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程虎修为已至地武境四重,这看似随意的一刀,实则威力绝伦,一刀斩下,似龙吟方泽,虎啸山丘,刀未至,势已出,一些修为偏弱的弟子被那强大的刀势震得口吐鲜血,生死台被硬生生劈出一条裂缝!韩梦不敢大意,集结全部元力催动霸天神体,护住全身,顿时金光流转,嗡鸣大作,光罩之上似有丝丝电光,闪烁不已。

  只片刻,程虎便已杀至近前,韩梦瞬息便被湮没在他那无尽的刀光之中,这地武境强者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只见韩梦那护体光罩没有任何阻碍的便被程虎的刀锋震得支离破碎。韩梦口吐鲜血,毫无还手之力,被震飞出去,撞断生死台边缘的石柱,跌落在地。

  “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这孽徒到底凭什么嚣张!”程虎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韩梦,不屑的说到。

  韩梦咳出一口鲜血,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撑住地面,牙关紧咬,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眼神毅然,盯着程虎,仰天大笑:“哈哈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身为一宗之主,恃强凌弱,我无话可说!要杀便杀,何必废话!”

  “哼!骨头倒挺硬,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刚才只是小施惩戒,现在,我便送你上路!”说罢,程虎金刀又起,虎啸之声震彻云霄,犹如猛虎出笼,朝着韩梦劈斩而下,大有开山断流之势!

  韩梦看着奔杀而来的程虎,自知已无法抵挡,缓缓闭上双眼,面带微笑,毫无惧色!韩家村的一幕一幕浮现脑海,爹娘的谆谆教诲萦绕耳际,此间一别,便阴阳相隔,再见之日,唯有来生!

  “啊!”

  韩梦仰天怒吼,视死如归!散乱的黑发随风舞动,残阳似血,悲响千里。

  只瞬息,程虎大刀便已杀到,刚猛霸道的刀风带着阴冷的杀意,朝着韩梦面门疾斩而来。

  突然,就在刀锋离韩梦还有寸许之时,一袭倩影飘然而至,护在韩梦身前,韩梦猛然睁开眼睛,却发现燕儿正面带微笑,一脸柔情的看着自己。

  程虎见燕儿突然出现,大惊失色,好像很害怕伤到燕儿,立马收招,却不想刀锋已然斩下,为时已晚。

  “不要!”韩梦大骇出声,想要出手推开燕儿,却发现已是徒然。

  燕儿护在韩梦身前,结实的挨了程虎一刀,口吐鲜血,身子一软,与韩梦双双倒飞出去……

  “燕儿!燕儿!”看着倒在身前的燕儿,韩梦心如刀绞,眼中噙泪,歇斯底里的呼喊。可那地上的倩影,却再无回音!

  “啊!为什么!程虎,你欺人太甚!今日,就算拼得粉身碎骨,我也要为燕儿讨回公道!”韩梦双眼血红仰天怒吼,怒发冲冠!

  “幻天剑诀!”韩梦怒喝一声,元力涌动,以掌代剑,顿时金色剑芒漫天飞舞,包裹着一柄巨大的剑影,雷霆之威附于其上,龙啸雷鸣,直冲九天!剑影朝着程虎怒斩而下!

  “不自量力!”程虎大喝一声,以地武境四重之全部威势,集于大刀之上,顿时刀锋暴涨,烈焰冲天而起,仿佛一条金色巨龙张开血盆大口,要将一切吞噬!刀光炫目,以绝杀之势朝着韩梦斩杀而去!

  “金龙飞焰刀,果然不同凡响,只是这样对付一个晚生后辈,是否太过分了些?”忽然,一道苍劲清冷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一阵凌厉的掌风,便将二人的攻势尽数化解。

  循声望去,只见一佝偻的身影自半空飘然而至。众人大为震惊!

  “那不是看守武技阁的齐长老吗?”

  “踏空而行,天武强者?”

  “这个弱不经风的老头儿是天武强者?不可能吧?可他分明可以御空而行,不是天武强者是什么?”

  “这飞云宗果然是卧虎藏龙啊!”要知道天武强者,莫说是在这小小的飞云宗,就是放在整个清州城,那也是数一数二的顶尖存在!

  程虎看着突然出现的齐长老,眉头微皱,这齐老头儿的气息,绝对不是天武境强者,但是为何却能御空而行?实在不解。程虎略微躬身,异常客气的对着齐长老说到:“齐老,你这是何意?”

  酷匠网永…n久免A费$看P小)s说

  “老朽年事已高,本无意理会你们这些凡尘琐事,只是今日见你如此对付一个晚生后辈,实在于心不忍”

  “哼!此子目无尊长,大逆不道,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程虎负手而立,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呵呵,是非曲直,老夫自有论断!”

  “齐老,我敬你是我飞云宗护宗元老,才好言相劝,还望你看清形势,不要助纣为虐!”

  众人嘘声一片,这不起眼的佝偻老头虚怀若谷,深藏不露,原来居然是飞云宗的护宗长老!难怪宗主对他如此客气。

  “哈哈哈……想我飞云宗昔日也算是大势雄兵,人才济济,不曾想如今却沦落至此!沦为你们争权夺势,玩弄阴谋的工具!护宗长老本为四人,如今却只剩下老夫一人,他们为何离去?你身为一宗之主,为何今日却对一个后生晚辈如此赶尽杀绝?这其中缘由,就不必我细说言明了吧?老朽虽已老眼昏花,却心明如镜!”

  听得齐长老的话,程虎眉头紧皱,杀机尽显:“齐慕云,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在此胡言乱语!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程虎举起手中大刀,转身对着众人喝令到:“此二人妖言惑众,居心叵测,自今日起,逐出飞云宗!飞云宗众弟子听令!将此逆贼速速拿下,就地正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齐长老可是天武强者,这不是叫我们去送死吗?但无奈又迫于程虎淫威之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程虎见众人无人上前,厉声怒喝:“怎么?你们敢抗令不尊?违抗师命者,杀无赦!能取此二人首级者,奖升元丹一百枚!”

  果然重赏之下,必有莽夫!听到升元丹三个字,一些人露贪婪之色,两眼放光,慢慢朝着韩梦二人靠拢而去……

  “杀……”突然,不知道谁在人群中大喊一声,人群顿时躁动起来,纷纷朝着二人涌去。

  看着汹涌而来的人潮,齐长老无奈摇头叹息,仰天长啸:“程虎,飞云宗在你这厮手里,焉有不灭之理?此众皆是我飞云宗弟子,你却誓要同门相残!为达目的,果然不择手段!真是可悲!今日,我无意杀戮,你们好自为之!”

  说罢,齐长老一手抓住韩梦,一手挽起倒在地上的燕儿,元力运转,纵身一跃,踏空而去……

  看着循空远去的燕儿三人,程虎双眼微眯,再次发令。

  “追!”

  ……

  齐长老带着韩梦二人,来到一处洞穴之中,只见此处地表全是大小不一的巨型圆坑,坑内熔岩翻滚,热浪袭人,齐老带着二人不断腾挪穿梭在这些深坑之间,直到洞穴最深处的一处角落方才停了下来。

  齐老将一枚丹药喂于燕儿服下,将她放置与一方石台之上,便转身盘膝而坐,开始调息行气。

  韩梦看着躺在石台上的燕儿,心急如焚,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在石台前急的团团打转,仿佛千斤巨石压在心口,从未有过的焦躁不安袭上心头,这个傻丫头,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冲上去?我宁愿自己挨上千刀万刀,也不愿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你已经救了我两次,我韩梦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为我?这份情,只怕永生永世都无法偿还。

  “放心吧,她只是暂时昏迷,我已给她服下我飞云宗的疗伤圣药九转风清丹,只需调养数日,便无大碍。”齐老见韩梦如此焦急,缓缓说到。

  听得齐老的话,韩梦悬着的心才稍有平息,看着盘膝而坐的齐老,张口问到:“齐长老,你……”

  可还未等他说完,齐老便抬手打断了他:“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以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等你什么时候想跟我讲故事的时候,再来问我吗?嘿嘿,现在,是不是该跟我讲一讲你的故事了?”说罢,便又露出他那小孩儿般的笑容。

  韩梦看着这个老顽童,这都什么时候了,程虎还在满世界的追杀,他居然还有心情听故事?真是又气又急,却又拿他没办法。

  齐老似是看出韩梦心中所想,诡异一笑:“嘿嘿,不用担心,这里是赤焰洞,他们不会找到这儿来的!”

  “赤焰洞?不就是那日秦海林让那弟子面壁思过的地方?”

  “对!这里终日赤焰环绕,岩浆奔流,凡飞云宗弟子有过错者,皆要来此受罚!”

  韩梦看了看脚下偌大的熔岩坑洞,岩浆翻滚,赤焰冲天,可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热气,反而还有阵阵清凉之感扑面而来。心中疑惑,便向齐老问到:“那为何这里却没有灼热之感?”

  齐老故作神,秘诡异一笑:“嘿嘿,秘密,就在你身后的石壁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