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梦飞奔至光亮之处,却发现,这里并不是出口,而是这条通道的尽头!就像一个圆形的地窖一样,很是宽敞,而那道光亮,却是自上而下照进来的,韩梦抬头望去,透过那窖顶的圆形缺口,已能看见外面的天空了。

  地窖的正中央有一方突起的白玉石台,一根形似铁棍的东西正插在石台之上,说它是一根铁棍,因为它周身锈迹斑驳,但是在那一层厚厚的铁锈之下,韩梦隐约感受到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蜿蜒流转,蠢蠢欲动。韩梦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是一股驰骋天地的浩然正气!

  铁棍下方的石台两侧,几行苍劲有力的篆书镌刻其上:幻生亦幻灭,天清去鸟绝,已忘天堑险,成翺天地间,青乾日已微,阳崖烟花媚,即此羡闲逸,出入飞云里!

  韩梦眉头微皱,难道这就是齐老所说的飞云宗至宝?可这分明就是一根上了锈的铁棍而已,莫说它是至宝,这样看上去,简直就连一根挑担用的棍子都不如,可齐老既然说它是至宝,就一定有什么非凡之处!

  韩梦仔细端详着石台两侧的刻字,这些字看似随意而成,却全是以凌厉的剑气削刻而就,大气磅礴,入木三分,龙飞凤舞,一气呵成!抚摸着这些剑痕,似乎依旧能感受到镌刻此字之人那刚猛凌厉的剑意,透过那敦厚的白玉石,直摄人心!

  这石台晶莹玉润,宛若天成,可为什么会有如此一根锈迹斑斑,不堪入目的铁棍插在上面?这铁棍到底是什么东西?

  “幻生亦幻灭,天清去鸟绝,已忘……”韩梦仔细的阅览着石台上的几句诗,突然,眼中灵光忽闪,似有所悟!这诗的最后一句出入飞云里,说的不正是飞云宗吗?而这每句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幻天已成,青阳即出!

  幻天,不正是自己在密林所得的幻天剑诀吗?当年玉灵子所持上古神剑名为青阳宝剑,幻天已成,青阳即出,难道这铁棍是上古神器青阳剑?飞云宗至宝是玉灵子的青阳剑?

  一念至此,韩梦震惊不已,不过既然玉灵子前辈能将幻天剑诀留在飞云宗的密林里,那这里有青阳剑也就不足为奇了,可这根毫不起眼,丑陋不堪的铁棍是上古神器?这也太离谱了吧?青阳剑斩金截玉,可破穹苍,那是何等至宝,怎么会长成这个样子?谁会把它跟眼前这根锈迹斑驳的铁棍扯上关系?

  韩梦试图伸手握住铁棍,意欲将其从石台上拔出来。可就在韩梦的手刚碰到铁棍之时,那铁棍突然颤抖不已,一道极其霸道凌厉的剑气从棍中迸射而出,自指间直蹿韩梦丹田!

  剑气在丹田游走,居然围绕着韩梦丹田里那股雷霆之力不断的飞舞旋转,剑气之中那股浩然天地的正气化作一道流光,似是要劈开那雷霆之力!而那雷霆之力就像突然从沉睡中苏醒了一般,紫色光芒大盛,呲呲作响……

  终于,剑气隐没于那紫色光芒之中,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这是怎么回事?这铁棍之中所蕴含的剑气居然能牵动我体内的雷霆之力,而且二者好像水火不容一般!青阳剑跟随玉灵子前辈惩奸除恶,进善诛邪,自然有一股浩然正气,可为什么会与我体内的雷霆之力冰炭不洽,水火不容呢?风老曾经说过我体内的雷霆之力亦正亦邪,难道这真的是什么邪恶的力量?

  韩梦眉头微皱,再次上前,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伸手握住铁棍,可奇怪的是,这一次却什么也没发生,异常平静,没有刚才那凌厉的剑气,体内的雷霆之力也安静如初。

  “这是怎么回事?管他的,先拔出来再说!”韩梦百思不得其解,双手力攒而发,用力试图将铁棍拔出石台,可无论韩梦怎么用力,那铁棍却纹丝不动,依旧安静的插在石台之上!

  “啊!”韩梦大喝一声,运转元力,用尽全身力气再次发力,直到累的精疲力尽,气喘吁吁时,却发现仍是徒劳!

  韩梦累的瘫坐到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看来拔是不可能拔出来了,还是得直接一点!韩梦扶起一边还在昏迷的燕儿,将她扶至一边靠墙坐下。便又来到石台之前,跨身而立。

  '酷匠W网首yN发

  “幻天剑诀第一式!”

  韩梦怒喝一声,以手为剑,虚空之中,凌厉的剑气化作道道流光,围绕着空中巨大的剑影飞舞旋转,剑影顿时金光大盛,仿若实质,朝着身前的白玉石台,一剑斩下!

  “轰~”只听一声巨响,剑影毫无阻碍,犹如切豆腐一般将白玉石台一分为二,石台上的铁棍应声落地。

  待的碎石落尽,尘埃落定之时,韩梦拾起地上的铁棍,只见此棍长约三尺有余,周身铁锈覆盖,像是有一层厚厚的泥垢一般附于其表,在这层厚厚的铁锈之下,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从那铁锈的间隙之间,幽幽的散发出丝丝荧光!而刚才自己那猛烈的一击,这铁棍却连一丝铁锈都未曾脱落!

  “这就是青阳剑?”韩梦有些厌恶看着手里这根丑陋不堪的铁棍,眉头拧成了倒八字,这东西估计扔在大街上都没人捡吧?不管了,先收起来再说,还是先想想怎么从这儿出去吧。

  韩梦将铁棍扔进齐老的储戒之中,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缺口,这地窖足有十余丈高,爬是不可能爬的出去的,而且还要背着燕儿,但自己又不会踏空,该怎么出去呢?

  踏空?对了!韩梦脑中灵光一闪,齐老不是给了我履云步法诀吗?只要我学会这履云步,不就能出去了吗?如此想来,韩梦意念朝着储戒探查而去,这储戒外形虽与普通戒指没什么区别,但是内里却有一个意念形成的空间,能供使用之人存放物品之用。至于这空间有多大,能放多少东西,就要看制造这枚储戒之人的修为了。

  齐老的储戒里零零散散堆积了许多丹药,在最里面的角落里,一本古籍静卧其中,赫然就是齐老所说的履云步法诀!韩梦将之取出,迫不及待的翻开扉页,仔细参悟起来。

  只见韩梦盘膝而坐,双眼微闭,双手成拈花状置于两膝之上,心中默念履云步法诀:“履云踏步司正时,归气丹田掌前推。面北背南朝天盘,意随两足行当中。气注丹田一阳动,左右回收对两穴。拜佛合什当胸作,真气旋转贯其中。气行任督小周天,温养丹田一柱香。快慢合乎三十六,履云步伐第一重!”

  顿时,无数白色身影在韩梦脑海中翻飞舞动,闪转腾挪,韩梦元力运转全身,眉头微皱,仔细参研着履云步法诀。

  许久之后,突然,韩梦猛然睁开双眼,眼中精芒毕现,似有一层淡淡的光晕笼罩其身,片刻之后,光晕便消散全无。

  “嘿嘿,成了!”韩梦咧嘴憨憨一笑,站起身来,这履云步果然精妙,能在虚空之中闲庭信步,捕风捉影,只是这元力消耗太大了些。看来要想出这地窖,还得靠它们了!

  韩梦从怀里取出那日剩下的五枚升元丹,低头拍了拍丹田处,看着丹田里那依旧围绕着武魂旋转的雷霆之力,喃喃自语到:“我就剩这五枚升元丹了,你别又全给吃了,要不然我就得困死在这儿了!”

  说罢,韩梦有些忐忑的拿起一枚升元丹,吞入腹中,顿时,那股熟悉的感觉自喉间升起,庞大的元力流遍全身,最后归于丹田!

  韩梦有些紧张的盯着那雷霆之力,可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只见那道雷霆像以前一样,将升元丹所释放的全部元力悉数吞噬,一丝不剩!

  看着第一枚升元丹就这样没了,韩梦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吃饱?再这样下去,你就得跟我长眠于此了!

  接着,第二枚!第三枚!

  看着丹田里不断吞噬着元力的雷霆,韩梦深吸一口气,眉头微皱,举起第四枚升元丹,吞入腹中!屏气凝神的盯着那道雷霆,同样,第四枚升元丹被毫不留情的全部吞噬!

  “我靠!难道你真的是想让我死在这儿?”看着仅剩的一枚升元丹,韩梦暗骂出声。

  突然,韩梦发现那淡紫色的雷霆似乎有了变化!在第四枚升元丹最后一缕元力被它吸收之后,雷霆之力突然光芒大盛,紫色光华自丹田直透出韩梦体外,原本包裹雷霆的淡紫色雾气也被悉数散出,露出了一道紫色的实质雷霆,围绕着武魂极速旋转起来!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韩梦大骇,武魂运转,元力涌动,试图牵动这道雷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