓!

  韩梦也不理会众人的嘲笑,眼神凌厉,看着那黑衣人:“废话说完了没有?要一起上吗?”

  “杀你这么个小废物,还没那么麻烦!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那黑衣人止住笑声,不屑的说了一句,面露杀机,提着弯刀朝着韩梦杀将而去。

  在他看来,眼前这个小屁孩儿根本不值一提,杀他简直就跟玩儿似的。所以黑衣人并没有太在意,觉着随意一刀都能要了这小子的命!便并没有太华丽的招式,也没有太多防备,自信自己随意一击定能必杀!

  银月弯刀眨眼已至,韩梦不敢大意。履云步施展转,身形一晃,很轻松的避开了刀锋,同时紧握铁棍铁棍,雷霆武魂运转,那铁棍仿佛有了生机一般,周身闪耀着丝丝电光,跃跃欲试,颤抖不已,韩梦顺势全力一棍挥出!

  看着韩梦拿着那丑陋不堪的棍子一棍挥来,黑衣人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邪笑,也不躲闪。这小废物居然还真想着拿这破铜烂铁与自己手中的银月弯刀相拼,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咔!”

  只听一声脆响,铁棍此时莹光焕发,裂空之声不绝于耳,像切豆腐一般轻而易举的震断黑衣人手中的银月弯刀!

  “铛!”银月弯刀应声落地,而韩梦的铁棍并没有停下,继续朝前挥出,正中黑衣人胸膛!

  “你……”黑衣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韩梦,他没想到,这小孩儿居然有如此之威,而且这小孩儿手中丑陋的铁棍显然不是俗物!悔恨的眼神看着韩梦,自己,太轻敌了!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噗~”黑子人口吐鲜血,栽倒在地,胸膛被韩梦一棍洞穿,已然生机全无!

  众人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只看见他们的首领一刀斩出,自己却死在当场!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唯有那名少年在一旁看的一清二楚!

  “看来这银月卫,真的不过如此!你们,还有谁要来试试?”韩梦蔑视的扫了一眼众人,不屑的问到。

  “说!韩天啸在哪儿!你们的主上,究竟是何人?!”韩梦又举起铁棍,指着众人,一改嬉笑的面容,脸上杀机尽显!

  “情况有变!撤!”这银月卫显然训练有素,也不恋战,转身急退!

  韩梦履云步再次施展,便要起身追去。这时,倒在一边的少年突然出声:“不用追了!我知道韩天啸在哪儿!”

  听的少年的话,韩梦猛然止住身形,回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少年见韩梦停了下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踉踉跄跄站起身来,躬身作揖道:“多谢少侠仗义相助!”

  “韩天啸在哪儿?你是什么人?这银月卫又是一股什么样的势力?”韩梦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知少侠为何如此急切要寻找韩将军?”

  “将军?你说我爹是将军?”听的少年称呼自己的爹为韩将军,韩梦大惑不解。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沉厚寡言,朴实无华的爹会是这名少年口中的韩将军!

  “你爹?你是韩梦?”少年似乎很是紧张,脸上似乎很是兴奋的追问到。

  “你认识我?”韩梦越来越觉得奇怪。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你真的是韩梦!好!好!好!哈哈哈……”少年眼里满是兴奋的看着韩梦大笑出声,兴奋的似乎忘了自己刚才所受的伤。

  “你到底是谁?快告诉我!我爹在哪儿!”韩梦被那少年的话弄的越来越糊涂,眉头紧皱,急切的大声追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